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父子)星空之光

作者:妖都某腐 时间:2017-12-12 13:04 标签:父子  年下  近水楼台  
母亲意外去世,少年光开始与独居的父亲同住。由排斥到接纳,进而萌生异样情感。就在挣扎将要放弃时,猛然发现自己与“父亲”并无血缘关系,少年开始腹黑攻势,最终将大叔吃干抹净。
被“儿子”推倒后,新严进入少女怀春模式,一步步深深迷恋,心里埋藏多年的创伤也被渐渐治愈。两人最后走进婚姻的殿堂,从此过上性福的生活~~

内容标签: 年下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光,易新严 ┃ 配角:林武全,吴小芳,陈芙 ┃ 其它:年下,治愈,伪父子



第1章 第 1 章
  咔擦——
  少年把门从背后关上之后,就一直站着不动,足足有一个小时。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那时刚好是体育课,他正打着篮球,班主任突然把他叫去,面露不忍地说他母亲出了车祸,正在医院里抢救。等他赶到医院,手术已经结束了,他没能见到妈妈的最后一面。后面的事情,易光记不清楚了,模糊记得,那个他应该叫“爸爸”的人赶了来,被他一把推开了。
  之后是丧礼的筹办,那人一手包办了。很多人来来往往,有些是妈妈的同事,更多的是不认识的人。奇怪,从哪里跑出来这么多不认识的人呢?呜呜咽咽,叽里呱啦,妈妈不会喜欢这样的闹剧的。他记得自己跪在那里,静静地想。
  那些不熟识的人,他们说,得搬去同“爸爸”住,因为他还未成年,高中也没有毕业,母亲又跟家人、亲戚们都断了联系。他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话了,大概是一言不发地任他们处置了吧。有什么所谓呢?
  于是他现在站在了这里。过去十几天的事情发生得那么快,毫无真实感,像电影里被压缩的时空,这一个小时里又全部播放了一遍。只是,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哭。
  哭是懦弱的。哭是没有用的。
  “小光,出来吃饭吧。”思绪被拉回现实,易光不悦地皱了皱眉,深呼吸一口气,才转身开门。
  ——要怎么样,才能尽快离开这里?
  爸爸。这个词有多久没有说过了?好几年了吧。小学同学的那句“你爸爸不要你了”让他打了第一次架,而从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叫过了。如今更加叫不出口。
  易光看了一眼桌上,两碗饭,三碟菜,加上房子里没有其他人的痕迹,“原来他一直单身”的结论就出来了。真该庆幸,庆幸自己寄人篱下的短暂生活可以少一些麻烦。没错,短暂的,只要他满18岁了,就头也不回地离开。
  离他满18周岁,还有半年。
  “小光,你真的不多休息几天再回学校吗?最近你也累了。”新严打破饭桌上的沉默。
  易光头也不抬,夹了一口菜,又扒了一口饭,咀嚼,咽下,然后才淡淡地道:“不用。”
  新严关注了一下他的表情,接着说:“那好吧,待会洗完澡你早点休息。我同班主任张老师联系过了,他说他把你落下的功课资料都准备好了,你明天记得去找张老师拿,要是有不懂的就问老师或者同学,我也可以帮……”
  “我知道了。”
  新严沉默了一会,扒了几口饭,又提起话题,“明天我开车送你……”
  “不用了。”停顿一下,易光又补充,“我已经不是需要别人照顾的小孩了。”
  新严暗暗在心里叹口气,他知道,少年别扭的心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感化的。还没能再挑起一个新话题,他们的第一顿饭就匆匆结束了。
  “我吃饱了。”易光收拾起自己的碗筷放到洗碗槽,然后走回来对易新严说:“以后洗碗跟打扫卫生都我来做。”
  “好……”
  易光坐在沙发看电视,直到新严吃完开始收拾碗筷,他马上关了电视,过来抢着收拾。
  新严看着儿子洗碗的背影,踌躇良久,终于问出了口:“小光,你怨爸爸吗?”
  易光洗碗的手滞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爸爸’?”
  “……”流水声搅动。
  “你怨我跟你妈妈离婚是不是?”新严面带无奈。
  “……那是你们的事,而且那已经过去了,现在再说也没有意义。”
  “小光,我并没有不要你们……”新严的语气不知不觉带上了焦灼。
  “我没有怨你,你不用想太多。我过段时间就好了。”易光背对着新严,目光阴沉,“不管怎么说,你是我爸这件事是不可能改变的不是吗?”看不到他勉强的表情,然而充满父爱的心灵是看得很清楚的。
  快速洗刷干净,终于可以躲回房间里去。
  易新严看着儿子匆匆的背影,感到有些无奈。不过,既然老天给了他们相处的机会,他一定会好好守护他的,不管是他的人,还是他的心。他会驱散弥漫在他心上的阴霾,让他重新绽放笑容,像小时候一样。毕竟,他是他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


