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三年隐婚五年同居(甜饼,明星攻)

作者:射箭出神入化 时间:2018-03-07 09:15 标签:老师  隐婚  同居  
三年隐婚五年同居
作者:射箭出神入化
  文案:
外冷内热甜饼明星攻X外热内冷爱害羞人民教师受

  A市的冬天冷且干燥,何笑笑第一次来A市,刚开始期待兴奋的小心情也在冰天雪地里冻成渣渣,早不知道掉哪里去了。
  这次来A市主要是为了参加一场学习会,作为学校的优秀教师之一,何笑笑毫不意外的被推举了。
  尽管冷到哈气都结冰,对A市的幻想彻底破灭,何笑笑还是很开心的。
  毕竟这次与她同行的是校内人气语文老师邵初。
  邵老师这两天嗓子总觉得干,偶尔还要咳两下。何笑笑学他戴上口罩和帽子,又用围巾把眼睛以下部位全围了起来。
  本来她是不屑于这么做的,可一但被邵老师那双含笑的眼睛盯着,她便几乎走不动路,只能频频点头,表示认可,好的,现在就戴!
  学习会结束后,何笑笑终于体会到点“旅游”的快乐,邀请邵初一起去附近吃碗据说很正宗的A市特产。
  入住的宾馆离市中心不远,附近吃的多,而且当地美食扎堆,当地人也几乎都来这边吃。他俩没几步便找到了其他老师推荐的店面,等了半小时才有位置。他俩入座后何笑笑按本地人指点,迅速给点好了两份焖饭,还有几道杂七杂八的小点心。
  她见邵初时不时拿出手机看两眼,有点八卦,还有点担心:“邵老师,女朋友呀?”
  邵初平时在学校里就是偏内向的,这么多年勤勤恳恳,加上人又帅,却一直都没有女朋友。在何笑笑的眼中,既仰慕他,又觉得他挺不可思议的。
  大家都认为,以邵老师的性格,不可能没有喜欢的人,要么是瞒着,要么求而不得……何笑笑颇为认可后者,甚至暗暗自恋,邵老师不会喜欢我吧!
  邵初摇摇头,“朋友。”
  但他藏在围巾下,盯着手机屏幕的眼睛里却在不断漏出满满的笑意……何笑笑吐口气,又直觉认为没那么简单,肯定是女朋友——唉,邵老师啊!
  她趁邵初收起手机前偷偷扫了眼屏幕,和他发信息的人名字只有两个表情符号,一个王冠,和一只猪。
  邵初摘下眼镜擦了擦雾气,问:“点了什么?”
  何笑笑刚要开口,进来两位咋咋呼呼的小姑娘,一位催着另一位:“哎呀这时候还吃什么呀,早知道就不喊你一起了。”
  “我饿嘛!很快的,打包去门口吃还不行吗?”
  何笑笑瞥了她俩一眼,年轻小姑娘真热闹呀!她扭头顺着从厨房出来的老板娘看向出餐口,琢磨什么时候能上菜。
  这时急得很的小姑娘抓着手机喊:“群里说看到吴梦萧了,别买了,走吧走吧,故故肯定也到了!”
  “嗯?”何笑笑右手在手机上快速敲了三下,两手用力一拍:“啊!”
  “邵老师邵老师!”
  “怎么了?”
  “我就说前两天隔壁女老师在聊什么呢,《超级探险家》你看过吗?”何笑笑也像刚才两位女同学一样激动起来,哎,邵老师哪像会看这类综艺的人,她只当自己说了句废话,“反正是个节目!今天在A市录影呢!刚她们说的故故,是前阵子很火的那部爱情片男二号,叫故……什么来着……”
  这部片子本来看点不强,纯玛丽苏剧情,加上女主虽然是当红小花,可惜演技极烂,不太有路人缘。而男二号,因为将剧中为女主赴汤蹈火的霸道总裁演得深情款款,每当镜头在女主和他之间切换,简直是两个世界的转变。于是一剧爆红,是现在炙手可热的当红小生。
  不得不说,真的帅,看得何笑笑这颗奔三的少女心都跳动了起来。
  现在她都能想起来那句霸道总裁的经典台词。
  她太着急,一时半会想不起这位故故的全名,边嘀咕边拿手机搜:“叫……董……董什么故……”
  “董煜故。”
  “对的对的,邵老师你居然也认识呀。”何笑笑真没想到,她还以为邵老师只看经典名著呢,想来也是,邵老师还年轻呢,日常生活肯定和一般年轻人差不了多少。
  邵初挠挠鼻子,低着头漫不经心的回:“嗯,经常上电视。”
  “也不知道在哪录,不然我也挺想去看看的……”
  何笑笑还从没亲眼见过明星呢。
  老板娘端着两碗焖饭过来,正巧听见他俩对话,说:“好像就在这附近吧,也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我们家呀!”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阵吵嚷声,店内的人也纷纷看向店门口,何笑笑跟着找过去,正好看到一位敞着黑色长羽绒服的帅哥推门进来。
  何笑笑失声尖叫:“啊!!!——董、董煜故!!”
