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 下

作者:白娘子 时间:2020-08-23 08:22 标签:强强  边缘恋歌  商战  制服情缘  
屠斐的最大反差是在沈清浅面前,她是个乖小孩儿,但气人的时候也着实气得沈清浅不轻。
  就像沈清浅听过的那句,小狼狗么,狼的时候确实狼,但狗的时候也真狗。
  对于屠斐的工作风格,沈清浅已经放弃说教了,那么狗的小崽子不会听,所以睡不着的夜晚,沈清浅一遍遍地琢磨自己的计划,尽量做到万无一失。
  祝琇云的到来,是沈清浅原计划中缺失的部分,不过这一变动只会锦上添花,沈清浅不需要担心。
  天色微微亮时,沈清浅昏沉沉才开始入睡,身边的小孩儿却开始醒了。
  一夜的暖香怀抱,屠斐睡得香,醒来无事干,大眼四处看,看见床头的草莓糖。
  屠斐抓来一颗含在嘴里,大眼继续四处飘,最后盯着沈清浅看,看一会就凑上去偷琴。
  偷琴吧,也没有偷琴的觉悟,嘬了好几口不说,还啃人家的纯。
  沈清浅就算睡着也被啃醒了,她眯着眼懒得动,由着屠斐啃啃舀舀。
  沈清浅的放纵让某只窃玉偷香的小贼到最后演变成了“入室抢劫”,沈清浅没办法装睡了,该死的小虎牙也太锋利了。
  沈清浅抬手抚上屠斐的后背,轻轻划了一下,屠斐的身体过电似的苏,人也回过神。
  “阿姨~”屠斐小脸红扑扑,沈清浅的潋滟眸光看得她身体发热,不等沈清浅说话,她主动凑过去,“阿姨~吃糖~”
  一颗草莓味的糖,今早得沈医生和屠警官的召见,唇齿间流转,融化于无形,徒留香甜。
  “一早醒来就折腾~”沈清浅闭着眼睛,指肚轻揉屠斐的脑袋,她感觉一夜之间,屠斐的小发茬儿长大了点。
  屠斐稳了稳沈清浅的下巴,含糊不清地说:“阿姨真好看~”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忍不住想和她黏在一起,可能的话24小时不分开,像是连体婴儿一般。
  沈清浅的机票时间已经定了,罗正阳不要求她出国前一定来上班,沈清浅索性消极怠工,请了两天假。
  屠斐的假期没有具体的规定,看她的恢复情况,沈清浅不用猜都知道,等她离开,屠斐一定会尽早去上班。
  不过那时候,有祝琇云在,沈清浅也不必再操心了。
  祝琇云这两天的行程排的也挺满,跟她们说的是收拾房间,其实还包括工作调动,所以一早她就坐车回老家办手续了。
  沈清浅和屠斐赖了个床,屠斐不老实,看那意思是大早上打算做个小农夫。
  当然,如果沈清浅想做想农夫,她就翻身做块小良田。
  沈清浅拧屠斐的耳朵,“不准折腾~”屠斐也不听话,继续在沈清浅怀里乱拱,受伤的脑袋沈清浅也不舍得暴力对待,顺便给屠斐来个温柔地按摩。
  头部按摩,体验过的人应该知道,很容易养养,屠斐养得直笑。
  “阿姨,这里。”屠斐撸起T恤,露出白皙紧致的后背,沈清浅不客气地拍了一把,“这里怎么了?”
  “这里也要按。”屠斐背部拱了拱,沈清浅掌心贴上去,温暖细腻的触感很舒服。
  “还有这里。”屠斐翻了个身,露出小腹,人鱼线一路勾勒出漂亮的线条,沈清浅指尖挠了挠,“小人鱼也需要按摩?”
  屠斐轻笑,抓着沈清浅的手往上,脸红红地娇憨笑道:“上面也需要。”
  沈清浅就知道她不学好,指肚刮过珠果,屠斐身子过电般,她抿唇,也难掩急促的气息。
  沈清浅侧身躺着,望着身边的小孩儿,一副任人宰割,不,是任她宰割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
  “舒服吗?”沈清浅嘴角噙着笑,眸光专注于指尖,指甲轻刮,平躺的屠斐养得翻身,仰头去稳沈清浅的纯,含糊不清地说:“阿姨~我想*&#。”
  最后几个字说得很轻,但沈清浅听见了,小孩儿说的是:我想把自己给你。
  沈清浅的心底突然腾起难以遏制的俗世念头,这念头来得猛烈而又急切,她心中有什么呼之欲出,她想霸占,她想独吞,她想据为己有,她想永世如此……哪怕所多玛城中同性相恋被上帝所毁灭,她也要在地狱里沉沦。
  作者有话要说:  日久还可以生出什么来?
  久:为何这样对我?
  ————
  你们觉得哪只小狼崽最凶?
  A.屠小狼
  B.阙小狼
  C.林小狼
  D.夏朗【充数的不要选】
  贰更姑娘突然冲出来:我也要沉沦!【嚷】