第2章 第 2 章
  易光把书包扔在课桌上,拉开凳子,坐下后随意地靠着后桌,全身散发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这时候也只有从小的玩伴林武全不怕死地过去“关心”他。
  “半个月不见,你是练了寒冰掌呀还是中了冰蚕毒啊,浑身冷气的,这周围的空气都快冻结了。”林武全松松垮垮地站在他面前,勉强维持着那一副嬉皮笑脸。
  易光看都不看他一眼。“我心情不好,不要惹我。”
  林武全跟他本来是互掐惯了的,但是眼下这事确实不能拿来开玩笑,难办啊。
  “易大侠心情不好,那小的得来给您当出气筒啊,要打要骂随你,小的绝无怨言。”
  易光被他叨扰不过,正想起来拽他衣领打两拳,谁知那货居然左躲右闪。“不是要打要骂随我吗,你有种别躲。”
  “你肯定是想打我脸,那可不行,我可是靠脸吃饭的。”林武全边躲边油嘴滑舌。
  “就你这样还想靠脸吃饭,早晚饿死。”易光连抓几次都被他闪了过去,也不继续了,说完这句又靠了回去,气息又沉静了下来。不过经过这么一折腾,那股冷气确实消散了许多。
  见他不动了,林武全又笑嘻嘻地贴上来,“饿死之前我一定会赖上你的。”
  易光瞥了他一眼,“得了,该干嘛去干嘛去,让我清静一下,我没事。”
  林武全于是见好就收。至少表面上是缓过来了,不至于一蹶不振。好在他还有个爸爸,虽然关系不好,起码不用流落街头。而且,虽然他只见过那人两次,但是对他印象很好,至少比自家那个强多了。如果他们父子关系能够改善的话……不过,心结又哪是那么容易消除的。
  因为小光坚持不让他送,易新严只好偷偷跟着,等确定他在班里上课时,才去找班主任张老师当面沟通,一方面了解小光过往的表现,一方面双方约定随时注意易光的举动,毕竟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是很容易冲动鲁莽的,尤其是没有家长的约束时。
  张老师说,小光积极好学,在篮球社的表现也很活跃,而且身上有种坚强的特质,是个懂事的好孩子,相信他能慢慢好起来的。易新严却无法这么乐观,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易光的坚强是为了让妈妈不那么辛苦,如今最重要的人不在了,若不能给他重新树立一个生活目标,要让他真正振作起来可就不容易了。
  谈话基本结束的时候,张老师犹犹豫豫地说:“易先生,有件事……恕我冒昧问一下。你跟易光的关系是不是……不太好?”父母离异对小孩是一种难以避免的伤害,常常会造成这种亲子不和的问题,有些孩子甚至因此造成性格缺陷。
  易新严听出张老师话中有话,于是如实相告。“我同小光的妈妈离婚之后,小光一直跟着妈妈生活,近几年确实跟我有些疏远。”
  “原来是这样。”张老师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您这样猜测是有发生过什么吗?”
  张老师一看可能引起误会,马上澄清,“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小光对其他老师都挺尊敬的,唯独对教数学的刘老师态度不太好,又没有什么具体的原因,所以我一直挺疑惑。今天看到您,”张老师稍稍停顿,又看了他一眼,“发现您跟刘老师在相貌跟气质上有一些相像,所以我猜测……不过这只是我胡乱猜的……”
  难怪刚见面那会张老师看他的眼神有点怪异,原来如此。易新严心里有点沉重,原来小光对他讨厌到这种地步,连带跟他有点像的人也讨厌了,这是恨屋及乌了呀。
  他从来不愿伤害小光,他希望能够一辈子守护他们母子俩,他希望自己能有这个资格。
  当初,为什么要答应离婚呢?
