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天降大任

作者:dnax 时间:2020-07-12 07:57:16 标签:轻松
写在前面的一点点废话:这是个很久以前挖的坑,一直坑在硬盘里,去年整理文件的时候读了一遍,觉得还蛮有趣,扔了有些浪费,就捡起来继续写。因为中间隔了好多年,可能故事中的物价、科技、社会环境等等会和现在有些脱节,已经尽力进行了调整,但难免有几处改了就失去意义的梗和桥段不得不保留下来,敬请谅解。欢迎留言,随时探讨。


第一章 黄道吉日宜分手
  苏任焦虑地坐在靠窗的位置。
  这是个简陋的小饭馆,门口对着十字路,路边是同样简陋的各种小店——五金、烟杂、印章刻字和山寨便利店。十字路的路面因为终年潮湿而积累着一层冲洗不去的油腻,一个穿着开裆裤的脏小孩撅着屁股在路边撒尿。
  饭馆内部的情况也不乐观,发黄的白粉墙上贴着几张褪色的菜肴海报,不管哪个角落都弥漫着驱散不掉的腥味。这股浓重的味道来自门口水缸里那些半死不活的海鲜,而对此习以为常的胖老板浑然不觉地在柜台后呼呼大睡。
  黄历上说今天是黄道吉日,苏任却没有感受到吉星高照。
  早上还没睁眼就接到柯远打来的电话,郑重其事要约他出来谈谈。两人交往刚一年,感情还算稳定,柯远忽然这么认真地说要“谈一谈”,搞得苏任眼皮直跳,匆匆忙忙出来赴约。
  而当他把自己的白色奔驰车停在饭馆门口时,着实被那五颜六色写着“来味鲜大酒店”的硕大招牌吓愣了。下车时苏任又不幸一脚踩在水塘里,抬头看,一根橡皮管子接在饭馆门边的自来水上,正断断续续往外冒水。
  苏任从小就有洁癖,这种破饭馆向来是路过嫌脏、打死不进的,可反复确认了几遍柯远和他约的地方就是这里,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走。
  上午十点多,饭馆里还空荡荡没有客人。苏任挑来挑去,挑了个勉强可以接受的靠窗位置坐下,服务员小妹机灵地想过来倒茶,被他冷冷一眼瞥得缩了回去。
  “不用茶。”
  “哦,那点菜吗?”小妹壮着胆子把菜单递给他。
  “不点,我等人。”
  “哦。”小妹撇撇嘴走开了。
  苏任如坐针毡地等了十几分钟,柯远才姗姗来迟。
  “你来早了,点菜了吗?”
  苏任没好气地说:“没点,你找这么个破饭馆,难道还是诚心请我吃饭?”
  柯远拉开椅子坐下,面带微笑说:“怎么不诚心找你吃饭,这家海鲜不错啊,我和团里人经常过来吃。环境是差一点,知道你有洁癖,平时不叫你。”
  苏任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我有洁癖不是昨天有今天没,以前不叫我,今天又叫我干嘛?”
  “等等啊,我先看看菜单。”柯远把服务员招来,熟门熟路地点了几个菜,小妹对他态度颇为亲密,说是熟客应该没骗人。
  柯远是个舞蹈演员,个子不高长得挺漂亮还爱笑,不像苏任看人眼神冷冰冰自带鄙夷,一身拒人千里的气场,看着十分讨人喜欢。点完菜,柯远提起桌上的茶壶给苏任倒水。这次苏任没推辞,可也没喝。柯远说:“我们分手吧。”
  “你说什么?”
  “今天约你出来,你大概也猜到了。”
  “我怎么会猜到?”苏任没装傻。他十几岁开始知道自己的取向,忍到二十出头才交了柯远这一个男朋友,还得提心吊胆瞒着家里那位铁面无私阴阳能断的老爸,只要老人家健在,绝不敢随便出柜。想不到经营了才一年的感情,分手来得这么突然。
  “没事,我现在告诉你,你不就知道了吗?”柯远说,“我们在一起一年多,说实话你对我太好,挑不出一点毛病。”
  苏任不解:“那你这是为什么?”
  “以后怎么办?”
  “以后?”
  “你没想过以后?我家里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当初吵翻过天,现在算默许了。虽然我们不能名正言顺地结婚,可我也得为以后想一想。你是富二代,再过一两年,家里肯定催着你找对象结婚,到时你打算怎么办?”
  苏任沉默,柯远的话戳到他的死穴。家里那位老先生风风雨雨几十年打拼过来,现在还是手握实权的公司董事长,让他接受生意上的新事物新理念很容易,可结婚生子、传宗接代的观念十分传统,绝不可能接受儿子找个男人过一辈子。
