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新欢

作者:讨酒的叫花子 时间:2020-09-08 06:59 标签:天作之合  成长  近水楼台  因缘邂逅  
二十六这年,姜云经历了三件事:
  女友秦昭出轨;
  辞了工作;
  另结新欢。
  【你是人间烟火,也是无边执念】
  排雷:
  1、先做后爱文,姜云与陆念之前期(划重点)不走心,那啥不谈感情那种,且陆念之与秦昭是朋友。即秦昭出轨,姜云另找新欢(已分手),陆念之挖墙脚。
  2、洁党慎入,姜云有前女友。
  3、破镜不重圆,与陆念之he,虐渣文。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云,陆念之 ┃ 配角:秦昭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虐渣,破镜不重圆
  立意:走出失意,不断向上,自强自立

第1章 新欢
  六月,C城。
  黄昏时刻,淅沥的小雨下个不停,天色很是昏暗,乌云密布阴沉沉,街道上氤氲而模糊,到处都寂静冷清,安和巷更是空荡荡,放眼望去外面没有一个人影。
  姜云的新居就在安和巷中间,一栋连墙皮都已斑驳脱落的两层破旧楼房,这里位于老城区,地方太偏,常年都比较清净。
  直至天黑,外面的雨都还没停歇,反而越下越大。
  刚经历了一次,姜云无暇顾及那烦躁的绵绵阴雨,只乏累地闭着眼睛,极力平息着骨血之中的悸动与纷乱,窗外的雨声不绝,被风裹着四处飘扬,滴滴答答恼人得很。
  许久,她才扬了下有些汗湿的白皙脖颈,勉强平息下来。
  雨天向来闷热,因为没有打开窗户,也没开空调,床上的两人都出了一身细汗,热得厉害。
  听着那不歇的雨,姜云一动不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好一会儿,她偏头看了看窗外,看着接连不断的雨点。
  房间的灯关着,到处都黑魆魆的,仅有些许巷子旁路灯灯光从窗户照射进来,但不足以把这里完全照亮,房间里还是昏暗不明。
  借着昏黄微弱的光,姜云居高临下地看着陆念之,可一句话都没说,不知在想些什么。
  她在瞧着陆念之,这人清瘦,瘦到锁骨都完全凸显出来,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有若无地勾住人的视线不放。
  从锁骨往上,是修长白皙的脖颈,再往上,是两片闭着的红唇。
  陆念之的唇型较薄,有些湿润。
  在昏沉的暖热灯光下看着十分性感。
  姜云暧昧不清地摸了下她的脸,将指腹移到她唇角,可没有挨上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陆念之自始至终任由她怎样,直至此时才开口低声问:“累了?”
  声音略低,像是故意压着,情绪不明。
  姜云避而不答,不甚在意地说:“外面下雨了。”
  “雨这么大,应该开不了车。”陆念之说,偏头望了下窗外。
  窗外的雨比先前更密集,被狂肆的夜风吹着,啪嗒啪嗒打在玻璃上,看样子短时间内不会停雨。
  姜云心知这句话的暗含意思,却不应允,而是面色淡然地轻声回道:“会停的,下不了一晚上。”
  陆念之没应声,将一只手搭在她骨肉匀称的背上,而后意味不明地说:“今晚在你这里歇一晚,明早就走。”
  方才说得比较委婉,这下开门见山了,不绕弯儿。
  姜云没应,可也没拒绝,只低眼看着。
  两人之间不过各取所需,有过那么几次不为人知的深入关系,但又一直都保持着该有的距离,谁都不曾越线过,还没到夜宿对方家中的地步。
  以往结束的时候哪怕已经凌晨两三点了,也不会留宿,独独这次陆念之开了口。
  姜云看不穿这人,猜不透对方的心思。
  她跟陆念之认识了七八年,但在发生关系前连交流都少有,一直没怎么接触过,一点都不了解,平时在外遇见了,会打声招呼或点个头,仅此而已。
