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成全

作者:是小豆芽君 时间:2018-02-23 12:12 标签:甜文  
话不多攻×瘸腿厨师受,甜文。瘸是真瘸,甜是不虐。
  起文章名渣渣一个。
  故事没什么波折,就是两个人想爱好对方而已。
  希望我能完整的写下来。
  加油啦~
  徐桉×陈沐阳
第1章
  徐桉吃过晚饭,刚起身要走时,不远处的一桌传来吵嚷声。男人的训斥声中气十足,

引得餐厅里许多人注目。徐桉循着声音望过去,看到了陈沐阳。
  陈沐阳穿着一身白色的厨师服,没有戴厨师帽,他安静地站在桌前,微垂着头,承受

着客人滔滔不绝的抱怨。暖黄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衬得他低垂的眉眼看起来有些可怜。
  餐厅经理仍站在一旁和闹事的客人交涉,从徐桉的角度看过去,他看不见闹事客人的

身影,但能够看出双方交涉的结果并不好,因为一直站在一旁的有些年长的女服务员有意

地将陈沐阳往身后护了护。而这一举动刚好露出了陈沐阳的下半身,让不远处的徐桉看了

个清楚。
  一条笔直的腿,一根木头拐杖,还有一个白色裤管打成的结。
  陈沐阳裤管打成的结垂在左腿膝盖偏上的位置,因为裤腿打的结位置靠上,隐约可以

看出一些右腿残肢的形状。他剩余的右腿长度不超过二十厘米。那个结突兀的刺进徐桉的

眼里,又像是一双手桎梏住他的喉咙,在徐桉觉得就要窒息之前,他快步走了过去。
  徐桉在桌前站定,仍在吵嚷不肯退步的客人看到他后有一瞬的失神。徐桉也怔了一下

,随即面露微笑,不动声色的向前一步把陈沐阳挡在身后,向程敬然伸出右手:“程总,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程敬然连忙摇头,握住徐桉的手,“小事小事,徐总坐,徐总坐。”
  徐桉没有客气,直接入座,只是在落座后佯装犹疑的看了看桌前站着的一群人,又看

了看程敬然。
  餐厅经理看到这一幕,也连忙转过头看向程敬然,一句先生还没说完,就被程敬然摆

了摆手,让他带着周围的人下去了。
  这件事算是无疾而终。客人不再追究,餐厅自然不会紧抓着不放,只是处罚赔偿少不

了罢了。
  程敬然为徐桉添酒,徐桉嘴上道谢,眼睛却瞥向了别处。他仍是一眼就看到了陈沐阳

,但这时候他才发现陈沐阳拄的是双拐。陈沐阳每向前走一步,右腿裤管挽成的结就小幅

度地晃动一下。他走得慢,但是很稳,肩膀几乎没有晃动,徐桉望着他的背影愈发觉得刺

眼。
  在程敬然连叫了两声徐总后,徐桉才回过神来,笑着回敬程敬然手中的酒。
  眼前的程敬然是这近几年赶上环保施工的浪潮富起来的人。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眼

光独到,又能紧跟形势,所以这几年的生意做得也是如火如荼。可性格里却又带着暴发户

的蛮横,因为交代餐厅改的菜没有做好,就得理不饶人,非要整个厨师班一起赔礼道歉。
  徐桉明了了事情经过,又和程敬然客套了几句就要走,程敬然想留却不能强求,只好

说“那下次徐总有空咱们再一醉方休。”
  徐桉只是轻笑,并不回答。路过餐厅服务台时,他向前台打听了几句后厨是不是有个

叫陈沐阳的厨师的话,得到了肯定回答后,眉头敛了一敛,道了声谢便离开了。


第2章
  陈沐阳回到后厨后,没有往里走太远,就停在门口几步处。他背靠着墙,和他一起搭

班的二厨于宁看到后过来安慰他。陈沐阳微微笑了笑,说道:“没事,这本来就是我的失

职。”
  他的语气柔和,和平日里一样,只是眼神里流露出不加遮掩的疲惫。
  于宁见他这样,本想再说些什么,最终没能开口,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便去忙了。
  其实这件事并不能全怪陈沐阳,遗漏了客人的特别嘱咐是不假,但却是事出有因。一