  易新严回到公司,办公桌上已经堆了一叠资料,都是要他签批的。中途又有几个项目负责人来找他商讨事情,等处理得差不多,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若是以前,他会选择加班做完手上的工作,但如今他更想回家做一顿饭给小光吃。不可否认,对于没有其他亲人的他来说,小光如今是他最重要的人了。他想要把这么多年来无法给予他的父爱都补偿回来。
  小光没有住校,晚上是要回来的。公司下班的时间跟学校放学的时间差不多,为了不让小光等太久,新严在车上就想好了菜谱,到了超市直奔目标,回到家就开始淘米、洗菜、切肉、煮汤,做完三菜一汤只用了四十分钟,刷新纪录了。这样小光一回来就刚好可以吃饭了。
  两分钟过去了。易新严怕菜凉了,都拿了盖子盖了。
  十分钟过去了。易新严把厨房收拾干净,这样待会就只需要洗碗筷跟盘子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
  易新严开始坐立不安了。小光好像没有手机,无法联系。他知道他有个好朋友,但是不知道对方的联系方式。他是不是该跟张老师联系一下,或者直接去学校找找?
  易新严到楼下瞎转了一圈,然后回到客厅,空着肚子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又过了三十分钟。
  手提电脑没带回来了,里面有些文件还没处理完。新严想。
  再过二十三分钟的时候,易光终于开门进来了。
  “小光,你终于回来了。”新严一脸欣喜,“菜都凉了,我重新热一下。”
  易光愣了几秒,“我……在外面吃过了。”
  “……这样啊。……那我明天带饭到公司吧。”新严略显落寞地去热饭菜。
  易光什么也没说,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反锁。把书包扔到床上,呆呆站了一会,而后喃喃自语道:“这个时候才想要扮演父慈子孝吗?”
  新严一个人吃着饭菜,虽然还算可口,到底没什么心情,只吃了一碗。就在他收拾碗筷的时候,易光从房间里出来了,抢过那些碗碟。
  “我说过,以后洗碗跟打扫卫生我来做。”
  洗完碗,抹过桌子,还扔了垃圾,迅速做完这些之后,易光又躲到房间里去了。
  新严明白少年的别扭,但这样下去可不行,作为家长,这个时候就应该积极引导他。新严于是去敲易光的房门。
  “有事吗?”门半开着,易光站在门后问道。
  显然小光没有要让他进去的意思,新严有点尴尬。“小光,你今天放学后是在学校打球吗?”
  “没有。”易光垂下眸子不看他,淡淡地道。
  新严见他没有下文,只好追问,“那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易光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目光,眼里有冰冷的怒火,“一个高中生八点前回到家很晚吗?我不是需要事事向你禀告的小学生了。”顿了一下,又接着道,“更何况小学的时候我也没有向你禀告过。”怒火消了一点,而冰冷更甚了。
  “我不是要干涉你,我只是关心你。”
  那你过去十几年为什么不来关心我?你为什么宁可一个人住也不跟我和妈妈住在一起?如果不是你,妈妈也不会一个人那么辛苦,我也不会被人欺负……
  新严觉得,此时的小光就像一头团起来的刺猬,让人无从下手。
  “对了,我刚刚发现你还没有手机,周末我们去买吧。”
  “不用了,我没有需要。”
  “有手机就可以跟我联系啊,比如跟朋友去玩要晚点回来,或者晚饭想吃什么就可以发短信给我。以后我会尽量回来煮晚饭的,你也尽量在家吃吧,外面的东西吃多了不好。”
  真烦!
  “我不挑食的,你随便煮吧,我以后会按时回来吃饭的。还有事吗?没事我要去看书了。”