  跟着进来的摄像机立马拍向何笑笑,何笑笑作为人民教师赶紧低头,她虽然想多看两眼董煜故,可还不想被镜头拍到丑样啊!回头学生都得笑死她!
  董煜故拉下口罩,问向只顾傻乐的老板娘:“还有座位吗?”
  他一开口,何笑笑骨头都酥了,电视剧里的霸总现在和她一个店呢!
  他俩隔壁桌正好吃完,冲着明星效应,邀董煜故去他那坐。
  董煜故沿着领子理了理羽绒服,露出里面浅灰色的薄毛衣,和一条露出脚踝的牛仔裤。
  何笑笑小声问邵初:“高冷的人是不是也抗冷呀?”
  邵初跟着她笑,他小幅度的转过头偷看董煜故,后者正在和老板娘点单,鼻子都冻红了。
  “咳。”邵老师突然咳起来,何笑笑赶紧递水过去。
  “邵老师,怎么啦?”
  邵初接过水大口喝了下去,他抬手擦擦眼泪说:“呛了颗辣椒……”
  隔壁桌的董煜故突然转过头,冷冰冰的看了一眼邵初,又继续点单。
  他前后要了好几种菜,吃到一半时,又有一组人进来了。
  “吴梦萧诶!”何笑笑赶紧给邵初科普,“他俩正在拍的戏里是情侣呢,真的好般配哦。”
  董煜故又看了过来,何笑笑猜他是听见了,赶紧低头装鸵鸟,不敢再多说了。
  邵初歪着头冲董煜故浅浅的笑了一下,董煜故皱起眉,咬住唇角不再理他们。
  何笑笑不小心看到这一幕,忍不住也笑出声来,没想到邵老师还会调戏人!
  领着一大波粉丝的吴梦萧坐到董煜故对面,搓着手问:“你点了什么呀?”
  董煜故照菜单给她说了遍。
  吴梦萧见他点了这么多,惊讶道:“那你不是几乎都找到了!煜故~咱俩合作呗?”
  她双手抱拳举在面前,嘟着嘴撒娇:“好嘛好嘛?咱们情报共享,拿到道具一起用嘛。”
  董煜故一秒没犹豫,“行。”
  何笑笑感慨,美人计真好用呀……她将这一眼神丢给邵初,换来邵老师不解人意的催促:“吃完了走吧。”
  “啊?”何笑笑不想走,这么个帅哥大明星坐在边上,她的屁股几乎黏在椅子上了。
  “学生看见了不好。”
  也是……她确实不想被学生议论……
  何笑笑匆匆抓起手机拍了几张,便拎起包恋恋不舍的跟上邵初走了。
  临走前她又多偷看一眼,意外发现董煜故居然也看了过来,只是目光对的是邵初的背影。
  好像哪里怪怪的。
  吃了吗?
  想你。
  到哪了?
  哎……我好冷。
  老虎不准我穿棉毛裤。
  也不准贴暖宝宝。
  好冷,还不给我吃饭。
  学习会一结束,邵初的手机里毫不意外的被短信塞满了。
  他今天出门忘带围巾和手套,两只手伸出来回短信冻的都没知觉了。
  刚刚结束,现在和同事去吃饭,你怎么样了?他回。
  “邵老师,我刚问过了!前头那家小灶头可有名了,咱们去吃吃看吧!”
  邵初吃什么都行,而且学习会时他早注意到何笑笑对吃的兴趣了,人家难得来趟A市,他肯定随小姑娘的意思。
  往小灶头走的路上,邵初收到了回信。
  一会录节目要吃很多,就是冷。你早点吃饭,戴好围巾,太冷了……
  一条短信强调两次冷,看来他真的冷死了。邵初有点心疼,这人平时在家不但把空调开得足足的,还要穿一身超厚的睡衣才行。
  店里人太多了,邵初和何笑笑只能挤在门口一排小板凳上等座位。何笑笑是个小话痨,等了一会也安静了,老老实实的玩起手机来。
  自从邵初回了一个摸摸的表情后那人便不回他了,估计是开始工作了。
  他又看了几眼,确认是真的不回了。没想到何笑笑敏锐的猜到他是在和对象发短信,只可惜,确实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
  邵初是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性向的,主要也是工作性质特殊,如果出柜了,他简直不敢想校方会是什么态度。
  何笑笑对他的态度他也能感觉出来,可除了保持适当的距离,他还能怎么样呢?
