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重生在好友的旧情人身上

作者:紫色木屋 时间:2020-06-28 07:33 标签:重生  强强  豪门世家  
【重生强强,豪门世家,1V1】
好友的旧情人找上门,要求韩铭煦帮忙找人,
韩铭煦突然间有了善心,决定帮忙作弄好友一番,
哪知道大马路上遇到了枪杀,
醒来之后,他悲剧了,自己的灵魂竟然在好友的旧情人身上……
重生在好友的旧情人身上的关键字:重生在好友的旧情人身上,紫色木屋,豪门世家,强强

    第一部
   
    第1章

    韩铭煦知道,如果比狠心,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得上南城烈。南城烈,他从小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韩家和南城家是世交,那种中国五千年传统下来的交情,估计比黄河长江还深。
    最狠的是南城烈那小子玩男人的速度,比换内裤还快。
    “韩铭煦……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烈在哪里,我……我有好几天没见着他了。”韩铭煦靠在车门口,挑眉看着眼前哭哭啼啼的校友,或者说,南城烈的前任情人。
    身高公分183的青年,纤瘦的身影十分修长。那是当然,身材不好的人,怎么入得了南城少爷的眼?可是那哭泣的样儿……韩铭煦蹙眉,南城烈从小最没长的就是耐心。
    “不知道。”估计又是在哪个男人的床上做着活塞运动。不晓得那小子为什么喜欢插男人的屁`股,不过借南城烈的话来说,这是兴趣不同。
    “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烈最好的兄弟,你怎么会不知道?”哭泣的青年声音尖锐了,韩铭煦看着,觉得碍眼。
    “你这是质问我?”压沉的冷然嗓音,徒然增添了强烈的气势,从小生活在金字塔上的韩铭煦,天生的尊贵犹如天之骄子。
    他不同于南城烈的放肆和张扬,他温文尔雅。却也因此让人忘记了他骨子里的清华和狂傲,一般人,又怎会是南城烈的朋友?
    猛然增强的气势让青年一颤,他哆嗦着身子正想要辩解,却意外的听见了韩铭煦变柔的嗓音:“我带你去。”
    那声音,温润如水。
    韩铭煦抿嘴浅笑,笑容中有着算计的光芒。他将对方拉进了车里,车速上升,扬长而去。
    刚准备call南城烈的时候,没想到那小子先打了过来:“想你了。”电话那边的男音有些沙哑,这是释放后的调调,是男人都知道。
    “我的荣幸。”唇角勾起,眼中带笑。车内被忽视的那人偷偷的观察着韩铭煦,心一抖,这人此时……风情无限。
    “我连做梦都会想你。”那边带笑的男音,魅惑人心。
    “烈。”笑意收敛,韩铭煦的语气中带着隐隐的警告。
    “想着上你。”
    “南……Shit……”话还没有说完,韩铭煦发出脏话,“啊……”
    “怎么了?”听到了那边高声调的尖叫声,南城烈直觉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一边示意旁边的人,“坐稳了。”油门踩下,车恰似在飞行。韩铭煦通过后视镜,瞄见了在他们后面追逐的车辆,双眸眯起,这是蓄意的。
    “煦……煦……你回答我,你该死的回答我。”电话那边的南城烈夹着紧张和不安的叫声,让韩铭煦的心跟着一震,南城烈……这是他第一次听见那小子如此情绪化的声音。
    “没事,只是遇到了几条狗。”
    “他妈的跟谁借胆了?”南城烈吼叫,心跟着沉了下来。本市是南城家和韩家的地盘,两家的少爷就像是碗里的白米饭,除去长了眼睛的瞎子,否则谁不认识?“你在哪,我马上过来。”南城烈放肆惯了,可是谁不知道南城烈真性情背后的无情和残忍。
    “在……”这会儿不只是狗,连拦路虎也出现了,韩铭煦把手机交给旁边的男人,“你跟他说。”他需要专心的开车。
    “喂……喂……”青年接过手机,吓的苍白的脸色断断续续的……
    方才通过电话,从他们那端传来的声音让南城烈明白,车上还有一个人。
    “你们在哪里?”
    “在……在……”车摇摇晃晃的,速度太快,他根本看不清是什么地方,“啊……”
    砰……子弹飞了过来,打在青年身边的玻璃窗上,车是名贵的,玻璃的材质自然也是,不过韩铭煦有些惋惜,早知道应该换上防弹玻璃了。
    子弹被弹了出去,然玻璃上也留下了裂开的痕迹。本市虽然没到可以夜不关门的太平盛世,可也不至于大马路上有人枪杀,但是韩铭煦确定今天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脑海里还没有想出个所以来,汽油燃烧的味道已经冲进了他的鼻子。
    该死的,子弹被做了手脚。
    “跳车。”
    这条马路是沿着山岭开发的,四周没有住户,对方是选好了时间和地点才动手的。
    “什……什么……”
    连话也懒得回答,车的敞篷打开,子弹如密雨又一次从他们的身边飞过,韩铭煦双手离开了方向盘,抱紧了身边的男人……
    啊……惨叫声回荡在天际。
    哄……焰红的火花,在马路上滑出了美丽的线条,如鲜红的血液,炫目万分。远远的,追随而来的车停下,从车上下来好几个人。
    “看见他们是从那边跳下去的。”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车上传出命令。
    一个小时后。
    “找到了……找到了……”
    半山腰,两具男性的身体被树根挡住了而没有滚到山脚,只是遍体鳞伤的痕迹,惨不忍睹。
    闻声而来的几人很快赶到。
    “怎么样?”几人让开一条路,其中一个身材顷长的男人走了过来,听那声音,是刚才在车里下令的人。只是……那人带着墨镜和口罩,看不清他的脸。
    “一死一伤。”
    哦?那人蹲下身子,仔细的看着死伤两人的身份,随即他伸出一只手,向后摊开手掌。一把锋利小巧的小刀出现在他的手掌上。手指滑过小刀的指尖,血丝,顿时出现在尖口。那人伸出舌,舌尖舔着自己的血,腥味蔓延在整个口腔里。
    “你们说,这一刀下去,死人能活吗?”呵……接着他发出笑声,“我估计是能的,因为尸体也会感觉到疼痛啊,对不对?”
    小刀刺进了韩铭煦的胸口,天空阴了,像是尸体在哀悼。
    那人起身,脸上的墨镜和口罩被摘下,竟然是……跟韩铭煦一模一样的脸。
    “从今以后,我叫韩铭煦。”对着尸体,他轻声道。

    第2章

    嗯……一声低喃从床上发出,床上的人慢慢睁开眼睛,明亮的光明很刺眼,刺鼻的气味更是令人厌恶。但是凭着第一感觉,他知道这是医院。
    扬身想起床,全身无力的再一次倒在床上。砰……吊着的盐水瓶被扯到在地上,瓶子破碎的声音惊动了外面路过的人。
    门被推开,门口是护士惊讶的神色:“你……你……你醒了……”护士大难以置信的望着床上的的人。
    醒了?他蹙眉,看着护士的神色,难道他昏迷了很久?
    镜子最大的作用是用来看清自己的,他很确定,但是现在,他不禁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医院里也流行哈哈镜的幽默风格?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