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春日横流

作者:时有幸 时间:2019-01-27 10:50 标签: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花季雨季  
斯文败类腹黑沉稳攻x唇红齿白外冷内热受
双男神

转校来的新男神是岑冉失联四年的竹马,而洛时序抱着小心思再次接近岑冉,不敢喜欢得太明显,也不甘愿离远,哪知他撩着撩着,岑冉弯了。

一模成绩出分后,洛时序这次比岑冉高五分,大家连忙祝贺洛时序喜提第一。岑冉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内心咆哮:他昨晚还在背《滕王阁序》死活背不出来你们知道吗?
得知卷子是洛时序帮忙批的,他气呼呼道:“你是不是在卷子上做什么小动作了?”
“对啊。”洛时序笑着承认。
等发下答题卷一看,岑冉多错的那道五分压轴题里,洛时序写道:宝宝不哭,当理科状元的男朋友也很酷的。

治愈轻松系校园文,大概八分甜。
①半架空背景,勿较真
②金手指很粗,人物很苏(攻最开始偏科严重)
③虽然是彼此无可替代的竹马,但在重逢前后才相继动心变成初恋
③剩下的两分酸大概是成长的烦恼,不过本文一切都是为了谈恋爱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冉,洛时序 ┃ 配角:理重班戏多的学生们,头秃的老师们 ┃ 其它:

