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屠户家的小夫郎

作者:麻辣笋 时间:2018-02-15 08:31 标签:种田文  布衣生活  
田小满在村里臭名远扬,汉子哥儿们避之唯恐不及。他丝毫不在意,反正他这辈子只想嫁个读书人,以后能当官太太,谁知道造化弄人,竟然被这该死的屠户绑定了一生。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田小满;李文轩 ┃ 配角:很多 ┃ 其它:欢喜冤家;先婚后爱;生子
正文 1.1坏了名声了

    天元二年,杏田村,田家。

    天气晴好,微风徐徐吹来,村边的大槐树上,蝉儿正不知疲倦的一声又一声的鸣叫,忽然,一座青石小院中传来了一阵怒吼。

    “我不嫁,我不嫁…呜呜呜,阿姆,你不是最心疼我了吗?我不要嫁那么远!”一个清秀的小哥儿站在院子里,泪水哭的满脸都是,双手紧握在身侧,气鼓鼓的,看架势恨不得与谁打上一架。

    “我的儿啊…阿姆也舍不得你啊…”一个中年阿姆也站在院子里,似乎想过去拉一拉他,又不敢。“可是怎么办哪?现在你名声都已经坏了…这周围村子再没人上咱家提亲了…”

    “谁说没人的,张…张彬哥哥说了,他回来就娶我,明明就是你们看那家聘礼给的多才答应的…呜呜呜”

    “别再给我提那张彬小儿了!”一声怒吼,惊的刚才正在哭泣的姆子俩都停了下来,诧异的望着他。

    发声的是田家的当家,田大力。他也舍不得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小哥儿嫁到那柳树坡去。

    但他昨天早上为了这件事去到那张家时,却被张家好一顿羞辱,什么你家的小哥儿性子那么坏,嫁过来岂不是要弄死两老?什么大字也不识一个,他家儿子可是日后要做官的,怎么能娶一个乡下小哥儿?

    他的老脸豁出去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这张家明显看不上他的哥儿,而且这十里八乡的都已经听说了那件事,他的哥儿注定是要离家远远的了。

    “呜呜…阿父,你不讲信用,你明明答应我自己选的…我不管…我就是要嫁给张彬哥哥,那个人你们答应,那你们自己嫁,反正我不嫁…”

    “你不要再任性了!你不嫁也得嫁!什么张彬,你再也不要提他了,他家…他家看不上咱!”田大力握紧了手中的烟杆,愁闷的抽了两口。

    “我不信!我要听张彬哥哥亲口告诉我!你们就是骗我!”这清秀哥儿一扭身,回到房间,扑到床上哭了起来。

    “这哥儿,都让你宠坏了!”田大力看着他家小哥儿这副样子,不由的埋怨了几句。

    “你没宠?你没宠?!平时只当小心肝,小宝贝的看着,现在闹脾气了就是我宠坏了,好你个田大力,你给我说清楚!”

    田阿姆一看哥儿进去了,眼泪也不流了,猛走上前,揪起他汉子的一只耳朵就开骂了。

    “唉唉唉,你这哥儿,说话就说话,别拎我耳朵啊…孩他阿姆,我错了我错了,是我,是我宠的…”

