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我就是馋你信息素

作者:夂槿 时间:2020-09-12 08:40 标签:甜文  ABO  娱乐圈  情有独钟  幻想空间  
本文又名《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做梦》《别人靠背景,我靠做梦》
  ☆斯文败类大魔王X面冷心软小色鬼
  顶级流量,娱乐圈美貌担当童澈,是个离了抑制剂就会天天发情的特殊Omega。
  童澈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会和抑制剂相亲相爱,直到——
  他某晚做梦梦到了自己的偶像,人称“克制力最强Alpha”的三金影帝穆晗风。
  还在梦里被穆影帝咬了一口。
  醒来,童澈发现——这梦竟然比抑制剂还管用!
  从此一发不可收,童澈日日期盼在梦中被穆晗风标记。
  -
  穆晗风不知从何时起,梦里总会出现一个色咪咪的小Omega。
  小Omega会亲吻他的眼皮鼻梁,有时候也偷偷亲吻他的嘴唇。
  小Omega还喜欢摸他的腹肌摸他的腰,甚至偶尔还会大着胆子缠着他要标记。
  穆晗风起初是觉得有趣,后来是被勾起性-致,再后来,再后来,就成了非他不可。
  【小剧场1】
  童澈的经纪人给他接了档恋爱同居综艺,要他和别人炒CP。
  当晚,童澈在梦里对着穆晗风委屈巴巴:“我不想参加,不想和别人炒CP。”
  一周后,综艺嘉宾换人,和童澈炒CP的,成了穆晗风。
  问:如何能够心想事成万事顺意?
  童澈答:洗洗睡叭,梦里啥都有。
  【小剧场2】
  综艺录制最初——
  童澈表面冷淡自持,客气疏离:“穆老师您好,久仰大名。”
  内心OS:穆老师的腹肌是不是和梦里一样好摸!
  穆晗风表面高冷凌厉,嗓音淬冰:“你好,初次见面。”
  内心OS:梦里都咬过两次了,怎么不叫我声“穆哥”?
  【小剧场3】
  某个午后,化妆间的逼仄角落里——
  一向禁欲高冷不近O色的穆晗风,把童澈牢牢锢在怀里,从后叼着他的脖子,眼眸深邃,语气诱哄,“童童,你昨晚缠着我咬你,是不是喜欢我?”
  童澈冷着张小脸,抿唇摇头:“不我不是,我就是馋您信息素!”
  穆晗风微微眯眼,下一秒,犬牙毫不犹豫刺破唇下的脆弱腺体,嗓音低哑,“馋我信息素,还是馋我?嗯?”
  童澈呼吸着裹挟在空气中的汹涌大海气息,紧紧攥住环在自己腰间的有力手臂,眼角泛红,溢出声气音:“你。”
  【娱乐圈ABO小甜饼/高契合度/不生子/两人共梦/反差萌/互宠/治愈救赎向/主感情流/HE】
  【信息素:海洋X椰子(试图在炎热的夏天写个清爽的文?】
  【中午12点日更/封面图片见vb】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澈,穆晗风 ┃ 配角:完结娱乐圈文戳专栏!vb:讲故事的dong槿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我本无缘,全靠我做梦。
  立意:人要有梦,说不定就成真了呢。