厨临时有事,把菜单交给他就走了。陈沐阳并不知道服务员后来又口头吩咐的事项,只按

着常规菜单做了,没想到就出了错。
  陈沐阳没动脚步,他看着于宁离开的背影拐进操作间,随后一个泄力将身体彻底倚靠

在墙上,仰着头抵着墙,闭目做了一个深呼吸。
  觉得很累。
  明明已经很努力地生活了,却还是一塌糊涂。
  陈沐阳叹了一口气。
  连日发生的事情堆积在一起,这件事最轻却成为压垮骆驼的稻草。那些麻烦,无奈和

坎坷全都在这一刻被放大,排山倒海般将他覆盖。全逃不开。
  夜空一片晴朗,城市的灯光照的天幕有些微微发红,带着毛茸茸的触感。陈沐阳从餐

厅里出来,被西风扑了个满怀。十月底的晚风算不上不冷冽,但也不够温和。陈沐阳将外

套拉链拉高,整件衣服的领子都竖起来,遮住了小半张脸。
  他在后厨待了没多久,餐厅经理便找了过来,和他说了十五号桌客人的处理结果。结

果不算太坏,毕竟客人之后没有再追究。所以餐厅也只是免除了那道菜的单价,由陈沐阳

承担,又因为事件性质影响,扣除了本月的部分奖金。陈沐阳向经理道谢,经理说:“我

知道李哥重视你,觉得你是个好苗子,但很多事不是靠天赋就能做好的,该打的交道,该

懂的人情世故,你都要学。年轻时候受点委屈,不见得是坏事。”
  陈沐阳点了点头。
  他高二那年辍学,班主任心疼他,为他保留了学籍,每学期都帮他交学费和注册学籍

。这件事直到一年后,他们同届的同学都毕业后,陈沐阳才知道。
  班主任老师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找到陈沐阳,当面把高中毕业证交到他手里,对

他说:“孩子,拿着这个找工作,总比初中文凭要好用些。要是以后有机会,就接着读书

。”
  陈沐阳一下子就哭了,隐忍了很久的眼泪在班主任的面前全落了下来,他哭得上气不

接下气,只能一下又一下地郑重点头,班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摸着他的头发轻轻说:“

好孩子,别怕。”
  这些生活里的善意支撑着陈沐阳走了很长一段路,让他不去畏惧生活给予的苦难。可

有的时候他又觉得这些都是假的,希望是希望,但它得不到实现便只是一场白日梦,就如

同璀璨星光,指引着人们不断追逐却是永远都触不到的遥远。可是他又不敢放弃,他怕再

往前走一走,就真的会有好运了。


第3章
  陈沐阳家住在老城区,房屋陈旧,但胜在地理位置优越,商业繁华,所以生活十分便

利。他上班的那家餐厅离家也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
  陈沐阳打开家门,屋里一片黑暗,他的母亲何佩萍已经睡下了。陈沐阳小心翼翼地关

上门,站在门口停了停,等眼睛充分适应了黑暗后才往里走。
  卧室灯打开的一瞬间,主卧传来何佩萍的声音:“阳阳,你回来了?”
  “嗯,回来了。”陈沐阳应声,转身去往主卧。
  房子并不大,两居室,七十多平米。室内布局也很传统,主卧和次卧之间只相差着两

米多点的距离。
  陈沐阳推开门,屋里窗帘没有拉上,灯光和星光透过窗子落下来,有几分明亮。何佩

萍还没躺下,她的上半身依然倚在床头上,维持着陈沐阳去上班前的姿势。
  “妈。”陈沐阳快步走过去,在床边坐下,将拐杖放在一边后去扶何佩萍。何佩萍轻

轻推了推他的手,嘴角上扬,笑得弧度十分好看。
  “今天累不累?”何佩萍问。
  “不累。”陈沐阳回答,“我觉得还是该请一个全职保姆,你这样不方便,不能……


  “没事。”何佩萍打断陈沐阳,“我躺了一会儿又自己起来了,我想等等你。”
  陈沐阳点了点头,又问道:“张嫂帮你换尿不湿了吗?”
  “换了。澡也洗了,你放心。”何佩萍回答道,“阳阳,把妈妈送到敬老院吧,比请

小时工还要便宜一些,你的负担也能轻一些。”
  “妈,”陈沐阳皱眉,“我不累,张嫂的工资我能负担得起,你别担心。而且你在家

里,我才安心。”
  何佩萍这才不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手掌紧紧握着陈沐阳的手。
  八年前,陈沐阳的父亲陈国生生病,何佩萍一个人工作和照顾他,后来实在顾不住了

,陈沐阳主动提出了休学。她心里千千万万个不愿意却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那小半年

