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我要得第一(都市情缘)

作者:猫原 时间:2018-04-01 21:27 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花季雨季  
某日下午,徐苑倚在沙发背上玩手机,无意间看到一个帮给前任or暗恋对象发短信的帖子,把帖子逛了圈后,他曲起手指回帖,附上短信内容和对方手机号码。
只简单一句:“我还挺喜欢你的。”
隔天,帖子楼主回复他:
“层主!那位一直在问我是谁,帮谁发的短信,隔几分钟就打个电话过来!”
“层主……你对象太厉害了……他把我人肉出来了,名字住址……没办法orz我全部招供了[躺尸]”

校园文,双学霸
重组家庭,年下
攻受都很酷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苑,何不言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后妈的儿子是同班同学是怎样的体验?”
  此时此刻,徐苑特别想拿出手机去知乎发帖,也不知道会有几个有类似经验的知友。
  耳边不断漂浮着徐福福和何玲极力掩饰尴尬努力佯装自然想要缓和气氛的聊天声,徐苑压根没认真听他们尬聊。
  他双手插着口袋,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手机的金属边缘。前额的刘海微微挡住他的眉毛,睫毛低垂,上方暖橘色的灯光落下来,在他的眼睑处投下一小片暗影。
  坐他对面的人也是同样的姿势,面容冷淡,一声不吭,似乎没听见似的。
  徐苑抬眼看了看他。
  正巧对方也看了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而后默契地移开目光。
  对面那人叫何不言,是他的未来后妈何玲的儿子,也是他的同班同学,就坐在他左手边后两排,大高个,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性格和名字特别搭。
  从高二分科同班以来,徐苑没跟他说过几句话,几乎全靠成绩无声地交流,成绩排名上,他排第一,何不言第二,挨得很近。
  本来是平淡无奇的同学关系,现在变成这样的尴尬局面,对视一下就跟看到对方裸体似的,徐苑头特别疼。
  偏偏徐福福是个傻白甜,觉得他俩是同班同学那就更好相处了,不用担心以后住一起会出现合不来大打出手的场面,还想以徐苑为话题来跟何不言搭话提高好感度,笑眯眯地给何不言夹菜,边问:“不言,你和徐苑一个班,他平时在班上表现怎样啊?”
  何不言没看徐苑,含糊笼统地回答:“还好。”
  徐苑听着不禁在心底冷嗤,还好个屁,压根没关注才对。
  徐福福赶紧顺着话题聊:“徐苑长这么大,我也没怎么管过他,连家长会都没去过两次,得亏他自己争气,也懂事,不用我操心,今年暑假还一个人跑去广州找暑假工呢……”
  何玲柔声笑着说:“上次家长会我去了,小苑是年级第一名呢,比不言高十几分,真不错啊。”
  徐苑掀起眼帘,对上何玲的目光,慢慢地弯起嘴唇挤出一抹笑:“阿姨,您过奖了。”他看了眼何不言,面带笑容地夸奖道,“期中考何同学英语成绩全年段第一,英语老师还在课堂上夸他了呢。”
  话音落下,何不言才似乎有所反应,漆黑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徐苑,水晶灯的光亮倒影仿佛藏进了他的眼睛里,明明是黑色的眼睛却被衬得流光溢彩。
  徐苑冲他笑了一下,随即颇为自然地移开目光。
  何不言看到他眼中的冷淡和疏离,虽然表面上很礼貌。
  徐福福惊讶道:“不言英语这么好啊?徐苑就英语弱些,他老师说他就是听力不太好来着,总是扣挺多分的——”
  何玲接话说:“那以后可以让不言帮忙补补呀,两人又都是一个班的,正好可以互相帮衬着。”
  徐福福大笑道:“对啊,多好!真好!”
  两位大人一唱一和的,明显是在告诉他们他俩已经规划好以后的日子了。
  徐苑扯了扯嘴角,拿起筷子专心吃菜。
  来餐厅之前,徐福福就抓着他的肩膀郑重其事地告诉他,必须要吃饱,把菜吃干净,这家餐厅可贵了,得吃回本。
  徐苑谨遵教诲,把饭桌上的菜品解决了大半。
  其他人都没怎么动筷,尤其是何不言,只在喝水,对桌上的菜不太感兴趣。
  一顿饭吃得差不多,到最后饭桌上还是只有徐福福和何玲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过气氛比刚见面的时候好多了。
  徐福福准备去结账,徐苑站起身,说:“我有事先走了。”
  徐福福问:“去给王灿补课?”