  陆念之是秦昭的朋友,打小一块儿长大那种。
  而秦昭是姜云的女友,交往八年了。
  到现在姜云都没搞清楚自己是怎么和这人搅和到一起的,是在报复秦昭出轨,是自己把控不住,还是别的缘由。
  第一次出格是陆念之主动的,她心里有些抗拒,可没推开这人,到后面就半推半就了。
  那会儿是在陆念之店里的休息间中,地方狭窄封闭,灯光也昏暗,也像这次一样正值傍晚时分,中途还有人来了。
  她俩的关系就这么脱轨了,不清不楚到现在。
  比起初初的束缚与放不开,现在的两人倒一点都不生分,今天下午只是碰巧遇到了,陆念之顺道送姜云一程,接着就上楼进来了。
  姜云有点乏,收敛起思绪不再深想,随手把床上的衬衣扯过来披上,从这人身上下去,光着脚踩在木质地板上,朝桌子那边走去。
  她有些口渴,过去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再偏过身子问:“喝水么?”
  陆念之嗯了一声,从床上撑坐起来,顺便摁亮床头柜上的台灯。
  台灯老式,已经用了许多年,发出的光比较微弱,随时都会坏掉似的,不过灯光暗,视线所及之处就比较模糊,更显得柔和。
  姜云背着这边,柔白的光在她周身镀了一层光晕,从后面看着就别有一番韵味。她穿的白衬衣是陆念之的,本来是平整的,但现在都有些皱了。
  姜云没这人高,穿她的衬衫,衣摆刚好到臀部的位置,稍微一动作就要遮不遮的。
  她身材比例还算不错,曲线凸凹有致,很有成熟女人味,这般穿着,又被光照着,隐隐可见白衣之下的细瘦腰肢。
  陆念之下意识多看了眼。
  喝完水,姜云换了个杯子给这人倒水再端过来。
  陆念之伸手接过,言谢,忽而想起一件事,问:“你辞职了?”
  “谁说的?”姜云反问。
  “没谁。”
  “上个月辞的,昨天把交接工作做完,手续也办下来了。”
  “之后打算做什么?”陆念之喝了口水,将杯子放下。
  姜云很是平静,“还没想好,先休息一阵子再看。”
  这人没继续深问,点到即止。
  浑身是汗黏腻不舒服,姜云坐了会儿,先起身去浴室洗澡,洗完吹干头发再出来。
  彼时陆念之下了床,还将空调打开,在她出来后也进去洗。
  姜云在此期间收拾凌乱不堪的房间,将皱巴的床单和被子理顺,拉开窗帘,去厨房煮了两碗面,将就着应付一顿。
  她有些累,没精力做一顿丰盛的饭菜,大雨天也不想麻烦别人。
  这顿饭没问陆念之的意见,也不需要问,毕竟姜云才是房子的主人,陆念之只是一个上门夜宿的过客。
  陆念之洗完出来正好赶上面出锅,两人就这么一人一碗素面,连青菜都没有,凑合着应付了一顿,纯粹为填饱肚子。
  坐一桌吃面时谁都没说话,电视开着,正在播放晚间新闻,吃得差不多时电视剧开播,家长里短连续剧,完全没看头。
  陆念之对这种剧没兴趣,觉得浪费时间。
  姜云也不喜欢,但懒得换台,全当打发时间。
  吃完是姜云洗的碗,不让插手。
  她跟陆念之的关系既分不清,又渭泾分明,在床上的时候属于前者,是那么亲密无间,可下了床就截然不同了,很是生分,甚至有些疏离。
  雨还在下,中间停了几分钟,之后愈发狂肆,雨水啪嗒落地,声声入耳,打得院里的黄桷树直掉叶子,落叶飘零铺了厚厚的一层墨绿。
  C城气候多雨,可一年四季的雨水都不大,少有这种恼人的暴肆天气。
  姜云站在窗户后望着外面的巷子,瞧见门口的路灯经不住风雨的摧残,浅淡暗沉的灯光开始忽闪,时明时亮,最终彻底变暗,再也没亮起过。
  安和巷修建于八十年代,很多基础设施都老化了,比如这个柱身锈迹斑驳的路灯,这几年一直坏了修,修了坏,也不知什么时候能换新。
  周围的住户大多都已熄灯,除了雨声就听不到其它声响,好似这是一片无人之地。
  姜云思绪飘远,目光游离。
  这里太清静了,与日渐繁华兴盛的C城格格不入,时常让人感觉空落落的,明明她搬到安和巷才几天,却好像过了很久,久到都快与外界隔绝。


上一篇:别追我,没结果

下一篇:骄矜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