  后来何笑笑开始给他介绍董煜故,却又怎么也想不起这人的名字,邵初忍了又忍,不能再忍才告诉她:“董煜故。”
  他不仅知道董煜故这个名字,也看完了那部霸道总裁电视剧,连花絮和相关综艺都看了。为了不被发现,他都是蒙在被子里偷偷拿手机看的。
  实不相瞒,就连B站上那些同人视频他都刷了,有一个还是男主和男二的,他觉得比和女主的视频还有意思。
  “啊!!!——董、董煜故!!”
  邵初被何笑笑吓得差点把刚上的焖饭甩出去,他反而将头埋得死低,不想上电视,更不想被看到。
  因为……如果被发现他没戴围巾手套,晚上会被骂死。
  董煜故,正是他交往了八年,同居了五年的男朋友。
  邵初感觉头发有些长了,扎的脖子痒痒的,也可能是事情暴露被缓缓走进门的人盯的。
  董煜故甩开羽绒服坐在了他俩隔壁,邵初匆匆看了一眼,扬起嘴角埋头笑了——明明都快冻死了还要装风度。
  他赶紧塞了口饭想把笑堵回去,没想到顺势吞下一颗辣椒,整个人耸着肩大力咳起来。
  不用回头他都能猜到董煜故已经看到他了,这么小的一家店看不到只能说他瞎了。
  邵初只想立马离开这家店,可饭才上,何笑笑也一副舍不得走的样子,他说不出口。等到吴梦萧进门,就连邵初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他在其他节目也有看到过吴梦萧,本人确实比电视里还漂亮很多。
  而且这么冷的天,她居然还可以坦着胸脯出外景,和董煜故也算不相上下。何笑笑正好也感慨他俩般配,邵初带着几分调侃瞟向董煜故。
  傻。
  如果他这么歪着头冲董煜故笑,肯定在骂他傻——多年来的相处经验。
  董煜故不敢怒不敢言,只能不动声色的与邵初多进行一次眼神交流。
  逗完董煜故,邵初怕多待下去被人注意,随便找了个理由拉何笑笑走了。为表歉意,他还请何笑笑去另外几家店买了一堆根本吃不完的小吃,顺便采购了一批回去发给同事的特产。
  回到酒店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何笑笑说太累了,风吹得头也痛,早早的要回房间洗澡休息。
  邵初累得一时半会也不想动,坚持到洗完澡,刚躺到床上没几秒便睡着了。
  他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手机只剩10%的电了,邵初一边接电话,一边紧急翻充电线出来。
  “初?”
  董煜故这声初发的很有心机,既有初的音,也能听出猪的音。
  邵初急着找线没穿鞋,想起他一回来就去洗澡了,包和线都在浴室里。他光着脚又去浴室,因为里头还有水,邵初险些在浴室摔倒。
  “你干嘛呢?”董煜故听见他的喊声,以为出了什么事,有点着急。
  “没事……差点摔跤。”
  “要不你来我这住吧,明天不就走了吗?”
  学校的经费和董煜故的住宿条件根本没法比,只能住住两百多的快捷酒店。刚到A市董煜故就提出让邵初和他一起住,但邵初比他胆小,很怕被人发现,一直不肯去。
  今天董煜故又提起这事,邵初毫不犹豫的又拒绝了。
  果然,董煜故不高兴了,电话那头沉默了三秒,嘀咕着抱怨:“我们都一个月没见面了……”
  “中午不算吗?”
  “那能算吗?那能算吗?!”
  董煜故不仅重复,还在拍桌子,拍得啪啪响的。
  邵初踮着脚跳回床上,充上电他才放松下来,问:“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和你睡觉!”
  “什么?”邵初假装没听懂。
  “睡觉!”
  “那你睡吧。”
  “邵初!!”
  “好啦。”邵初感觉自己像在哄学校里闹脾气的小孩,“录完这期你不是有一周的假期吗?”
  “既然现在就能见面,为什么不能见!”