  何不言一听,无声地看过来。
  “小苑还帮人补课啊?”何玲惊讶道。
  徐苑笑了笑,轻描淡写地掠过:“随便补补。”
  何玲目光更加欣慰,由衷地夸奖:“真是太厉害了,不言真该向你好好学习。”
  徐苑都不知道这一顿饭时间他被何玲夸了多少次,他沉了沉呼吸,继续摆上礼貌的笑容,说:“阿姨,我先走了啊。”
  何玲笑着说:“路上小心点。”
  徐苑应了一声,随即颇为自然地收了笑,经过何不言时隐约闻到洗发水的香气。
  还是洗了头过来的。
  徐苑不禁回头扫了眼,看见何不言干净的黑发和洁白的后颈。
  刚走出餐厅就接到王灿的电话,问他啥时候到。
  徐苑弯下腰给自行车解锁,一手拿着手机,“十分钟吧,告诉阿姨不要给我准备晚饭了,我吃了过来的,还挺撑的。”
  王灿犹豫道:“你在哪吃的啊?我还想请你吃饭呢,咱俩出去吃,就去那家新开的重庆火锅店。”
  徐苑坐上自行车,长腿支在地面上,右手摸了下胃部,对手机那端说了句:“胃应该还能腾出点位置,把地址告诉我,我直接过去。”
  王灿乐了,报了地址笑骂道:“就没见过你这种!饿死鬼投胎往死了吃!还咋吃都不胖!”
  “羡慕吗小胖子?”徐苑笑了笑,说,“行了,距离两公里还打电话纯粹是浪费钱,先挂了啊。”
  他把手机往兜里一塞,直接骑车去火锅店。
  王灿比他早到,看见他就站起身朝他招手。
  小胖子穿了件黄色的卫衣,在火锅店里特别醒目。
  徐苑朝那桌走过去,刚坐下王灿就把手机给他,满脸的殷勤:“徐哥,你来点。”
  徐苑抬眸看了他一眼,随即低头看手机上的菜单,一边点菜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说吧,请我吃饭有什么要求?”
  王灿不好意思地说:“徐哥还是你善解人意,咱兄弟俩就不拐着弯儿说话了,下次数学随堂考你能帮衬点吗?我爸说如果我数学还考不及格他就把我挂闲鱼上出售。”
  “那得有人买啊。”徐苑乐了,顾不上点菜便贫嘴起来,“没事啊灿灿,你不用担心这种发生概率为0的事。”
  “哎不是,我知道不会有人买。”王灿急道,“重点是我爸他说,他要挂我照片,出售不争气的儿子,起价一元,才一元,被人看到多没面子啊……”
  徐苑更乐:“叔叔可真逗。行吧,帮你这一回。”
  王灿一听,笑得眼睛都没了,“哥你尽管点!放心大胆地点菜!我请客!”
  又吃了一轮,徐苑彻底吃撑了,瘫在椅子上一动也不想动。
  对面王灿还在埋头苦吃,热汗直流。
  徐苑摸了下肚子,扫了眼人声鼎沸人的火锅店内,每桌都吃得热火朝天的,他收回目光,突然开口:“胖子。”
  王灿嘴里还嚼着毛肚,含糊不清地说:“咋了哥?”
  “我爸要结婚了。”
  王灿顿住动作,抬起头一脸惊喜地看着徐苑:“真的?叔叔终于找到伴儿了?”
  徐苑点点头,神色淡然地说:“今天和他们见面了。”
  王灿一怔:“他们?”没几秒他就反应过来,自言自语道,“也对,都这把年纪了肯定有孩子了。”
  徐苑“嗯”了一声,说:“她儿子是何不言。”
  王灿:“……what?”
  徐苑皱了皱眉,说:“你声音太大了。”
  王灿又惊又喜:“不是哥……我没听错吧?何不言诶?真的假的?”
  徐苑瞅着他,啧了一声:“你高兴个什么劲儿?”
  王灿特别崇拜何不言,起源于高二下学期的一次英语演讲比赛,王灿听完何不言的演讲后,激动地到处跟人说他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听到这么纯正的伦敦腔,从此以后他把何不言当成偶像和目标,还想跟对方打好关系,然而何不言并不鸟他,他碰了几鼻子灰后只好悻悻地夹着尾巴回来。
  王灿特别激动地说:“没想到何不言也是单亲家庭啊!”
  徐苑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地嘲道:“咋的?这么高兴,你想当他爸?”
