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掌中雀

作者:大魔王阿花 时间:2020-06-28 07:26 标签:甜文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骄傲矜持金丝雀受X斯文败类狠戾总裁攻】
  双向小甜饼
  文案一
  十八岁那年,秦生在画展偶遇楚辞奕。
  男人举止优雅,谦和有礼,举手投足散发着贵公子的气质。
  那时候秦生还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将来会对自己做什么。
  将自己的一副肖像画送给了他。
  谁知这一送,被带回郊区别墅,再也没回过家。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生 ┃ 配角:楚辞奕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骄傲金丝雀受X斯文败类总裁攻

第1章
  秦生想要离家出走。
  他规划好了路线,等到晚上保姆阿素睡着了,便是最佳时机。
  正值黄昏,约莫五六点钟的样子。
  画室墙壁洁白如玉,瓷砖铺地,一抹夕阳透过窗台落了下来,温暖中又夹带着夜晚即将到来的凉意,舒服而惬意。
  可惜秦生早没了欣赏的兴致,内心焦虑不安,连连啃咬着指甲,直到圆润光洁的指甲末端坑坑洼洼,凹进去一个又一个的小坑,才被迫停了下来。
  他一紧张就会这样,像个十足十的、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还剩七个小时。
  把额头靠在椅背上,碎刘海遮住了秦生大半张脸,却将另外一半露了出来,是张俊秀清冷的脸,狭长的丹凤眼,眼角微微上翘,眸中有光,清澈明亮,顾盼生辉,皮肤有着病态的白皙,衬得嘴唇尤为红润。
  外面响起敲门声,力度不重,却犹如锣鼓喧天,震得他的耳膜发疼。
  秦生的身体颤了颤,是下意识的反应。
  反应过来后,露出一个不耐烦的表情:“进来。”
  保姆阿素推门而入,穿着围裙,似乎刚做好饭菜。
  她是中菲混血,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大约是不大会说的缘故,平时总沉默寡言,要是想表达,一般也只挑重要的讲。
  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涌出,秦生慢慢将目光移到阿素的手上——挂着一件不属于他的白衬衫,宽大、轻薄、透明。
  “先生晚上就会回来。”
  “什么——”
  秦生还未能反应,透明如薄纱的衬衣已经被阿素拎起,如羽毛般,轻轻覆盖在他身上。
  阿素口中的先生,是楚家次子楚辞奕。
  楚家是老牌豪门,不仅仅在娱乐圈、互联网、医疗上有极深的造诣,旗下的诸新集团还拥有能够影响整个经济命脉的财富。
  出差坐得是私人飞机,游玩乘得是私家游艇,衣着由专业的服装设计师订做——
  他们活得精致优雅。
  但不意味着,私下里不能拥有一些小趣味。
  保姆的中文一如既往地磕磕绊绊。
  “先生还说,您穿白衬衣在床上跳舞的样子,一定漂亮极了。”
  一霎那,秦生全身的血液仿佛煮沸了的开水直冲头顶,那双淡雅如墨的丹凤眼变了色,羞愤又恼怒。
  他不是去美国了吗?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难道自己做的那些事已经发现了?