第3章 第 3 章
  昨晚的谈话就那么戛然而止,新严一早起来心情就有些惨淡,匆匆吃过早餐后就去上班了。易光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林武全又贴过来了,“听说你退出篮球社了,为什么呀?”
  易光拍开他搭上来的手,“不为什么,不想打了。”
  林武全盯着他看了一会,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转了个方向,“跟叔叔相处怎么样,他老婆孩子有没有为难你?”
  易光身形一滞,林武全这家伙,这两天对他表现得太迁就太关心了,让他很不习惯。
  “他没有再婚,一个人住。”
  林武全眨了眨眼,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不会吧,一个人住了十几年?他难道不会觉得寂寞吗?”
  一丝心痛毫无预兆地牵扯起来,该死的林武全,说的什么鬼话。
  “你怎么那么八卦,不如去当狗仔队算了。”
  见易光莫名其妙动起气来,林武全在心里嘀咕几句“臭小子”,而后就翻页了。


第一节 课是数学课,虽然一向不怎么听那人讲课,这次却是实实在在走神走了一整节课。那长相,那身形,那背影,都挺像的。都怪林武全那家伙,易光在心里暗骂。
  就这么过了几天,每天的生活重复着,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各自怀着心事。易光果然每天放学准时回来吃饭,不过吃完也总是闷在房间里,新严多次引他说话,都只是冷冷地回几句。
  “小光,明天是周六了,我们去买东西吧,得给你买一部手机和一台电脑,现在高中生基本都有电脑了,从网络上可以了解很多信息,学习到不少东西。”
  易光沉思了好一阵子,最终答应了。新严见易光居然答应了,不禁喜出望外,但同时又有点疑虑,这孩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隔天,两人到了商城,先挑了手机,又挑了电脑。新严看来看去,又问了款式,又问了配件,问完硬件问软件,好不仔细。易光沉默地跟着,只听不说,一问到他便说“随便”。最后新严买了一部1800的华为和一台4500的宏碁。付款的时候,易光紧紧盯着,他会记得那人在他身上花了多少钱,然后有一天双倍还给他。
  商城里还有很多卖衣服的,新严好说歹说,拉着易光买了一套。
  出商城之后,易光再不肯去其他地方,两人于是直接回家。小车经过一处广场时,正好有一群年轻人在打篮球,易光淡淡看了一眼,脸上波澜不兴。
  晚上,易光躺在床上,盯着手机里唯一的号码看了很久,那是易新严亲手输入的。
  删掉。
  电脑已经组装好,发光的荧幕投射到少年的眼眸中,是一片苍白。荧屏上有两个尚未关闭的搜索页面,搜索框里填的是“兼职”“租房”。
  虽然早就到了下班时间,易新严还在办公室里逗留。下属刘晋君看领导今天没有踩点下班,就开起玩笑来,“老大,最近你不是加入准时回家部了吗,怎么今天还在这啊?”
  人事部的张析谦刚好经过,接话道:“莫不是你‘媳妇儿’给你放假了?”这人是办公室的一颗开心果,说话最是没个正经。
  今天小光要跟朋友出去玩,不回家吃饭,新严一个人也提不起劲来做饭,干脆在公司多呆一会,其实并没什么要紧事要处理了。
  “哪来的‘媳妇儿’?是你自己想女朋友想疯了吧。”
  “哎呀,正好你未嫁我未娶,不如你从了我。”张析谦说着就拿手来撩拨。
  刘晋君在一旁抖落一地鸡皮疙瘩,“恶心死我了。”
  新严一手拍开他,“你有这闲工夫调戏我,还不赶紧帮芳姐招个助理,再磨蹭她可要闹翻你们人事部了。”
  “上回刚给她招了一个,结果试用期都还没结束呢就把人给吓跑了,”张析谦无奈地摊开双手耸耸肩,“不是我说,芳姐对新人也太苛刻了,果然‘剩斗士’是不好惹的,动不动就发脾气。”
  “你就闭嘴吧,上回招的那个忸忸怩怩的,怎么做事?”新严给了个公允。
  “严哥你怎么向着她,你不要我了吗?”张析谦继续夸张地演着,“难道芳姐暗送秋波成功了?”
  刘晋君觉得该见好就收了,看张析谦挤眉弄眼的模样,在他手臂上捶了一拳。“老大的教训都是金口玉言,你还不照办了。”
  “知道啦知道啦,招聘信息都编辑好了,明天就放上网站。要我说,给什么待遇条件都不重要,只要把严哥的照片往那一摆,写上部门同事一枚,高薪,未婚,保准简历哗啦啦地投过来。”张析谦手舞足蹈,说得是有声有色,不去当演员简直可惜了。
  新严听他越说越离谱,随手拿起一叠文件就敲在他身上。“你这是招聘啊还是招亲啊?”
  “严哥饶命~~”
  刘晋君听得头上冒黑线,张析谦这小子虽然是颗开心果,但有时候也太缺心眼了,还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班后的办公室真是个是非之地。


作者其他作品

(父子)星空之光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