第1章

  “冉冉啊,你看人家小帅哥看了两节课了,眼珠子还转得回来吗?”同桌拿笔戳了戳岑冉。
  岑冉几乎不可闻地应了声,像是在生闷气。挪回视线时眼睛有点酸痛,他一言不发地趴在桌上写物理试卷。
  要说洛时序是校草,岑冉是心服口服的,他的确有着迷人之处。
  举手投足没有同龄人的大大咧咧,言语谈吐尽显风度,气质也不浮躁,但少年气还在,没有过于成熟稳重,和整个集体格格不入。身材修长挺拔,再加上天生的好皮囊,足够让女生们为他着迷。
  四年没见,从孩童转变为少年,洛时序的外貌自然变了,但眉眼神态还是有几分相似,眼梢微微上挑的狐狸眼总是含着笑意。
  他从小便有当混世大魔王的潜力,一条巷子里的所有男孩子都爱跟在他后面跑,然后他把人都支开了,过来揪着自己当初被留的小辫子不撒手,喊他家里人取的绰号。
  在很小的时候,洛时序已经展露出温柔细心的一面,岑冉知道他是一看自己孤独二是觉得有趣,所以明明可以和人在外面尽情撒野,却过来陪着他。
  现在洛时序性格逐渐内敛,整个人气质沉了很多,居然没照着儿时的坏脾气变成个带点痞气的阳光大男孩。
  真是走哪儿都招人,小时候招男孩子,长大了就招姑娘们。岑冉心道。
  学校里查手机查得严,班里偷偷摸摸玩手机的多,敢带来教室的少。不巧岑冉是后者,仗着学习成绩优异,年级部的老师没有怀疑到他头上。
  平时岑冉带手机是方便查资料,但现在又有了另一个作用。
  下课后广播站开始放当下流行的音乐,前桌的女生转过身来,双手合十道:“冉冉,借我一下手机吧,就拍两张,求你了!”
  “问顾寻借。”岑冉说出他同桌的名字。
  “什么?我都和你说了啊,十块钱一张,发原图翻倍。”顾寻抬起头来,和前桌的女孩子讲价道。
  女生趴在岑冉桌上,不让岑冉继续写作业,道:“冉冉,冉哥,冉爸爸,你能为了我,不是,全班、全校!全校的女生想一想,没有照片,我们想和别的学校的人吹牛逼都没法吹。”
  “好不容易来了个转校生,还是帅哥!我当然要让别的学校的嫉妒一下。”女生苦苦哀求道,“我们学校管得严、设备烂,只有校草好吹一吹了啊。”
  岑冉不给她手机,她便赖着不走了。他不耐烦地把手机拿出来,女生抱拳道:“多谢冉冉!”
  女生问岑冉借了手机塞在袖子里,背朝着窗口朝教室里拍了几张图,低头看了下相册,道:“手抖糊了,你帮我拍吧?等会点原图发我哦。”
  岑冉嗯了声表示答应了,他接过手机对着手机摁了一下拍摄键,本来洛时序用胳膊枕着头,摊开了一本辅导书盖着阳光,他突然动了一动,抬手把辅导书拿开了点,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岑冉,嘴角还扬起了弧度恰当的笑。
  这抹笑容被定格在照片里,友好得恰当,帅气得恰当,够引人神魂颠倒的那种恰当。
  岑冉没什么表示,把手机放好后背靠在椅子上跟着广播里音乐的尾声,很轻地哼了段歌。
  “你在远方的山上,春风十里。今天的风吹向你,下了雨。”
  ·
  高三的晚自习一律上到十点钟,大家拖着疲惫的身体去食堂吃夜宵垫一垫饥,这么一天算是过去了。
  这样高强度的学习下,伴随而来的压力让人下课了宁可坐在教室里,大家写题或者是补觉,由此都难免发胖。
  有女生看了岑冉的手腕,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你还是那么瘦啊……诶,你的红绳子怎么不带了?”
  “不搞封建迷信。”岑冉道。
  他住校报名得晚,变成了他独自占了个四人寝室。有的男生节省时间会来他这里洗澡,在浴室里洗着澡还不忘跟岑冉聊天。
  “我不去,你们是认真要和七班打吗?”岑冉打开自己带的充电式小台灯,把书包里的试卷拿出来,“就算七班那个林森不上,我也不去。”
  运动会最精彩的是年级篮球赛,以前岑冉每年都负责在台下拍照片,之后给广播站递稿纸,还有打着哈欠在位置上吃小零食,去年上高二被拉着上场打了一场篮球,养伤养了半个月。
  “你和洛时序熟吗?叫上他呗。”
  “一句话都没说过。”岑冉道。
  “序哥人真的还好,之前教我做题,一道题讲了三种解法,也没嫌我理解慢。”
  “嗯。”岑冉在一道压轴题上先写了个“解”字,心道这来了一星期都叫上哥了,交际能力可见一斑。
  刚才那段对话里,岑冉撒了个谎。
  在开学报道的上午,岑冉便在洛时序见了面,有两句对话。这场久别重逢的确切地点,是在学校旁的早餐店里。
  说来很玄,他至今都无法消化,在洛时序拍他肩头之前,他居然就感应到会是谁了。
  就像是交错又分离的两条线再慢慢靠近,旧事没有气息,故人也在时间的流走中变化,但在再次缠绕前,他心里有了预兆。
  嘈杂声变弱是预兆,餐点的香味和热气都减淡是预兆,心跳缓了些再急促地跳动也是预兆,如果时间定格在这一秒,岑冉微缩着瞳孔,上一秒还很茫然,下一秒变成冷淡,独属于他赤/裸真实的一秒,是有些小脾气的。