    田大力习惯性的求饶,准是这哥儿太凶悍,才让他的宝贝小哥儿学去了,要说那件事,也确实是他家小哥儿的不是…

    五天前

    ……

    田小满今天穿了自认为最漂亮的那身衣服,美美的照了照镜子,便出门了。

    要说这十里八乡,田小满也是出了名的漂亮哥儿,两道柳叶弯眉,一双杏仁大眼,琼鼻小嘴,再加上额上鲜红的孕痣,别提多好看了。

    他欢欢喜喜的来到村头的小河边,这里有一大片的杏树,只不过杏花开放的时节已经过去了,枝头的杏子已经有核桃大小,嫩生生的挂在枝头。

    张彬哥哥是他们村里唯一能到县学读书的,人也长的文质彬彬,说话都会带上一些他听不懂的之乎者也,但这不妨碍他对他的崇拜。

    一个是他们村最会读书的年轻人,一个是最好看的哥儿,他们可配可配了。田小满美滋滋的想着。

    “咳咳…”后面传来一声咳嗽声。

    “张彬哥哥,你来…啦”田小满兴奋的转过身,却发现并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人。

    “你来干嘛?”如果说他是杏田村最好看的哥儿,那眼前这个哥儿就是杏田村最能干,听话的哥儿。

    “小满,你是在等…张彬哥哥吗?”田秀儿问道。

    “谁让你这么叫他的?是谁告诉你我在这等他的?”田小满很不满意从别人口中听到他喜欢的人的名字,不客气的问道。

    “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是不可能和张彬哥哥在一起的!”田秀儿笃定的说道。

    “什么时候由你说了算了!你也喜欢张彬哥哥对吧?但他就偏偏只喜欢我!”田小满也非常自信。

    “你说,如果大家都害怕你,张彬哥哥还会不会喜欢你?”田秀儿的表情里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你想干什么?”田小满觉得田秀儿好像有些不对劲了。

    “你马上就会知道了…”田秀儿边说着,边朝田小满走了过来。在田小满想后退,离开他远一点时,他忽然向后倾倒,掉进了河里。

    “救命啊…救命啊…”田秀儿在河里挣扎着,大声呼救。

    而田小满则愣在那里,看了看自己的手,仿佛不明白他怎么忽然掉进去了。我推他了吗?我没推他吧!

    当在这附近的村民们听到呼救声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田秀儿在河里拼命挣扎,眼睛却不可置信的望着田小满,嘴里还在唤着救命,似乎想求田小满救一救他。

    而田小满则呆滞的望着自己的双手,一副犯了错虚心的样子。

    待到村民们七手八脚的把田秀儿从河里拉上来,田小满才反应过来,好你个田秀儿,竟然想陷害我!

    那边田秀儿的父姆也赶了过来,一把抱住田秀儿,哭道:“我的秀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倒霉,掉进了水里呢?”

    田秀儿虚弱的躺在他的阿姆怀里,眼睛却看着田小满,“不关小满的事,我和他说话,自己掉下去的。”

    “本来就不关我的事!你带上我的名字什么意思?”田小满十分生气,不关他事就不关他事呗,还特意说一句,这不是引着大家往这里想吗?

    果然,其他人看着他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你不是因为觉得我比你能干才嫉妒我,所以才…不对不对,我是自己掉下去的。”田秀儿说完,慌乱的看了田小满一眼,把头埋进了他阿姆的怀里。

    哦,大家明白了,原来是田家的小满觉得秀哥儿比他更能干,大家都夸他,才恼羞成怒的把人家推进河里啊!

    要说这事也有可能,这田小满从小就蛮横,家里人又宠着他,好多人家里的小哥儿都被他欺负过,就连刘壮实的大胖儿子都被他打哭过。

    “你瞎说!明明就是你自己掉下去的,谎话精,还敢冤枉我!”田小满冲上前,一把揪住田秀儿的衣领,生生把他从他阿姆怀里拉了出来。

    “哎呀,你们看哪,大人都在这,他就想打人了。”谁想打人?他明明在讲理!

    “是啊,这小满哥儿从小就坏,我家哥儿经常被他欺负。”是他自己包子好吗?

    “秀哥儿从小懂事又乖,这事肯定是小满哥儿的错!”你的眼睛是被屎糊了吗?