  “你条件这么好,对我也不错,我是很喜欢你的,可有时心里又觉得不踏实。现在只不过让你假设性地想想将来你就不吱声了,真要逼你做决定的时候怎么办?”
  苏任还是没话说。
  “过一天算一天的日子已经够了。”柯远说,“不绕弯子跟你说实话,我和别人好上了。虽然他没你有钱,可父母双亡给他留了家产,又没婚姻压力,我和他在一起不用偷偷摸摸,比较自在。”
  苏任这回是彻底懵了。没想到柯远这样一个徜徉在高雅艺术海洋里的舞蹈家,分手理由说得这么直白、这么通俗易懂老少咸宜,赤裸裸坦荡荡,想骂他都找不到下嘴的地方。苏任忍了一会儿,终于没忍住说:“就算他没家庭压力,你能保证他将来不变心和你过一辈子?”
  “变心这种事就得靠运气了,你看我不就变心了吗?好歹把能排除的隐患先排除了再说。”
  苏任被他一刀刀捅得浑身疼,可又松了口气。照柯远这种想法和作风,真要天长地久相处,早晚有一天闹到自己家去。到时家里那位一声“狗头铡伺候”,现场连个敢喊“刀下留人”的都没有。
  “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我也没那么贱求着你回头。说好了,那个死了爹妈的富二代要是待你不好,你还想吃回头草我可不收。”
  柯远微笑着说:“我也没那么贱。”
  既然友好分手,双方就还和气地聊了会儿天。柯远克制着不在苏任跟前提新男友的事,可看得出来两人感情升温很快,柯远满眼笑意,整个人精神焕发、神采飞扬。苏任和他聊着,心里泛酸、胃里恶心,还得装淡定保持风度。
  好不容易熬到菜上桌,柯远夹了一筷子清蒸鱼给他。苏任有洁癖,两人好的时候不计较这些,现在分手了,柯远识相地问服务员要了双公筷给他夹菜。苏任虽然心里憋着不痛快,面子还是给了,拿起勺子正要吃,猛然瞧见面前的碗口上积着厚厚一大块黏糊的东西,像是油腻没洗干净,顿时一阵作呕,把碗盘往中间哗啦一推。
  柯远吓了一跳,以为他还是发了脾气,悻悻地说:“不想吃就算了,别勉强,回去还得吐多麻烦。我等会儿要排练,先走了。”
  苏任懒得解释,挥手说:“我买单,你走吧。”
  柯远没跟他争,打了个招呼就走了。他一走,苏任满肚子怨气没处发,把胖老板叫过来让他看碗口的污垢。胖老板打着哈欠眯眼辨认半天,也是理亏,马上赔不是。
  苏任说:“碗脏成这样能吃饭吗?要不要我拍了照发到工商局去。”
  老板陪笑说:“你看你也没吃成,给你换一套餐具,再送个菜行吗?”
  “我还吃得下去?谁洗的碗,把他叫来当面给我道歉。”
  “行,我叫他。”
  胖老板忙去叫人,不一会儿从里面领了个年轻人出来,边走边数落他:“……你看这碗洗的,亏得人家没动筷子。”
  洗碗工还有心情和老板开玩笑:“动了筷子好啊,动了筷子就说是他自己弄脏的,他找谁说理去。”
  苏任心头冒火,脸上不动声色。年轻人走到桌边,先伸手到他跟前拿起那个脏碗看看。苏任打量他,他只穿着件背心,系着防水围裙。
  “这碗我刚放水池边上,还没来得及洗呢。”
  胖老板立刻夸张地虎起脸,演技浮夸地说:“你的意思是你没错,小妹拿错了?那我该罚她,扣工资!”
  服务员小妹吓得面如土色。年轻人对她看了看,回过头来就笑着改口说:“哎,我记错了,是我没洗就和干净碗放在一起,对不起啊。别罚小妹了,还罚我吧。”

推荐文章

绝密情动

分手,下一个

意外标记后我被宠上天

小鲫鱼

不小心撩弯了亿万首席

我多有钱你真的无法想象

热心市民俞先生

替演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天降大任

尖白深渊6:孤山

上一篇:绝密情动

下一篇:填房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姐妹们,苏任是受还是攻啊?如果苏任是受,那柯远以前是攻?
苏擎真是个好哥哥我的天
文很好看,攻受双方的亲属都很好
看到103,我想看他们做快乐的事,谁上谁下没怎么写清楚
没有文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