  “……哪能啊。”意识到自己太过兴奋了,王灿讪讪一笑,转回原来的话题,问:“徐哥,确定了吗?”
  徐苑说:“都见面了肯定的。”
  王灿咽咽口水,迟疑着问:“那你是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
  他自己也不知道。
  脑子里乱糟糟的,太烦,不愿意去多想。
  徐苑抬起手按了按额角,无声地叹息一声,嗓音低了下来:“还是挺想替我爸高兴的。”
  但就是……有点儿高兴不起来。
  他和徐福福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凑合着十多年都过来了,虽然想过让徐福福再找一个,然而真找到了,他又有点无所适从,没法想象突然闯进两个外人的生活。
  王灿也跟着叹气,眉毛眼睛耷拉下来,愁眉苦脸的:“徐哥,我懂你的感受。”
  徐苑自己都不懂,他忍不住笑起来,问:“我什么感受?”
  “就……挺迷茫的吧。”王灿斟酌着措词,脸上的肉纠结地拧成一团,“不太想改变现状……又有点儿抱有期待……”
  徐苑一怔,而后拿起桌上的杯子,笑着说:“来,碰一杯。”
  王灿一口闷了,擦擦嘴角问:“要喝啤酒吗?反正明天星期天,喝醉了就在我家睡得了。”
  徐苑想也不想地说:“行啊。”


第2章
  徐苑没怎么喝过酒,不知道自己的酒量,王灿家里看的严,哪里会让他碰酒,只偶尔溜出来和朋友吃饭会偷偷摸摸来一杯。
  两人秉着“杜绝浪费”的原则估摸着酒量加了几瓶啤酒。
  王灿拿起一瓶,犹豫几秒问:“一人一瓶吗?”
  “行。”徐苑也开了一瓶酒,跟王灿碰了下瓶口,“你少喝点,等下你醉了我抬不动你。”
  王灿猛灌一大口觉得不赖可以接受,于是眼一斜,吹牛皮:“怎么可能!我可是不醉翁!而且你肯定抬得动我!”
  “挺自信的嘛。”徐苑微勾了勾唇角,把啤酒放一旁,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说:“给我爸发个微信,告诉他晚上不回去了。”
  徐福福的微信头像是他自己的自拍照,散发着土暴发户的气息,前年和徐苑去旅游拍的,戴着墨镜,脖子上一条粗金链子,假的,在街上还被抢了。
  他给徐福福发完消息就把手机关机了,避免对方会问个没完。
  王灿一边喝酒一边涮羊肉吃,眼睛直盯着勺子上的羊肉,还能分心说话:“等会儿回去咱爬窗户吧?可以直接爬到我房间的。我怕我爸妈没睡还在客厅看电视呢,万一被抓了个正着我就惨了。”
  王灿家在三楼,他偷溜过几次出去玩,回来都是悄悄爬窗户的,虽然体型较大,但也是个灵活的胖子。
  “晚些回去不就行了?”徐苑不太想费工夫爬窗,大晚上的被人看见了还以为来贼了呢。
  王灿想了想,点头赞同道:“也可以,正好可以多玩会儿,咱过会儿去网吧?好久没玩游戏了,手痒痒。”
  徐苑想也不想地直接拒绝:“可算了吧,都高三了就别碰游戏了。”
  “行吧……这东西有毒,还是不要碰了,一切为了学习。”王灿把涮好的羊肉夹起来,问徐苑,“你吃不吃羊肉?”
  “吃不下了。”徐苑又灌了不少啤酒,他站起身,“我去下厕所。”
  从卫生间回来,王灿已经干完了一瓶啤酒。
  徐苑看到那空酒瓶子,再看向满脸通红的王灿,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估计要完。
  他拍了下王灿的肩膀,试探着问:“胖子?”
  王灿冲他露出一排白牙齿,一把搂住他的肩要他坐下来,“还有一瓶,我就不喝了,徐哥你喝吧,我再喝就要醉了。”
  徐苑把啤酒往旁边空位一推,说:“我也不喝了,回去吧。”
  王灿一听便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大喝一声:“行!爬窗户去!”
  徐苑揉了下隐约被震得发疼的耳朵,朝四周被吓到了的顾客歉意地笑了笑。
  他扶着王灿出了火锅店。
  王灿几乎把全身重量都倚他身上,脚步特虚,走路一拐一歪,随时要蹦迪似的。
  走了没一会儿徐苑额头满是热汗,呼吸重了不少。
  十一月中旬,天气渐渐冷了,气温其实还是可以接受的,就是这冷风刮得让人受不了,大街上没几个人,窗户透出来的光亮倒不少。
  王灿勾着徐苑的肩膀,突然开口问:“哥,我重吗?”