  秦生慌张无措,搭在腿部的手指用力弯了起来,微微泛白。
  这种几近透明的材质,明显是用来惩罚他的。
  预示着他在这个男人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秦生大幅度抠了几下椅腿,等没力气了,才侧过身,把自己卷成一团缩进躺椅里。
  脑中一片混乱,隐隐伴随着耳鸣。
  不知不觉,他又回想起初次和楚辞奕见面的场景。
  ……
  大约在五年前,距离艺宫馆不到一百米处。
  他高中刚毕业,总盼望着存够了钱能上大学,便在路边搭了个位子给路人画肖像,五十块一张。
  其实没多少客人,这里是富人区,旁边就是价值上亿的洋房,路过这里的大多也都非富即贵,压根瞧不上粗制滥造的画作,也不差那点钱。
  那时候自尊心强,又不怎么擅长向陌生人搭话,没有客户光顾,摆了几天的摊子,越来越觉得如坐针毡。
  后来,他自己都打算放弃了。
  可那天,艺宫馆正好在开画展。
  画展的主办方似乎颇有地位,请来诸多社会名流镇场面,照理说秦生的摊子离得不近,更不在承包范围之内,应该互不干扰才对,偏偏有些参展的富人挑剔,嫌他摆的摊子碍眼,降低了格调,直接请来了保安。
  保安大着嗓门驱赶,把他放在架子上的样品撕成碎片扔在地上,骂骂咧咧,原意是想让客人看到他卖力的工作,没想到弄巧成拙,高亢的分贝把画展的主人引来了。
  他是一个长相斯文,带金丝边眼镜的男人,相貌英俊,气质儒雅,看上去非常年轻,才二十出头,身材挺拔,双腿修长,着黑色西装,领带一丝不苟地系着,没有半点的皱褶。
  保安的脸色立即变了,低眉顺眼地喊了声:“楚总。”
  谦卑、恭敬,呈现出面对秦生时,截然不同的态度。
  “我在里面都能听到你的声音。”
  男人的语气没有波动,非常平静,保安的额头却仿佛淋了场大雨,密密麻麻全是汗珠。
  “有客人举报这个小孩影响了画展,我、我在想办法赶走他……”
  男人把视线转向了秦生。
  漂亮纤细的男孩,眼神清澈倔强,孤零零地站着,如同一只与同伴走丢的、骄傲的孔雀。
  还挺楚楚可怜的。
  “我没有包下过艺宫馆以外的场地。”
  他对待保安,同样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态度:“如果客人觉得不妥,那也应该用请,而不是赶。”
  保安被训得满面羞愧。
  此时,不断有客人从艺宫馆走出,不经意地朝秦生的方向瞥去,窃窃私语。
  他们猜测这个男孩是谁,究竟发生了什么。
  比起展馆里一幅幅昂贵的画作,这些人似乎更关注主办人的一举一动。
  秦生生来皮质薄,脸庞又白又嫩,保安离去的时候刚要松一口气,客人的目光随着男人的声音落地,又大剌剌地投了过来。
  他神经绷紧了。
  那些目光掺杂着淡淡的嫌弃与不屑,质疑和探究,像观猴子似的看他,红晕当即顺着耳根爬上了面颊。
  男人周身弥漫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场,目光在他低垂的后颈处弥留半响,仿佛欣赏着一只孤寂落寞,又纯洁无瑕的白天鹅,过了一会,才弯腰拾起散落在地的画纸,问:“你很喜欢画画?”
  秦生觉得很不舒服,被注视过的后颈像被扎了一根根蔷薇刺,又疼又痒。
  他皱着眉,后退一步,摇了摇头。
  画是他自学的,买二手店里的旧书和旧画板,研究了大概有六七年,都是通过课余,和打工的时间硬挤出来的。
  男人没再说话,只是伸出手,将画纸和画板还给了他。
  这是一双骨节分明,修长有力,属于贵公子的手。
  这个时候,秦生还不知道这双手的主人将来会对自己做什么,接过画纸的时候,心头突然涌起不知哪里来的自卑。
  他觉得自己在这群人的眼里渺小得像只蚂蚁,用心绘的画即使粗制滥造也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便以飞快的速度抽出一张完整的,塞进男人怀里,道:“我画的也不比你展览的那些差。”
  秦生不过在逞强,连男人的眼睛都没有看,就落荒而逃了,直到一路狂奔到了公园,他将那些撕碎的画整理出来,才意识到刚刚做了什么。
  ——递出去的,是一张他自己的自画像。
  他羞赧得要命,跑回画展想要拿回,可男人已经离开了。
  秦生站在原处,只觉得后悔。
  他没有钱,甚至贫穷,得罪这些有钱有势的大少爷做什么?
  那幅画,也应该早就被扔了吧。
  ……
  再次见面,在一家极为奢华的酒店套房里。
  秦生被灌了不少的酒,反应和动作都很迟缓,脸颊微红,卷缩在床单上,没有穿衣,盖了层薄被,露出了纤细的脚踝,毫不设防的模样和画展外遇见时警惕和防备大相径庭。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