第1章 一个小风车
  北方深秋,室外凛风冽冽,室内却温暖舒软,甚至让人想穿着短袖吃冰激凌。
  ——倒真是跟某人的性格一个样。
  *
  “阳城时间2022年11月10日早晨08:18分,您的今日日程如下:
  上午10点-下午4点,Solace抑制剂新品广告拍摄。
  下午5点-晚上6点30分,咕噜咕噜平台专访。
  晚上8点开始,主题沙龙晚宴。
  再为您播报一遍…”
  “嗒”的一声,一只皮肤白皙指节修长的手,搭上小茶几上趴着的机器大眼猫,按了下它脑袋顶上的一撮毛,终止了还想再来一遍的电子女声。
  手的主人从软沙发里站起来,熟练地在原地多站了两秒,等着眼前的黑雾散去,才迈步往前走。
  “澈哥,”刚走两步,身后就响起道甜美女声,“你要拿什么,怎么又不叫我!”
  童澈脚步一顿,转身回头,无奈看着厨房里正跟豆浆机面包机烤蛋机做斗争,恨不得两只手当四只用的娇小Omega,右边唇角旋出个很浅的小酒窝,“叫你做什么?你分-身术过来帮我拿吗?”
  听见这话,阮糖立刻丢下那一串机,用湿巾擦了擦手冲出厨房,“什么分-身术,澈哥你叫我一声,我这不就来了吗,都一年多了,你怎么还跟我见外!”
  阮糖是童澈的助理,从去年7月开始,到现在也快一年半了,可童澈很多时候,都好像还是没习惯,生活琐碎依然自己来做。
  阮糖不是第一次给人当助理了,在童澈之前的那个艺人,人没童澈红,架子却比童澈大百倍,使唤起她来从没有过半分犹豫。
  她最初被公司高层分给童澈的时候,童澈还只是个无名无姓的小练习生,那时候被一个古偶剧相中,得来个勉强算得上男五号的角色,这才要阮糖去给童澈当助理,随他一起进组。
  那时恐怕连童澈自己都没想到,凭借着那个男五号的角色,他竟一炮而红,成了现在所谓的顶级流量。
  阮糖也曾提心吊胆过,怕童澈红了架子就大了,何况童澈不笑的时候看着是真冷冰冰的,说不准会比上一个艺人更变本加厉地使唤她,可过去了这么久,童澈还像当初那个小男孩一样谦逊有礼,反倒让阮糖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多不够好了。
  “澈哥,”阮糖又忍不住开启碎碎念,“我是你的助理,每月拿着高额工资就是给你服务的,你真没必要和我这么见外…”
  “不是跟你见外,”童澈轻叹口气打断阮糖的连珠炮,有些赧然地抓了抓头发,“我是想拿止痛片,叫你你会给我拿吗?”
  果然,他这话一出,阮糖瞬间消声,仰头皱眉看他。
  据最新统计,华国成年男性Omega的平均身高是170cm,可童澈净身高就足有178,甚至比得过一小部分Alpha。
  这对还不到一米六的阮糖来说,是真的要很费力地仰着头,“澈哥你怎么又吃止痛片!前天才吃过的,你这简直是把止痛片当巧克力吃,多伤身体!”
  童澈抬手捏两下眉心,捏到了某个穴位,就又是一阵酸疼,他不着痕迹轻吸口气,好脾气地解释,“今天又得连轴转一天,不吃止痛片我可能撑不住。”
  阮糖顿了两秒,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转身小跑到大橱柜前,取出医药箱,拿出止痛片递给了童澈,又跑去厨房给他倒了杯温水。
  童澈同她温声说了“谢谢”,就着温水吞下颗止痛片,窝回软沙发里。
  皮肤白皙长相精致的男孩子,仰头陷在鹅黄色的软沙发里,眉头微拢,唇色更近乎泛着白,oversize的T恤领口很大,露出清晰的颈部线条和深陷的锁骨,左手手腕上戴着个银色手环,手环边凸起明显的腕骨,让人看了无端就生出心疼。
  阮糖小声叹口气,再开口,声音轻了不少,“澈哥,等这月的通告都赶完了,你要不跟娄哥提一提,好歹休息上五天一星期的也行。”
  童澈身形微微一滞,又很快放松下来,他摇了摇头,说,“算了,我还能撑得住。”
  阮糖知道自己只是个助理,没法做童澈的主,更没法做童澈经纪人娄危的主,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最后只好换了个轻松的语调,“忙了,忙了也好,说明澈哥现在是真的红爆了!”
  说完这句,她就急匆匆又冲进厨房,继续和那一串机做斗争去了。
  童澈自顾自笑了笑,阖了阖眼。
  阮糖说的倒也没错,他现在确实红爆了,他参演的那部古偶剧是去年三月开播的,还连载期间,童澈就隐隐感觉到了自己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等全剧完结,他的微博粉丝竟已经从不到百万直接突破了千万大关,走在街上不过两分钟就会被围得水泄不通,无数邀约通告雪花般飞来…
  直到那时,童澈才真正感觉到,自己真的就这么红了。
  不过阮糖不知道的是,他会这么卖命,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的。
  阮糖更不知道,他总是头疼虽和过度劳累休息不够有关,但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常年打抑制剂的副作用。


上一篇:遗孀

下一篇:万人血书求我娘一点?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