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如昨

作者:蛋挞鲨 时间:2020-09-11 08:28 标签: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成长  近水楼台  
贺毓和柳词形影不离。
  十五岁的贺毓说,如果我是男的,就娶了柳词。
  她嬉皮笑脸,在场除了柳词,也没人当真。
  ——
  *话痨泼皮小混蛋x低冷面瘫小闷骚
  *倒叙|校园→都市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青梅竹马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毓,柳词┃配角:廉晓礼┃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只有你
  立意:只为最后看你一眼,我才飘落在这里


第1章
  贺毓周末上课基本就没提前下课过,但今天有点着急,把电脑合上迅速拔了投影的插头,背起包匆匆地往外走。
  有学生好奇地问了一句:“您今天有事啊?”
  其实挺明显的,贺毓教了他们建模课好几期,基本上都戴着帽子来,最开始还有人怀疑过她是不是剃了个光头。
  以前都是慢悠悠的,今天上课老看手机,一看就有情况。
  学生多半八卦,在等电梯的时候还凑上来问,“贺老师你今天好美啊。”
  这话有点勉强,这帮猴精贺毓教了快一年,哪能不知道什么德行,她笑了一声,“你也美。”
  这种塑料式的互夸显然提不起贺毓的性质,她按了电梯,又听到另外一个问:“昨天老陈说你有情况。”
  她周末上班的培训班的老师就这么几个,多半还是以前在动院的同学,都熟得要命。
  “情况?我能有什么情况,倒是他,年底要结婚了吧?”
  贺毓很不厚道地爆出了一个消息,学生们震惊一脸。
  她满意地看电梯到了一层,一群人哗哗地走了。
  她今天是有事,十一点半得去吃个饭,酒店离培训班开车四十分钟,现在十点半,足够了。
  但她没料到路况有变,还堵了半小时,等到酒店门口已经开席了。
  申友乾的电话打过来好几个,贺毓说反正你给我留位了,这有什么的。
  今天倒不是参加婚礼,说参加这小子孩子的满月。
  申友乾结婚两年,今年生了个大胖小子,在微信群里骚扰一群人,嚷嚷着满月酒一定要来。
  别人可以不来,你贺毓还有柳词,一定得来。
  为什么呢。
  因为这俩人都没参加过申友乾的婚礼。
  贺毓当年有个项目,外包出了点问题,最后自己上去,没日没夜做,申友乾的婚礼她当然也没赶上,因为项目急着上电影,就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还有一点是她并不想看到柳词,觉得尴尬。
  但没想到柳词也没去。
  今天柳词会不会来她不清楚,那人也忙,只不过算是闲得忙,大作家,现在当红的电视剧和网剧ip就数她的最出名,还有新书火爆连载。贺毓班上还有不少人是柳词的粉丝,偶尔小孩聚会叫她,提起来还是很崇拜,虽然拖稿,虽然现在不日更,但剧情太厉害之类的。
  贺毓这种时候都一声不吭,心里感叹一句世事无常。
  当年那个灰头土脸的呆子都是大作家了。
  贺毓把车停在地下室,到了酒店的会场,申友乾就迎了上来。
  申友乾这人十年如一日,从少年开始身材管理就在失败上反反复复,不过现在也算是个乐呵呵的大叔,好在气质还算清朗,跟油腻没沾上边。
  “哥啊你搞什么鬼,不是说上午就一节课吗还迟到?”
  贺毓把红包塞到申友乾手上,“得了啊,别唠叨了,恭喜你当爹。”
  申友乾收下红包,哎了一声,“客气什么。”
  贺毓:“那别收啊。”
  他俩熟得没边,这点玩笑倒也开得起,说说笑笑也就进去了。
  他给贺毓安排的那桌相当多的熟面孔,基本上都是当年那帮人。
  贺毓发现还有俩空位,她挑了一个坐下,旁边坐着的是一个穿着藕色连衣裙的女人,看了贺毓好几眼,才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毓姐。”