  “贼他妈重。”徐苑说。
  王灿突然就乐了,笑个没完。
  徐苑抓着他的胳膊,估摸着对方应该没太醉,意识还算清醒,就是脚步不稳,也就这要命。
  徐苑啧了一声,说:“灿灿你该减肥了,阿姨上次把你的减肥大业交给我,你不能让我难堪啊灿灿,至少给我个面子瘦个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斤吧?”
  王灿一只手捧着肚子,爱怜地摸了摸,道:“我不胖就很棒棒了,还瘦,人生不能想的这么美。”
  徐苑斜睨他:“说什么胡话,你尿一次怎么着也得轻一斤吧?”
  “你当我大龙虾呢?放尿放一斤的。”
  徐苑一听顿时想起上回王灿他妈妈买的那大龙虾,三斤的龙虾两斤的水,还有半斤的壳,他笑个没完,扶着王灿都没用上力。
  王灿晃了一下,险些摔倒。
  徐苑笑容还挂在脸上,看对方要倒下去忙不迭抓稳他的胳膊,“哎,你稳着点——”
  话还没说完,他扶稳了王灿一抬头,就看到站在对面的何不言。
  王灿也看到了何不言,喝酒了胆子也大了许多,竟然冲对方招手:“何不言!”
  徐苑一看,啧道:“招手招得还挺稳。”
  何不言穿了一身黑,头上还戴了顶黑色的帽子,看上去挺潮的。
  徐苑这时候才注意到对方的穿着,原来不光洗了头,似乎也刻意打扮了一下。
  何不言朝他们走过来。
  “你要去哪啊?”王灿一说话就哈出一嘴的酒气,何不言皱了下眉,终于开口:“你们喝酒了?”
  徐苑依旧扶着王灿,面不改色地说:“喝了一点。”
  何不言看向他,沉默片刻后,微压低了声音问:“心情不好?”
  徐苑扬了扬眉,有些诧异。
  王灿醉了没啥眼力见,见徐苑没说话便替他回答:“对啊!徐哥今晚心情不好所以才陪他喝酒来着呢,他爸要再婚啦,对方还有个儿子,叫何——诶,就是你!”
  何不言面无表情地看着王灿乐呵呵地指着自己。
  徐苑格外头疼,一掌盖在王灿头顶上,低声斥道:“闭嘴吧你。”
  徐苑力道有些重,一掌拍下来瞬间把王灿拍清醒了一些,他缩了缩脖子,下巴与脖子叠成几层,意识到自己说了蠢话,赶紧装傻:“我应该是喝醉了。”
  徐苑没理他,也没跟何不言解释,直接转移话题:“何同学,你现在有空吗?”
  何不言点点头。
  徐苑扫了眼王灿,用眼神示意何不言看过来,问:“能帮个忙吗?”
  王灿快高兴炸了。
  何不言竟然在搀扶着他。
  他这一高兴,步子就更虚了,腿软的压根站不稳。
  徐苑扶另一边,他一个人还真撑不了多久,两百多斤的重量可不是说着玩的。
  “没见过醉成这样的,不醉脑子醉身体,净折腾人。”
  何不言说:“都麻烦,你们不应该喝酒。”
  徐苑没说话了。
  王灿连声应道:“是是是,我18岁之前绝对不喝酒了。”
  “滚屁吧,再两月就你18岁生日了还说这话。”徐苑笑骂道,“你脑子咋不晕乎呢,说话还给我抖机灵。”
  王灿嘿嘿直笑,觉得这酒喝得真值,没准儿因为这事他们俩的关系会融洽不少。
  此时此刻,王灿这姿态特别像太后,左右都有人搀着,根本不用自己使劲儿。
  何不言扶了一会儿,不苟言笑地开口:“你该减肥了。”
  徐苑一下笑出声,一胳膊肘捅了下王灿的腰侧,“听见没,是个人都叫你减肥。”
  王灿由喜到悲,哭丧着脸,委屈地嘟囔道:“哪那么容易啊,减肥是天底下最难的事情没有之一……”
  徐苑更乐,啧道:“你男神的话都不管用啊?”
  何不言拧眉:“男神?”
  “对,就是你。”徐苑没注意何不言的表情,耍贫嘴道,“小胖子活得跟个基佬似的,整什么男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