    田小满一边听着旁边的阿嬷们说话,一边暗自腹诽,手上还提着田秀儿。

    “咳咳咳…”田秀儿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像是被他拎的受不了了。

    “你快给我放下他!”田小满的阿姆听说了马上赶来,正好看见田小满一脸凶悍的盯着田秀儿。

    “阿姆,他冤枉我!我……”

    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阵更剧烈的哀嚎打断了。

    “天啊,你们都好好看看,我们秀儿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说过谎,可怜今天被人推进水里,不但不认,还想动手打人啊…”田秀儿阿姆一手拍着腿一边哭着。

    田小满还想顶嘴,他阿姆赶紧拉了一下他。“王嫂么,这事是小满不对,他肯定也不是故意的,这样吧,你先带秀儿回家,我去给你请个大夫来瞧瞧。”

    他阿姆明白,这件事今天是说不清了,不能让他们在这里越描越黑,而且连他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他们小满推的。

正文 2.2上门提亲

    待这边安抚好田秀儿一家,田阿姆就拉着田小满气冲冲的回家了。

    “田小满,平时你在外面小打小闹的阿姆没教训你,今天这事是不是你做的?你给我说清楚!”

    田阿姆名叫沈英,出嫁前也是个温文尔雅的哥儿,但出嫁后被这一大家子的事磨着,慢慢也改了脾性。

    “阿姆,我没有!”田小满一听就知道他阿姆生气了,平时都叫乖哥儿的,他用两只手轻轻拉着沈英的袖子。“是他自己故意掉下去的!他冤枉的我!”

    “他为什么要自己下去?”田阿姆斜了他哥儿一眼,这个会卖乖的坏哥儿!

    “那我怎么知道?”田小满小声咕哝着,其实他知道,但他如果说出来,不是也把张彬哥哥牵扯进来了吗?如果阿姆知道张彬哥哥悄悄约他出去,肯定会很生气!

    “合着人家是傻子?自己要跳进去?”田阿姆一看就知道自家哥儿心虚了。

    “我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反正这些天你是别想出门了!”自家哥儿他也知道,平时是有些霸道,但推人下河肯定是不敢的,这中间肯定有隐情。但大家都认为是他,最近最好是不要出去了。

    “这不公平!我没有推他,为什么不能出去!”田小满跳脚了,不出去怎么见张彬哥哥!

    “那你说说,你去那里干什么?人家为什么会掉下去!”

    “这……”

    “别这这那那了!不能出去就是不能出去!”

    “哼!”田小满转身回房,故意用脚重重的踩着地板,以示自己的不满意。

    等晚上阿父回来和他说,他肯定会让我出去的,田小满想着又高兴起来了。

    ……

    “秀儿,你老实告诉阿姆,今天真是田小满推的你吗?”王杏花看着他家的哥儿,严肃的问道。

    他家孩子他自己了解,外表看着是老老实实好欺负的样子,其实一点亏也吃不着,他也乐意在别人面前塑造他这种形象,但如果要瞒着家人他就不干了。

    果然,田秀儿开口了,“阿姆,是我自己跳下去的。”

    “你傻啊,这风寒还没好自己跳下去?你图的什么啊?”王杏花生气地说。

    “阿姆,我想嫁给张秀才!”田秀儿突然来了一句。

    “你说什么?哥儿家家的你羞不羞?”王杏花赶快四周看看,幸好周围没人。

    “阿姆,他是我们村最有可能当上官的人了,你不想当官太太的阿姆吗?”田秀儿目光中透着十分坚定。

    “但是有田小满在就不可能!他做家事没我厉害,缝缝补补做的也不好,性格更是野。”田秀儿痛苦的说道,“但那些汉子们就爱看他,还不是因为他长的好!”

    “只要大家都知道他推我下河,那些阿嬷们肯定会到处传开,到那时候,张秀才肯定不会喜欢他的。”

    “秀儿,你……”

    “阿姆,你帮帮我,帮帮我…我只喜欢张秀才。”

    “我的秀儿,你这是何苦啊!这事,你不许再管了,阿姆帮你!”