  邵初也想见他,可他不敢去挑战被发现的可能性,当他怂好了。
  就连普通人出柜都很麻烦,何况他俩一个人民教师,一个公众人物,根本不是“好呀好呀我们出柜吧!”那么简单……
  刚开始他也想过不如痛痛快快的说了算了,躲躲藏藏的太累,可冷静下来想想,真出柜了他好像确实应付不来。
  邵初意识到董煜故已经在闹小孩脾气了,赶紧耐下心哄他:“等回去,怎么都行,好吗?”
  “你只会说好听的!”董煜故有点要翻账单的意思,“衣柜里我买的那些一个都不让用!”
  “……咱们聊点别的吧。”
  “聊什么?”
  “就……呃、呃——你,你明天穿条棉毛裤啊。”
  早六点邵初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出门赶飞机了,他本想给董煜故发条消息,又担心对面还在睡觉,便先收拾起最后的行李,计划到机场后再联系他。
  何笑笑爱漂亮,总要打扮打扮再出来,邵初和她约着在大厅见面,他去办理退房。
  等何笑笑出来时时间已经有些赶了,他俩匆匆出门打车往机场赶,这时邵初突然想起来,他昨晚和董煜故打着电话顺手写了会学习会记录,钢笔好像没收进包里。
  邵初心里一提,赶紧翻包找,确实没有那支钢笔。
  他平时爱好不多,就喜欢买买钢笔,主要也是董煜故非要买给他,不然以邵初的工资倒也买不起这些……因为邵初每年只买一支,丢的这支钢笔是前年生日时董煜故送的,他很宝贝,连墨水都舍不得用差的。
  何笑笑见他表情不对劲,问:“邵老师,怎么啦?东西少了?”
  “嗯。”邵初拉上拉链,“丢了支钢笔。”
  “哎呀,这怎么办?要不要回去拿?”何笑笑见过他的钢笔,都特别好看,曾经无数次感慨过这些钢笔和邵老师真般配呀!
  如果回头去拿,他们飞机肯定是赶不上的。
  邵初摇摇头,开始搜索酒店的联系方式,“没事,可以联系酒店寄给我。”
  何笑笑提醒他:“不知道酒店怎么寄,万一路上快递暴力摔坏了就不好了。”
  邵初想想是有道理,毕竟一支裸笔,真摔着了可能就不能用了,特别嘱咐下应该没问题吧……
  去机场了吗?
  七点半,邵初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想,他今天好晚啊。
  在去,我钢笔丢了。邵初回。
  能给你打电话吗?
  邵初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何笑笑,小姑娘在翻自己的包,虽然根本不可能,但万一支钢笔在她包里呢?邵初直接给董煜故拨了过去,估计何笑笑也听不见。
  “丢了哪支?”
  “前年那支。”
  说了名字董煜故也不会知道,他只会按照邵初的收藏翻着买。
  果不其然,董煜故思考后回:“那是哪支啊?”
  “……60个。”邵初顾及司机和何笑笑,极隐晦的说出他俩的小暗号。
  即使是生日礼物,董煜故都会抓住机会讨好处,前年他变魔法杖似的从袖子里抽出那支大理石花纹的钢笔,左手抓着笔,把邵初压在墙上讨了六十个亲亲。
  “哦——!”董煜故立马知道了,他的海马体比较特殊,“店家我还留着呢。”
  “能拜托小李帮我去取一下吗?”到时候董煜故顺便带给他就好了,还比较安全。
  董煜故故意夸张的质疑他:“我的助理你都敢命令?”
  电话那边有人在提醒董煜故该出发了,董煜故抓紧时间提要求:“100个。”
  邵初不稀得理他,“你忙去吧,我找酒店寄。”
  “别,别别别!”董煜故捂住电话对旁边人喊道,“小李,过来!”
  去机场的路有些堵,何笑笑一边担心会不会赶不上飞机,一边担心邵初丢得那支钢笔。自从邵初开始打电话,她就开始小心观察邵初的表情,发现邵老师竟然……也是会甩脸色的!
  她一直以为邵老师不管什么事都好言好语,把每个人都当自己亲生小孩对待,不论年龄差,至今没见到他对哪个学生发过火。
  就连她有时都觉得被邵老师当孩子看……
  明明邵初根本不比她大几岁。
  她装作在玩手机的样子偷听前面的对话,并深深地谴责自己,身为人民教师,竟然做出偷听的事情。
  可是她忍不住……她真的好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和邵老师这么聊天。
  肯定关系很好吧,说不定还是昨天那位“女朋友”。
  “好,你忙吧,嗯,我今晚回我爸妈那边,不用接。”邵初扶住额头,好像有点快应付不住对面那人了,“后天?运动会啊……好吧,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