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楼诚】威风堂堂

作者:眉衡 时间:2018-09-03 15:36 标签:狗血  虐文  伪装者  

伪装者同人
  设定:
  1、身份:国民党方面,明楼属军统,明诚属中统,派系不同。中共方面,楼诚分属上海的两个小组,明诚的上线是沈远。归纳起来一句话,作者处心积虑地不让他们在一起就是了。
  2、技能:明楼受的是军统的特工训练,擅长头脑布局。明诚受的是苏联某秘密特工基地训练,擅长身体控制、诱术、赌术、格斗。可想象复联黑寡妇。
  3、性格:明楼有点邪,明诚有党性无人性。
  4、背景:小时候有恩情,但无收养。多年后重逢,开始长期的相互利用和试探关系。
  言情向, 狗血虐,HE


第1章 从来不知道,等人的姿态可以有这么一股震动而缠绵的味道
  明诚领着一众秘书来见新任长官。
  “明长官。”明诚这样称呼明楼,客气而疏远。
  他的仪态端正而恭谨,似是服膺。
  “都来了啊。”明楼微笑回应,官方化的腔调,视线从面前的一众人身上扫过。
  明楼并没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只说一切暂时照旧,希望大家服从安排,共同努力为新政府效力。
  一张经济学者的脸,金边眼镜下的眼睛透着精明。说话的声音是平和的,却有无形的锋刃在。看着就不是那种可以轻易欺瞒的主。
  大家心里已是暗自有了掂量。说是暂时没有新安排,好似很好说话一般,但若拂了他的意,只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见过面了,明楼便挥手要他们出去做自己的事。
  几人鱼贯而出的时候,明楼的目光落在最后一个人身上。
  他当然不可能认不出明诚,即使已经过了这么些年。
  就算明诚已经变了那么多,但精于各种计算的大脑不会在记忆上出现偏差。十二年,太长的一段时间了,当然足以改变很多事。
  明楼记得幼年明诚的模样。看起来比同龄人小得多,瘦弱得多。头发颜色偏浅,怯怯的眼神和躲闪的姿态,像只受惊的小鹿。
  明楼做了主,让明诚给明台做了几年伴读。多些见识,大概能对他有些益处。
  后来桂姨因为家里的变故辞了工,这件事便就此作罢。
  十二年过去,原来他长成了这样。
  他从小就是个挺好看的孩子,而现在,那种好看已经变得触目惊心,见之忘俗。
  如同静切月光不动声色映落,月阴的起伏情状无从猜度。仿佛同时具备神性和魔性的美。
  宛如被淡蓝色的幽焰轻轻扑过,让看着他的人从心底生起一种奇异的颤栗来。
  门被轻轻叩了几声,在得到允可后,明诚端着一杯咖啡走进来。
  帮明楼拿过咖啡的人不在少数,但没有一个人是像他这样的。
  他有一种很特殊的姿态,肩背似乎永远挺直,如同杨柏。腰身很细,但同样是坚直的。伸出手臂递出咖啡的时候,有一种出身名门高阁般的优雅的美感。
  明楼同时注意到杯子的样式。
  这当然是明诚负责准备的,因为正是他用惯了的最喜爱的那种图样和形态。
  “原来你还记得。”明楼接过杯子,笑了笑。
  明诚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似的,只是眼皮动了一下,然后抬起眼睛,目光与他相接。
  他瞳仁幽黑,眼睛清亮,像是雪山下被冰浸过的湖水。
  并不回应,他等着明楼说接下来的话。
  “陪我出去一趟。”
  “去哪。”
  “七十六号。”
  他们上了车。明诚在司机座上,明楼在后座上,不远不近的距离。
  车里一片安静,明楼静静地望着前座的人的后颈。
  明楼有自己的情报网在,在刚上任的这个上午,已经有一份身边诸人的信息送到他手上。
