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假戏真做后太子翻车啦

作者:琼绯 时间:2020-06-30 07:22 标签:甜文  娱乐圈  情有独钟  现代架空  
因前男友梁枫出轨,视帝凌逐阳不得已接受节目组安排和一个未知的新嘉宾参加之前就定下来的恋爱真人秀节目。
  节目开播前,梁枫粉倒打一耙:凌逐阳为了这个通告一脚把我家哥哥踹了还倒泼脏水!祝凌逐阳和同居日常糊成一团!
  节目开播后,看着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国际影帝,网友戏称的韩太子韩亦濛出现在镜头里,所有人目瞪口呆。
  当天,热搜爆了。
  很快,整个节目爆了。
  #骨折夫夫cp超话# 韩亦濛留言:骨折夫夫?难听。
  木风哥哥的小娇妻:暴力狂凌逐阳宁的巴掌扇的爽吗?被韩太子亲自下场锤了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报应不爽!
  第二天,木风哥哥的小娇妻炸号。
  紧接着韩亦濛发博:造谣?你号没了。
  另外@骨折夫夫bot,cp名叫柠檬夫夫会不会更好听点?
  后来有个胆儿大的娱记拦住韩亦濛:“请问韩太子,网传节目结束后凌逐阳还一直在倒贴你,是不是真的?”
  韩亦濛冷冷地看向对方:“锦城娱乐?纠正一下,是我一直在追他。”
  当天韩亦濛就多了个表情包:造谣,你公司没了,jpg
  凌逐阳看到这则新闻,当即联系韩亦濛:“你为什么这么说,明明、明明……”
  “明明是你喜欢我?”韩亦濛笑,“既然喜欢就来追我啊,追到我,我就跟你回家。”

  原@骨折夫夫bot,现@柠檬夫夫bot二度改名@今天太子追到太子妃了吗,开始每日一问,还配了个自己p的“酸柠檬变甜了吗”的表情包。
  突然有一天,韩亦濛在底下回复:谢谢大家关心,追到了,柠檬糖特别甜哦。
  两分钟后,cp粉的微博名改成了“柠檬假戏真做啦”
  然而还不待cp粉庆祝一阵,一条#韩太子未婚妻#的热搜悄然飘了上来。
  房子塌得那么快?
  韩太子翻车了?
  爆料狗仔更是直接正面直击韩亦濛:家有未婚妻又公然追求男演员@Limon Han太子翻车翻得爽吗?
  后来据韩太子本人回应:妻你个狗腿儿。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逐阳,韩亦濛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上节目吗?倒贴自己的那种!
  立意:爱是一道光,如此美妙,指引我们勇气的未来

