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

作者:一笔三花 时间:2020-06-30 07:57 标签:甜文  娱乐圈  重生  校园  
原名《来自哥哥眼中奶乖的我》
  岐林长得好看不爱说话,头发长,不爱露脸,一路被人欺负着长大,等他被暗恋多年的邻家哥哥的那个天降流量明星情人算计到死,才想明白,
  学习很重要,手段不能少。
  抢人要趁早,恶人要硬搞。
  这些,靠着他之前引以为耻的脸都可以办到。
  *
  重生后,
  歧林剪了头发露了脸,就成了女孩儿的焦点,平常干净上学,连衣服都是洗衣粉的纯净味儿,戴着薄薄的眼镜片儿游走在教室跟食堂中间,最后靠脸撞进娱乐圈。
  高考完的那天所有人都跑到以前从来没敢进去过的酒吧撒欢儿庆祝,但是看见里头墙角的人都直了眼,“那人歧林?!”
  “你瞎吧,这么狂野豪放在这里搞乘骑能是那个高考状......”
  那人话说了一半儿就哑了,最后瘪着小声,
  “妈的还真是啊。”
  *
  整个Y市B区没人敢惹臧南渡,脚稳势力大,人狠不爱讲话,
  某天手底下几个兄弟去老吧磕酒,看见里头墙角的人直了眼,“那人臧爷?!”
  “你瞎吧,臧爷能让个白皮娃娃骑着压.....”
  那人话说了一半儿就哑了,最后瘪着小声,
  “妈的还真是啊。”说着用手机拍了张照片。
  后来这张照片出现在臧费落了灰的微博上,六个字,搅了Y市三天三夜,
  “婚礼,下月初八。”

  阴郁狠厉宠崽攻X奶乖病态腹黑重生奶狗受
  ※高强度大大大甜文,齁儿甜那种。
  ※互宠互宠,双洁。
  ※是一篇重生竹马战胜天降的故事,竹马党。

  内容标签: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岐林 ┃ 配角:臧南渡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意识到自己绝美以后
  立意:认识自己 提升自己