  明诚的信息可用这样几个字概括:手腕高超,八面玲珑,贪得无厌,私人关系混乱。总结起来一句话:有能力的小人。
  但明楼心里存有疑义。一个真正秽乱的人,不会有那样一双眼睛。像漫无边际的黑夜,底色却是清澈的。
  明诚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新政府官员,他想。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明楼问。
  “还行。”
  这是看得出来的,但明楼不打算这样被打发掉,他问得更明确一点:“你读了不少书?”
  “解决家里的事情后,家母又去了一户人家帮佣。那家人很慷慨,酬劳不少,且家中有一位适学年龄又体弱多病的少爷,我陪他读书。”
  明诚简单解释,音调舒缓,言辞平淡,似是世事简单,一平如水。
  但明楼却知道事情不会如此简单。
  贵户人家并不易生存,对一个没有背景、只以附属身份存在的帮佣的孩子而言。而那位少爷,身体必然极弱,才会在少年时代仍必须有人伴读才能够继续学业。要照顾这样的人,不知要多么劳心劳力,且极易得咎。即使谨小慎微到十分,只怕也是难以周全的。
  在这样的环境下,明诚没有变得俯首婢膝,而是蜕变成如今这样优雅沉敛的气质,背后所需的心力委实不小。
  “我听说,你还会几门外语。”
  “中学毕业的时候,学校里面有去法国勤工俭学的机会,我通过了考核。”
  “是巴黎吗?”明楼这么问。去法国的中国人,一般都会去巴黎。
  “是的。”
  明楼笑了笑,说:“你大概不知道,那时候,我也在巴黎。”
  明诚从后视镜里看了明楼一眼,淡淡地说:“我知道。”
  这不是一个明楼预料之中的回答。
  他本来打算多问明诚几句,在这一刻,却突然不想问下去了。
  明诚所给出的,是一个颇有想象空间的回答。
  他知道,为什么?是对新长官在信息上的搜集,亦或是,另一种可能呢?
  这并非是明楼自负的臆断,他当然有所依据。
  明诚身上有一股香味。对香水的评鉴是制香世家的明家人的必修课,明楼辨出这是一款中性香水的味道。
  香气的组成是熏衣草香、雏菊香、依兰花香、白松香和龙舌兰香。一系列的水系香调铺陈出深远而极富层次的感觉,令人联想到无限延伸的晴空,无可言说的宁静之美。
  这不是他已知的任何一种香氛,而以调制的手法来看,最大的可能,是出自明诚自己的手笔。
  多年前,他曾经送给过明诚一些小礼物。
  比如,一只玻璃纸镇,透明的玻璃里面,是一个小小的世界。澄澈的溪流,遍地的花海,清溪草畔花丛旁,立着座小楼,上面爬满了经年的蔓蔓青藤。拿起纸镇略一摇晃,就会有数不清的小花瓣在液体中飞旋起来,它们颜色不一,有淡紫色、浅黄色、素白色、碧青色、嫣红色。
  那时候,明楼略略指点过明台和明诚的植物学,教他们一一分辨。它们是熏衣草、雏菊、依兰花、白松香和龙舌兰。
  上海沪西极司菲尔路北76号,是汪伪特工总部的所在地。
  明楼下了车,等着汪曼春出现。她是明楼交往过的唯一一个女朋友,在他青年时代。
  那时候她是个相当漂亮的女孩子,个性也活泼讨喜。
  可惜他们是世仇,不为家族所容。明楼为了她,在小祠堂里被鞭子抽打。女孩子亦哭得非常可怜,就在明公馆外面,跪着,一声声地哭求。
  然而,没有带来任何改变。明楼最终仍是跟她断了,按长姐的意思去了巴黎留学。
  这么些年来,他再没有交过别的女朋友。
  但若说是因为思忆,却也不然,他忙于工作,并没有什么时间去想念这位曾经的女友。
  而今,再度相见,这份感受益发明了。汪曼春像一只小鸟般扑过来的时候,他微笑着向她张开了怀抱,然而,心如止水。
  久别重逢,情谈款叙,这些是免不了的,不为感情,为工作。
  等人的时候,明诚下了车,点了根烟。
  他本来该在车里等,但不能给车里留下烟味,所以到了车外候着。