的时间里,他们辗转了三所医院,才终于控制住病情。可是陈国生的病离不了人,也离不

开药。这些年,他们一直过得紧巴巴的。后来陈国生走了,何佩萍觉得终于不用再牵累陈

沐阳了,可没想到才过了没几年自己又得了急病,半个身子都瘫痪了,同样是离不开人。

陈沐阳依旧是没有半点抱怨。可他每一次的笑都扎在何佩萍心里,八年前,他才只是一个

十七岁的孩子。他刚刚走出残疾的阴影,能够对她说自己对未来的期盼、能够真心的笑出

来的时候,她和陈国生两个人又将他拉入深渊。
  陈沐阳似是知道了何佩萍的想法,他微微用力回握了握何佩萍的手,对她说:“妈,

我不累,真的。”
  何佩萍没有回答,她仰起头看向陈沐阳,对方眼神温柔,又带着孩子气般摩挲她的手

掌,轻声道:“我爸都走了,你得好好的,多陪陪我。”


第4章
  徐桉回到家后,给秘书何宁打了电话,让他去查陈沐阳。
  徐桉没想到自己能一眼就认出陈沐阳。毕竟他只是见过一眼陈沐阳的照片。
  那是十年前,他躺在病床上,他的母亲徐清将一张照片甩在他的脸上。他冷漠地从脸

上拿下那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十五岁的清秀少年,他穿着白色校服T恤和藏青色的校服

裤,背后是青翠的树木和几支盛开的蜀葵。少年笑着,面庞仍有些稚嫩,眉眼却十分好看

,清澈如水,又透着暖意,一副和善的模样。
  “你知不知道别人为了救你失去了一条腿!”
  这是徐清对刚醒来的徐桉说的第一句话。
  他那时候冷漠地抬头挑眉看着徐清,回答道:“谁要他管我?他自找的。”
  这一句话让徐清彻底失去了冷静,她扑上来拽着徐桉的衣服一遍遍地质问他:“徐桉

,你就那么想死吗?”
  想死吗?
  想到不管不顾。
  想到对世事冷漠,用自私来解脱。
  很久以后,徐桉不再记得他当时在心底无谓的回答。但他却一遍一遍的想起来那个为

了救他而失去一条腿的少年,想到他毫不犹豫地冲出来把自己从飞驰而来的车前推开,想

到他站在茂盛的树木与繁花前的笑颜。这一切,在岁月的积累间凝铸一颗红痣,落在他心

上,让徐桉在见识到生命的博大与美好后,愈发感恩那个少年。
  与此同时生长的,还有徐桉对少年的愧疚。他的少不经世毁掉了一个美好少年的人生

,他的任性让别人的生活变得举步维艰。而这种愧疚在今天当他亲眼看到成熟残缺的少年

后变得尤为强烈,恨不得像四方密不透风的墙将他围住,让他无路可退,无处可逃。
  徐桉重重地叹了口气,他睁开眼看了看手表,已经将近凌晨了。他又给陈宁打了个电

话,说他决定招个家庭厨师,只负责一日三餐,其他时间不必等候,月薪八千,要他去问

问陈沐阳愿不愿意。
  陈宁应下声后,徐桉挂了电话。
  其实徐桉并没有见过陈沐阳,当初那件事后,他只通过徐清的只言片语了解到那个少

年名叫陈沐阳,十五岁,成绩优异,刚刚考上第一中学。在他见义勇为后,徐清承担了他

的全部治疗费用并给了他们家二十万元作为补偿。这之后,他再没有更多的了解。
  徐桉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见到陈沐阳。他时常想起那张照片上的少年,却从未敢有

过见一见他的念头。他害怕少年过得不好,更害怕少年敛去眼角眉梢的温柔,变得暴戾厌

世,那将是他不能获得救赎的罪孽。
  而现在,徐桉只祈求,弥补的事,让他也做一些吧。


第5章
  翌日,陈沐阳帮何佩萍做好了午饭放在保温桶里以后才出门上班。
  他今天上白班,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三点。张嫂会在十一点来,一点钟走。这期间,张

嫂会陪何佩萍吃午饭,并且解决一下基础的个人问题和卫生问题。儿子照顾母亲有许多不

便之处,陈沐阳想还是得请一个全职保姆。可要请全职保姆的话,他的工资又实在是紧张

。陈沐阳想,要不干脆再把之前的手工活接过来,至少能多挣个饭钱。他这样想着,已经

到了餐厅。
  陈沐阳刚一进门就看到经理正站在前台,样子像在等什么人。经理旁边还站着一位身

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经理见他进门,热情地拉着他向男人介绍:“这就是陈厨师,陈沐阳