  岑冉顿了顿,随即回头,洛时序就站在他边上,身体微侧着朝向他,纤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叠着在桌上敲了敲,漫不经心地搭讪道:“同学,来补作业?一起吗?”
  然后岑冉猝然退了一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道:“我做的题,你会吗?”
  ·
  快要到熄灯的时间,他去楼下的开水间打一壶热水,屋子里排起了长队,趁着这几分钟,岑冉的指尖在屏幕上犹豫了下,随即把两张模糊不清的图片点击原图发给前桌的姑娘。
  女生问他拍的照片去哪儿了,他道:糊得更厉害。
  “岑冉。”
  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岑冉如同被定住,哪知道自己能这么倒霉,发着洛时序照片,还被洛时序发现了。
  他玩手机没有遮掩,此刻也不知道该塞好还是怎么样,这时候女生回复了他消息:冉冉你这是故意私藏吧!!阻挡我深入了解大帅哥!
  岑冉垂着眼睫心想:洛时序和我从小玩到大,以前每天都在我面前晃呢,光靠照片有什么好深入了解的。最了解他的人就坐在你后面,而你浑然不知。
  “有事?”岑冉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冷淡道。
  洛时序笑了笑,道:“他们都叫你冉冉吗?”
  果然看到对话消息了,岑冉内心百般纠结,看着洛时序没有要戳破他的意思,光是在那儿温和地笑,这种情境下显得有点坏。他嗯了声没接话茬,紧张得掐了下掌。
  本以为洛时序碰一鼻子灰便不再自讨没趣,没想到洛时序还继续说:“我能叫你冉冉吗?”
  岑冉是七月份生日,比班里同学年纪小一点,大家混熟了都开始取绰号,高中生平时闲着没事就爱互相闹,最初是觉得这样喊可爱,想要逗逗他,后来叫顺口了改不过来,几个朋友都开始这么叫。
  但被洛时序这么喊,岑冉睫毛颤了颤,顿感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从洛时序的角度看过去,岑冉的耳尖泛着点红,他皮肤白,这样挺明显的,还欲盖弥彰似的避开洛时序的眼神。
  “随便你。”他道。
  洛时序道:“那和以前一样喊……”
  最后洛时序话都没说完,被岑冉瞪了一眼,后面的两个字咽了回去。前面打水的人灌好了,岑冉往前走了几步,一副不认识洛时序的样子
  洛时序佯装唉声叹气,四年没见,岑冉还是老样子,看着对人疏离,其实脾气很软,像是猫咪炸着毛或者竖起尾巴,靠近了便紧张地直盯着你,被安抚几下会乖巧起来眯上眼。
  眼下没办法让他轻易地消气,当初是他惹完人后不告而别,这隔夜仇隔了四年,怎么说都有些讲不清楚。
  这个记仇的小家伙。
  ·
  周五的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正好下了雨,大家聚在教室里下棋或是写作业。顾寻找岑冉玩了五盘象棋全被摁在地上摩擦后放弃了自找苦吃,正好有一桌飞行棋缺了一个人,他搬着凳子去凑数,棋还没飞出自己营地就被数学老师拎走。
  “下课了把昨天随堂测验卷发一下。”数学老师把厚厚一塌卷子塞给岑冉,“下课在看,不占用你们体育课时间。”
  这下整个班级安静了三秒钟,除了成绩好的几个都无心娱乐,视线快把岑冉的桌上的卷子盯穿了,传话给他要他看看分数。
  岑冉翻了第一张卷子,面无表情道:“杨悦,四十九分。”
  然后在大家逐渐黯淡的眼神里,再看了第二张,他欲言又止,决定对顾寻的二十六分保密,接着直接看到最后一张,挑了下眉头。看他刚才的表情就知道这次成绩可称为惨烈,前桌转过来对他说:“不要看了!多活半节课不好吗!”
  “过来替一下顾寻吧!”另一个同学喊。
  岑冉坐到顾寻的位子上,开局就是连着摇了三个六,手气好得在这局里大杀四方,把绿棋吃回老家了四次。杨悦捶桌道:“风水轮流转,冉冉你别得意太早了。”
  他得罪的两个人组成了联盟,誓要报仇,然而每次走出去都恰好被岑冉的棋送回去,被吃得在台面上一干二净。
  岑冉暗自捏了把汗,他只剩下一颗棋了,这时候洛时序的和自己跟得很近,只差了两格。他咽了口水,看摇晃翻滚的骰子变成了两个点。
  “吃他吃他。”杨悦道。
  几个在边上旁观的也在起哄,路过的问岑冉是什么颜色的棋子,岑冉说是黑色,别人说是红色,杨悦说:“岑冉,你又要红黑不分啦?”
  话题没在这里延伸,洛时序顿了顿,转移大家的注意力,问岑冉道:“你说我要不要吃?”
  这种游戏其实并不能激起岑冉的胜负欲,可是对面是洛时序,他不想落在下风。
  他眨了下眼睛,看向洛时序,洛时序也笑盈盈地看向他,像在让他做决定,然后他咬咬牙,挪开了视线,逞强道:“吃啊,我们又不是盟友,为什么不吃?”

作者其他作品

爱慕游戏

春日横流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