  这里一片开阔,视野甚佳,方便他把明楼和汪曼春相处的情状尽收眼底。
  到了他们终于结束倾谈,朝车子走过来,他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这两人是旧情人,他当然知道。但如果说明楼这趟来,是为着与汪曼春重修旧好,他是不信的。
  不说其他,单看眼睛,便不难辨别。明楼的确是微笑着,然而,眼睛的深处,是没有情绪的。
  明楼当真温柔的时候,不是这样。
  多年以前,他与明台一起玩躲猫猫的游戏。
  他打开一个房间,悄然躲进衣橱里面。过了好久明台都没找来,等着等着,他不知不觉中睡着。佣人不知道有人在里面,清理房间的时候,把衣橱上了锁。
  他在里面待了不知多少时间。里面空间狭小,且非常黑。
  后来,是明楼找到他。
  明楼打开衣橱,吁了一口气,说:“原来你在这里。”然后张开双手,抱他出来。
  他揽住明楼的脖子,明楼抱着他,很久很久。
  那时候觉得,世上没有比这个人怀里更安全的地方。想要就这样被一直抱着,不要分开。
  明楼说:“很害怕吧?”极低的声线,在夜里说来更是犹如一道幽回的弦奏,“不要怕,以后会遇到的黑暗,要面临的恐惧,比这要多得多。”不只是安慰,明楼施以教育,“若有一天,你能自己破得出来,无需他人救助,才算是一个真正强大的人。”
  既然确定了不是真情而是假意,明楼的用意便不难推断了:借用旧日情谊,收服汪曼春为己所用的可能性在八成以上。
  明楼身为汪曼春的长官,本来就能节制这位汪处长,何至于要如此大费周章?这就意味着,他想要做到的,比他职权范围内的,只怕要更多一些。
  明楼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新政府官员。
  心里转着这些事的时候,明诚外表上是一派安之若素的形容。
  他的耐性向来很好,就算明楼要他等得更久,也不会显出一点不耐烦的样子。
  明楼伴着汪曼春走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明诚。
  明诚将车停在一棵大树旁,他就站在树下,安安静静地立着,低眉敛目,淡淡看着前面。肩背挺直纹丝不动,似乎可以一直这样等下去。
  满树碧叶在他头顶发出簌簌的声音。而他看起来也像是一棵树,一棵秀颀的乔木。
  阴雨天里的光线没有热度,漫在他脸上,将他的眉目描摹清楚。他清亮的眼睛里有种很柔和的东西,像静静的月光。
  漆黑的眼睛映出来人的影子,他眼角微弯,露出了一个微笑。
  死水无波的心莫可名状地动荡了一瞬,明楼微微一怔。
  从来不知道,等人的姿态可以有这么一股震动而缠绵的味道,仿佛将地老天荒这四个字置换成了现实的模样。
  汪曼春笑着跟明诚打招呼:“是明诚啊。以后明长官身边的人,你可要帮我多留意留意。”俨然以女主人自居。
  “那是自然。”明诚微微躬身,笑道。
  这么讨好的台词,出自他口中,居然不见婢膝,只见玲珑。
  就如同他等人的时候,不见焦躁烦郁,只有安淡闲适,简直要叫人以为,等人是件世上顶安怡愉悦的事情。
  坐在车上的时候,明楼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都可心静如水。
  若他与汪曼春之间真是爱情,又岂会是简简单单便可分得开、断得下的。
  若真是动心,自该是安之若素、持之如恒,不管何等的风浪、喧嚣,都站在原地,如同磐石,无忧无惧。
  进了车子里面,汪曼春仍是一派小女儿之态。两人比肩靠着坐在后排,十分亲密。


作者其他作品

【楼诚】威风堂堂

上一篇:[冲平]江南梅熟

下一篇:半身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