第1章
  岐林半坐在沙发上,两条腿来回晃,自己双手撑在柔软的沙发面儿上,眼睛盯着来来往往的人。
  这间酒吧的环境比他想的要乱,上辈子这种地方他甚至连想都难。
  这里他之前看臧南渡来过无数次,每次他都只是在路边远远看着,低着那颗永远没勇气抬起来的头。
  以前他认为可怕的事,在经历过死亡之后,都显得仓白。
  所以现在的他新鲜感很足,眼睛四处乱瞄。
  像是太不适应,他低头看了看手机,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日。
  他重生了。
  倒退了整整六年。
  冲击过后一旦接受这种设定之后,随之而来的兴奋感让他更能保持警觉清醒,
  但同时这种兴奋感,让岐林也更清醒,对于接下来要做什么,他比任何时候都清楚。
  他重生到了高三那年的夏天,巧的是日子他熟,今天臧南渡会在这儿认识梁戍星。
  臧南渡是他埋在心底喜欢了二十多年的人。
  近在咫尺的擦肩,他从来没敢开过一次口。
  直到他跟当红流量小生梁戍星传出关系。
  现在这个时候,算是梁戍星的事业上升期,再往后他有了臧南渡这个靠山,基本没了阻碍,歌星转型成了演员,约片不断,基本走到哪儿爆到哪。
  就是有一件事儿岐林没料到。
  梁戍星到底有多怕自己这张脸。
  才会在他三十岁生日晚会上把自己从二十楼往下推。
  所以今天,他要抢在梁戍星之前。
  先认识臧南渡。
  想的事儿多了,岐林猛地睁眼又回到环境里,周围还是一片嘈杂。
  “头一次来?”
  旁边搭话儿的人在说话的时候自己主动掐了烟,然后就歪坐在岐林旁边,还顺手蹬了蹬身上的烟味儿,才又张口讪笑,“这个地方你来不怎么安全,太乱,多少找个伴儿。”之后端着一杯酒,在小孩儿面前晃,诱惑道,“这杯算我请你。”
  他这儿基本天天来,见到也是熟人居多,今天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坐在门口儿的这个小孩儿。
  几乎就是一眼,他就愣了。
  他头一次因为一张脸导致身上炸出来这么直接的荷尔蒙。
  漂亮。
  他知道用漂亮形容一个男人很怪,但是放在眼前这个男孩儿身上,一点儿都不违和。
  他自诩见过的漂亮脸蛋很多,但是能从心眼儿里亮出喜欢的。
  这算头一个。
  这张脸是真纯。
  小孩儿头发上粘着汗,贴在白净的额头上,深色眉毛的纹理尤其好看,再往下的眼窝里头钳着一双眼,纯净澄澈。
  就是鼻梁上挂着眼镜,盛水的眼睛就在后面眨的无辜。
  而且会让人情不自禁幻想,这样一张脸,要是能亲手摘了眼镜再往人身后钻上两下,瞧着那只眼儿里出水,想想就销魂。
  刚才他走过来的一圈儿也没少往小孩边儿上看,基本都是藏着心思往这儿看。
  身上挂着附近成渝中学的校服,虽然能看的出来对方用私心把边边角角往里翻了翻,但是露出来的半截儿袖子上还是留着两道朦绿色的杠儿。
  所以他开口之前脑子里最后就剩了四个字,
  人间尤物。
  岐林顺着声音点头,接过这杯酒,鼻子在酒面儿上轻轻一动,仰着头透了个底。
  然后才用眼睛盯着来人瞧。
  对方头发梳得规整,身上穿的周正,看着正经,身上还带着特有清淡的香水味儿,另外捏烟的姿势暴露了该是个老烟枪,至少也是这里的老主顾,他这会儿正上下打量自己,看样子很感兴趣。
  岐林眨眨眼,冲他一笑,也不接话,只是张嘴道了声谢,然后低着头玩儿着手指头。
  但是心里打着盘算,也有了定数。
  这是他露脸以来,第十来个主动跟自己搭话的陌生人。
  像是所有人都带着好奇试探。
  这间会所放在整个Y市算不上入流,但是胜在心思,之前听臧南渡说过,这里混圈儿的人常来,所以在这里碰见小有名气的艺人或者业内大咖都不算奇怪,加上老板是个喜欢花心思打理的,三楼往上只对熟人开放,所以来这儿的人多少都跟老板有交情。
  除去这样儿的,还能从这个门儿里进来的也就是跟岐林一样。
  侍酒招待。
  那人有耐心,也不着急走,就坐在岐林旁边,知道来了主管接人,也不避着。
  “身份证,”接人的是酒吧酒侍主管,白衬衫穿得在身上挂的四平八稳,打量了岐林一眼,不大相信,“成年了?”
  岐林点头,才开始怯怯张嘴,“今年二月份满的十八。”
  酒侍主管又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想张嘴就看见一截儿纤细泛白的手腕递过来一张身份证,他才真的相信对方有十八岁。
  然后摇摇头扔了句,“跟我来领衣服。”
  想来搭讪的人在后头伸手搭在岐林肩膀上,像是舍不得,“成渝中学?”
  他看刚才小孩儿站起来,露出了原来在里面的翻花。
  是个刺绣徽章,图案他也眼熟,就是附近的重点高学。
  岐林轻轻点头,最后跟着酒侍主管进了换衣间。
  “我提醒你,能来这里的就没多少正经人,就你顶着这张脸,什么时候被吃了连骨头都吐不出来,你自己有点儿数。”主管自己絮絮叨叨,上了年纪看见这些涉世未深的小孩儿也只能摇头提醒,等他比量岐林的身形给了制服,自己就出去等着,“换好就出来。”
  岐林还是点头,等换衣间就剩了自己,他轻轻呼气。
  他先是把衣服往边儿上一搭,然后自己单手开始解扣子,另外一只手往校服兜儿里掏烟。
  重生那天晚上跟剪刀一块儿打的包,从便利店淘换来的。
  到现在还剩最后一根。
  这种烟牌子臧南渡抽了很多年,他自己后来也抽了很多年。
  他轻张嘴,抖着烟灰换衣服,最后套上衬衫的时候,自己留了一颗扣子,没扣紧,他又侧头看了眼时间。
  还有五分钟。
  时间刚刚好。


上一篇:重生之嫁了个假老公

下一篇:男巫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