。”
  男人看了看陈沐阳,目光扫过他身侧的拐杖,随即掩去闪过一瞬的惊诧,微笑着向他

问好道:“陈先生,您好,我是陈宁。我家先生这几天在店里吃了几道您做的菜,觉得很

合口味,特地让我来问问您是否愿意做家里的家庭厨师。”
  陈沐阳犹疑着看向经理,经理没说话,只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接着听陈宁说。
  陈宁便继续说道:“您不必担心餐厅会因此受到影响,我们愿意为餐厅提供经济补偿

,并且可以从瑞恒酒店介绍新的厨师过来。”
  听到这里,陈沐阳有些惊讶,他看向陈宁问道:“瑞恒?”
  陈宁点点头,语气依然平缓:“是的,瑞恒。”
  瑞恒酒店是清安市最大的酒店,走的是高端路线,厨师必然也是一顶一的。而他所在

的餐厅,虽然口碑不错,但却是因为地理位置优越,价格适中,受众也以白领和学生居多

,显然不能和瑞恒相比较。现在对方要拿瑞恒的厨师换一个他,陈沐阳有些想不通。
  “如果陈先生有意愿的话,我们可以谈一谈薪资待遇的问题。我家先生愿意付您每月

八千元的薪酬,食材费用另算,并且只要求您每天做好三餐,其余时间您可以自由安排,

如果您觉得合适的话,我们可以谈一谈具体的工作时间。”
  八千元。陈沐阳心动了。这是自己现在工资的两倍多。刚刚还愁苦不迭的问题突然就

有了解决办法,如果拿到这笔钱,他就有充足的资金为何佩萍请一个全职保姆,甚至他能

多出许多时间去学习新的知识。他曾经留意过成人高招和自考,现在就要有机会实现了。

只是因为高薪就走的话,李哥他们会怎么想?他们曾经那样看重他,帮他。
  陈宁看陈沐阳沉默,扭头看了一眼经理,经理拍了拍陈沐阳的肩膀说道:“不管瑞恒

派不派人来,你想去都能去。你过来之前,陈先生已经和我说了这些条件,当时李哥高姐

都在,徐先生开出的条件这样好,大家都想要你去。”
  陈沐阳最终点了点头,餐厅经理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道:“去后厨和李哥说几句

话吧,他带了你那么久。”
  陈沐阳在后厨待了半个多小时,李哥其实没和他说多少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陈沐阳

看着李哥在切菜,煮面。直到面条捞出来,汤卤浇上去,李哥才和他说:“尝尝吧。”
  李平年轻时候没上过什么学,十四岁的时候从学徒一直做到主厨。他看重陈沐阳的天

赋,但他更看重的是陈沐阳的踏实,那是一种无论处在顺流还是逆流中都处变不惊的稳重

,让同样经历过许多坎坷的李平忍不住想多帮他一把,要他少受些苦。
  陈沐阳尝了一口面,点头说道:“好吃。”
  他的声音里藏着细微的哽咽,李哥有意地忽视,从他手里端过面碗放在操作台上,一

边整理厨具一边说道:“你别觉得辜负了谁,受了那么多苦,排队也该轮到你甜了。我看

那人说的条件挺好的,你就去吧。多挣点儿钱,早点儿给老太太找个康复医院,你也能早

点儿安条义肢。”
  陈沐阳垂着头,努力点了几下。
  从餐厅出来后,陈宁和徐桉打了电话,交代了一下事情办好了。电话对面的徐桉明显

松了一口气,他又交代了陈宁几句话,陈宁应声后,便带着陈沐阳去超市了。
  两人坐在车上,陈宁和陈沐阳简单交代了一下徐桉的作息和具体的用餐时间,又讲述

了一些家庭厨师的工作内容,陈沐阳一一应声。
  陈宁不再说话后,车厢里便是一阵沉默。陈宁看了一眼陈沐阳,后者微低着些头,目

光落在前座的椅背上却不是在看椅背。他只是安静地坐着,却又不是在发呆。
  陈宁在凌晨接到徐桉的电话,对方很少会在非工作时间内和他打电话。徐桉的声音有

些疲惫,言语里留了余地,语气却不容拒绝。想到这儿,他突然打破沉默问道:“茉莉餐


作者其他作品

成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