第1章
  午夜,这座白日繁华的城市渐渐地陷入了沉睡。
  但在这个城市的某些角落里,仍旧有不甘寂寞的热闹。
  听说很多圈内人都来这儿玩过。
  凌逐阳也不知这传言是真是假。今晚是他第一次踏进这个酒吧。
  色调有些昏暗,环境也并无喧杂,台上有歌手在漫不经心地唱着:“爱情不过是一种普通的玩意,一点也不稀奇……”
  听到这儿时,凌逐阳忽然发出一声轻笑,只是不自然抬起的唇角更像是抽筋了。
  只是没一会儿,他自己也跟着哼了起来。
  就像歌里唱的,男人不过是一件消谴的东西,他果然还是太当真也太认真了吧。
  “娱乐圈哪有什么真爱,你谈就谈,别太认真。”
  经纪人曾经的劝说言犹在耳,转头也没有多长的时间,他的男朋友就送了他一套出轨大礼包,还是全国通告的那种。
  果然一语中的了。
  可惜了。
  可惜他对这段感情的认真。
  现在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可笑。
  分明在梁枫出轨的新闻被曝出来前一晚还跟他通电话,温情脉脉了半个多小时。结束前那让凌逐阳信以为真的一句“你什么时候杀青,想你了”,此刻凌逐阳回想起来反而作呕。
  其实是弄清楚他的行程知道他短期还回不去,梁枫才好安心地跟别人约吧。
  “什么叫情,什么叫意,还不是大家自己骗自己——”
  凌逐阳嗤笑着垂眸,下一秒,一杯酒忽然摆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动作顿了一下,下意识地抬眸看了眼吧台前年轻的调酒师。他刚进来的时候,这位还热情地同他打了个招呼,“嗨,来借酒浇愁吗?”
  果然,现在他头顶多了片青青草原的事已经是路人皆知了吧。
  这位调酒师说出这句话时还带着微笑,凌逐阳看着倒像是他对自己的嘲笑,尽管似乎调酒师跟所有人打招呼都是这样的笑容。
  刚才凌逐阳并没有理他,此刻看着面前突然多出来的这杯酒,他下意识地认为是这位调酒师的杰作。谁知他的目光刚刚探过去,那位似是懂得了他的意思,笑着摆摆手,又伸手指了指他的右手边。
  循着他伸手所指的方向,凌逐阳侧过头去,周围的灯光明暗不定,第一眼的时候,他只看出是一个男人靠在吧台的边缘。
  尽管没有第一时间看清对方的神色,但是凌逐阳的心里隐隐有个感觉,他在看着自己。
  忽然灯光骤亮,凌逐阳看到了对方的面容,很眼熟的一张脸。
  如果此刻面对那人的是别人,或许脑海里蹦出的第一印象就是电影《禁止通行》里那个又痞又帅的男人。
  几年前的旧电影,但电影里很多的镜头在今时仍旧在网上被粉丝不断地转发,不断有新人入了他的坑。
  郁野飙车、郁野咬烟、郁野银发酷帅狂霸拽。
  郁野是电影中的角色名,而粉丝嗷嗷叫他韩太子。
  凌逐阳此刻脑海里浮现的,并不是韩亦濛被疯转的任何一幕镜头,而是五年前他正式进入成年人世界的那一个夜晚。
  “可、可以请你喝酒吗?”
  十八岁的凌逐阳学着几分钟前来搭讪自己的人的样子,迈出了他的第一步。
  他选择这个人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就在他下定决心绝不能退缩、要出击的那一刹那,这个男人刚巧就在自己的旁边坐了下来。
  上天注定就是他啦。凌逐阳在心里告诉自己。
  韩亦濛闻声转过头来,心里意外于凌逐阳会过来跟他搭讪。
  尽管在刚才只看侧影就觉得对方的气质胜了这里绝大多数人不止一筹,可真正看清对方容貌的时候,凌逐阳还是惊讶到了。这是一张即使走在路上无意间瞥见都会忍不住为他驻足只为多看一眼的脸。
  他就那么看过来,好几秒钟没有回应。这一幕异常的熟悉,因为就在几分钟前,凌逐阳也是这么沉默着送走跟自己搭讪的人的。
  被拒绝了。
  凌逐阳的心里感到懊丧,这种低潮的情绪绝不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拒绝了他,而是因为被拒绝了,他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一鼓作气地寻找下一个目标。
  他放眼望去,酒吧里有各型各色的人,可凌逐阳却分辨不出他们的容貌了。只有眼前男人的样子是那么清晰。
  如果够坚定的话,凌逐阳该再尝试一次的,但仿佛刚才的那一句邀请已经花尽了他所有的勇气和力气,于是身体做出了诚实的反应,他后撤了一只脚。
  “不是请我喝酒吗?”就在凌逐阳打算识相地走人时,韩亦濛却意外地说话了。
  凌逐阳下意识的反应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话音未落,他刚才后撤的那只脚已经倏地回到了原位。
  韩亦濛却注意到了,他突然轻笑了声。
  凌逐阳露出困惑的表情,于是对方笑得更张扬了。
  “过来。”突然,他朝凌逐阳勾了勾手指。
  其实两人离得已经挺近,但凌逐阳听话惯了,于是他又往前迈了一步。
  “我说的是酒。”
  凌逐阳:“……”他左腿已经迈向前,右腿半抬准备跟上,动作做到一半却听到了这样一句话,顿时定在了那里。
  韩亦濛抬手撑着脸颊半侧着欣赏了会儿他的滑稽,“我开玩笑的。”
  凌逐阳摆了一下脑袋。
  “就是叫你。”
  凌逐阳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在谴责他捉弄自己。
  “请我喝酒的人向来不少,不过我可不是谁的酒都喝。”他换了只手,瞧着凌逐阳。
  “……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半晌,凌逐阳只干巴巴吐出这样一句话来。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