  贺毓偏头,觉得这双眼有点熟悉,除了朋友圈见过自拍的那种,还有一种别的眼熟。
  内双,有点挑的那种。
  “柳语啊?”
  申友乾给贺毓倒了杯饮料,“开车就不喝、喝酒酒了哈。”
  贺毓睨了他一眼,“不然呢?”
  申友乾哎了一声,“你态度怎么这么差?”
  贺毓懒得搭理他,觉得这结巴长大了不结巴了还是嘴贱,申友乾也不和她啰嗦,上台主持去了。
  当了爹的男人昭告天下的理由就是在大屏幕放他儿子的照片,满月照,艺术照拍的还可以。
  不过贺毓没兴趣,小孩都一样,一开始是猴子,后来是团子,这满屏的藕节,怎么瞧出美丑来。
  这种场合也就是和人唠嗑,贺毓本来就话多,从小到大因为上课说话不知道被罚站过多少次了,不太熟的也能聊上几句。
  柳语比她小了三岁,去年结婚,现在在文化馆上班。
  “你姐呢?”
  贺毓跟柳词的关系非同寻常,不过仅限于烟行笼巷的这群老熟人,自从那场事故,当年的街坊邻居也天各一方,很难有聚首的时候了。
  很多关系到底是怎么疏远的,仔细回想起来也没能想起具体的节点。
  就是那么慢慢的,把从前形影不离的人拆开,到最后变成朋友圈的点赞之交,囫囵算算,也有七八年没见了。
  “她好像去理工了,说是要来的,估计也赶不上了。”
  柳语很爱笑,跟柳词那张死人脸相比简直是两个样,从小贺毓就觉得柳语更讨喜一点,而且嘴也甜,看到就喊姐,然后笑出一对酒窝。
  柳词这人天生跟笑这个字不对盘,也可能是面部神经和别人不太一样,正常笑都有点困难,某些场合需要卖笑,都能扯出皮笑肉不笑来。
  偶尔贺毓刷微博看到别人盘点十大商业作家,十个里八个是男的,唯二的两个。
  一个是柳词,一个是池莲。
  因为出道的时间差不多,虽然专攻的方向不一样,但这并不影响别人把这两位放在一起比较。
  柳词并不擅长写感情线,她的专长是灵异悬疑,而且很少有女主角,第一视角都是男性。
  池莲则是彻彻底底的言情向作家,把她的书改成偶像剧热播准没错,明明都是不同的领域,不知道为什么老会放在一起比。
  池莲家里条件不错,长得也好看,而有时候年底的平台聚会,唯二的女台柱并没有交流,倒是让人品出来不同寻常。
  坊间传闻是柳词和池莲有情感纠纷,好像是池莲的现男友是柳词的前男友。
  当然这也是贺毓听学生讲的,她对这种八卦中心的人是自己老熟人一点也没有追问的兴趣。
  甚至有点意兴阑珊,毕竟柳词这个人冷漠无情,看她和人有情感纠纷简直是平地惊雷。
  她从小都把自己活成了石观音,整个少女时期也没过多展露些女孩的羞怯,当然也不是没男孩喜欢过她,但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么多年以后的贺毓还是不清不楚。
  “喔~”
  贺毓喝了口椰汁,“忙得她。”
  柳语也很多年没见贺毓了,都在一个城市,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碰不着,微信是怎么加上的也忘了,也有些年头了。
  贺毓不太发朋友圈,但点赞倒是挺勤快,谁要集赞她也会马上给满足。
  “那你家那俩小的,怎么样?”问的是柳家最小的那对双胞胎。
  “才读大学呢,隔壁学校还挺好。”
  柳语笑了笑,柳家的小孩都是内双,很像的眼睛,贺毓看了又看,似乎是要回想起自己那发小的模样。
  柳词也不喜欢朋友圈,如果贺毓是年更,她就是半年更,发的是工作相关。
  能不发就不发那种。
  太多年不见,贺毓对柳词的了解还都来自于网上,偶尔哪部剧播了,会有访谈,作为大热的原作者,柳词会出席一下,酒瓶底一样的眼镜摘了,戴着隐形,那双有些上挑的内双暴露出来,近视的人老容易眯眼,时不时眯一下,猫似的。
  “那挺好。”
  贺毓打了个哈欠,她的头发不长,前面细碎,但垂到脖子的那部分参差不齐,只不过看着凌乱,她人倒是很精神,矛盾得惹人侧目。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她的温度

如昨

高攀

上一篇:女帝和长公主

下一篇:高攀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