    ……

    第二天一大早,田小满家人出门时就觉得大伙儿看他们的目光都不太对劲。而且总是聚在一起,他们一过去就立刻散开。

    一打听,方才知道昨天的事都传开了,现在大家都认为他们小满哥儿心狠手辣,敢把人往河里推,本来之前的名声就不太好,这下子,直接上了他们找儿郎的黑名单了。

    流言这种东西就像长了□□毛腿一样,迅速在十里八乡传扬开来。

    本来有意上门提亲的人都打了退堂鼓,田家这才知道事态严重了。

    田小满也终于在阿姆的逼问下告诉了他缘由。但这时候再出去澄清已经来不及了,周围的人已经对小满有了误会。

    这天,小满的阿父一大早便来到了张家,回来时却满面怒火。夫郎一问,便都告诉了他。夫夫两一合计,这事不能告诉小满,免得他伤心。只告诉了周围亲戚,帮着想想,哪里有合适的,没娶亲的汉子,又不知道这流言的。

    田小满虽然知道现在他的名声可能不太好,但他也没多着急。他觉得他阿父阿姆是杞人忧天了,凭他这样的相貌怎么可能嫁不出去?而且张彬哥哥已经说好了会娶他的,他只等着做官夫郎就好。

    天一大早,田小满就起来了,他觉得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溜出去见一见张彬哥哥,让他来家里提亲,这样他阿父阿姆就不会锁着他,不让他出去了。

    正当他准备偷偷爬墙溜走时,却发现自家好像来客人了,定睛一看,竟然是他们这有名的媒公!

    哈哈,肯定是张彬哥哥带人来提亲了。田小满迅速从墙上滑下来,蹿进房间里,整了衣服,端坐在床上。

    一边脸红一边乐呵呵的想着,提亲了马上要嫁人了,我要当官夫郎了!他甚至连以后生几个孩子,取什么名字都在这会想好了。

    ……

    堂屋里,田阿父和田阿姆坐在椅子上观察着眼前的年轻人,嗯,五官端正,身材也壮实,脸上虽然透露出一丝凶悍,但目光清明,对待他们也是有礼有节的。

    而且这小伙子是田小满的舅么的小叔子的夫郎的姆家亲戚那边的人,据说家庭殷实和睦,无不良嗜好。

    夫夫两越看是越满意。媒公这时说话了,“田家的,这李小子是诚心求娶你家小哥儿的,这准不准的,你们也给句准话,好让人家心里有个底。”

    “我觉得这事吧,成!”话音一落,大家都松了口气。

    其实这李文轩要说多满意,多诚心其实我没有,只是年纪到了,家里逼着非得娶一个不可了。但他们那的小哥儿都不太喜欢他,准确来说是不喜欢他的职业,一个屠户,觉得他长的凶,以后肯定打夫郎。

    他也觉得很冤枉,如果可以,他也想像他的名字一样,长的文质彬彬,器宇轩昂的,多讨老阿嬷,小哥儿喜欢啊。但偏偏,他和他的名字就是这么不相配。

    他阿姆为了他的婚事简直操碎了心,这不一听说这有个哥儿急着嫁人,一点不打听就找好了媒公让他来提亲了,生怕他找不到夫郎。

    其实田家夫夫观察他时,他也观察了下他们,发现他的未来岳父岳姆长的都挺好的,他就放心了。他也怕这未来夫郎是个嫁不出去的丑无颜。

    两家愉快的达成了目的,又愉快的把客人送出了门,大门一关,夫夫两都把脸耷拉下来了,这事,该咋告诉他们哥儿呢?

正文 3.哥哥回来了

    “扣扣扣…”

    呀,阿父阿姆敲门了,肯定是来告诉我提亲的事了。我等会该表现的很害羞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呢?

    田小满扭捏的想着,脸羞的通红,两根细白的手指也不停的搅着。

    “小满…小满,你出来一下,阿父阿姆有事和你商量。”

    田小满心里砰砰跳着,挪到门边,打开门,探出了头。

    “阿姆,什么事啊?”他细声细气地问,眼睛里却充满了喜悦。

    “刚刚有人来提亲了,我和你阿父看着觉得不错,想问问你的意见。”

    “我同意…呃,我是说,婚姻大事,肯定是由父姆做主,我没有意见的。”

    田小满努力做出一副你们说了算的样子,但上扬的嘴角却出卖了他,嘻嘻嘻,他就要当官夫郎了。


上一篇:你个女配很不正经

下一篇:忠犬重生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