第205章 造作啊
  上帝大概是真的听到了沈清浅的叫板,所以这时, 上帝派来了使者, 屠斐的电话响了。
  手机响个不停,沈清浅邪恶的念头呼啸远去, 怀里的小狼在还在拱来拱去。
  沈清浅的心底突然有些无力, 她推了推屠斐,“接电话。”
  屠斐不情愿地伸长手臂够电话,为的是不从沈清浅怀里爬出去。
  一看电影, 屠斐手抖了下,沈清浅笃定地说:“是你妈妈?”
  屠斐小脸红扑扑地点头, 她深吸一口气调整气息的节奏, 沈清浅故意指尖在她后背划了下, 屠斐养得笑出来, “好养~阿姨别闹~”
  屠斐接起, 沈清浅起身下床, 她拉开窗帘, 金色的阳光洒遍每个角落, 邪恶无所遁形。
  沈清浅回身,趴在床上的屠斐正在轻声讲电话,漂亮的蝴蝶骨像是中世纪油画家的巨作, 白皙如奶油,让人看着觉得唇齿间泛着甜。
  恩,邪恶散去吧,现在不能做个恶魔, 沈清浅舒口气,她还是洗漱做早餐,准备投喂她的小狼。
  今天周末,纪景明打电话问沈清浅要不要去书友会,真心是不想去,不过为了多了解情况,沈清浅决定去。
  屠斐打完电话下床往厨房跑,跟菟丝草似的缠着沈清浅,得知沈清浅出去见纪景明,她没像以往那么气哼哼。
  沈清浅回身看屠斐,故意问:“你不吃醋吗?”
  “吃。”屠斐吃醋吃得一脸正气,“阿姨不去行不行?”
  “不行。”
  “噢。”屠斐失望地努努嘴,沈清浅指尖点了点她的纯,轻笑道:“小噘嘴,去洗漱。”
  屠斐洗漱完又回到厨房,沈清浅主动说起书友会,“我去那里,也是为了看看会不会有新的发现,纪夫人的书友会成员可都是海京市圈内有名的,政界,商界,甚至于娱乐圈,都有。”
  屠斐挠挠脑袋,叹口气,“是啊,阿姨最初是为了帮我才这样的。”
  屠斐从身后抱住沈清浅,“辛苦阿姨了。”沈清浅抚了抚屠斐圈着腰肢的手臂,“你啊,好好的就行了,我没什么辛苦的。”
  上午,当屠斐和沈清浅开始吃早餐时,柴英卓已经打车回家,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去皇家影楼上班了。
  柴英卓没有之前忙了,她的客人一部分被梅姐转移其他摄影师名下,除非有的顾客指定非柴英卓不可。
  不过这类客人也不多,梅姐的介绍颇具说服力,她能很好地抓住客人的心思,进行针对性的推荐。
  不忙的柴英卓会坐在电脑前翻看之前的照片,或是重新修过他之前的成品,他以往对于学习从来不会厌倦。
  如果能心无旁骛地做自己喜欢的事,那会是幸福的事,柴英卓知道自己不配拥有那样的全身心做事的资格。
  柴英卓昨晚从柴冬雪那里知道,屠斐已经醒了,他也是暗自松了口气。
  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屠斐醒了,不代表事情就此掀过去了。柴英卓失神地望着窗外,秋风吹过,金黄色的叶子铺满街道,如果不是考虑到清洁工的劳苦和街道整洁度来说,秋天虽然萧索,却具有一种悲凉的美。
  四季的轮回,仿佛是在说,时间车轮只会向前。
  时间老人不会眷恋生机勃勃的春天,不会沉溺热力四射的夏天,当潇风瑟瑟的秋天来临时,意外着万物绝迹的寒冬要来了。
  柴英卓细数人生中的春夏秋冬,他竟然没有深刻印象了,他似乎没有度过一个完整而又美好的四季。
  路灯下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柴英卓定睛,确实是陈光辉。


上一篇:屠队长和她的沈医生 上

下一篇:讨情债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