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强制婚姻ABO

作者:木三观 时间:2020-06-23 10:03 标签:ABO  架空  
相亲遇到一个黑莲花绿茶攻…… 

  CP:岳紫狩X伏心臣,1V1,HE
  现代社会,架空,不符合现实。
  伏心臣匹配到了一个……寺庙住持。
  无名寺住持,大名岳紫狩,坐拥一座山、两座矿、钱多得八辈子花不完,就是不好相处,某方面比较特殊。
  伏心臣对他一见钟情,然后才发现对方好像有点儿那个变变态态的……
  —
  预警:攻病态偏执,三观崩坏
  标签:架空 ABO
  ============

第1章
  无名山峰的“彩云环绕”非常出名,每逢吉日的良辰,便有彩色的带状云回环在尖尖的山峰上,犹如仙女的霞帔一般锦绣,又像凤凰的羽翼一样辉煌,蔚为壮观。不少人感叹这是神迹,但内行人都知道这是“炒作”。
  毕竟,这年头科技十分先进,只要资金跟上,呼风唤雨、吹气成云再也不是神仙的专利。
  所谓的“良辰吉日”,其实无名山山主提前预约好的时间点,而“彩云吉兆”不过是利用钡、锶和氧化铜等化学物质制造红色和蓝绿色人工云。彩云制造好后,无名寺的营销部会在社交平台上发PO热推,迷信的群众们便会蜂拥而至,把无名寺的门槛踩破,争着上香,人气旺到寺庙要搞安保和限流。
  无名山山主名叫岳紫狩,他是这座山的主人,也是山上无名寺的住持。除了无名寺和无名山,他还拥有不计其数的矿产、山地、耕地,钱大概多得八辈子都花不完。
  可无论你多么富有、或是多么贫穷,只要你是ALPHA或者OMEGA,在东方帝国,你就避不了一件事——那就是相亲。
  不相亲也行,那你得结婚,不结婚也行,你得生个孩子,只要你有了孩子,国家就不会再来烦你。
  毕竟,一切都是为了拉高低迷的出生率。
  岳紫狩没有孩子,也没有结婚,所以,他的生物数据被拉入了“国民婚姻匹配系统”,强制进行相亲活动。
  而伏心臣也处于类似的境况。
  当然,伏心臣和岳紫狩是很不一样的。岳紫狩是个ALPHA,而伏心臣是个OMEGA。岳紫狩家里有矿一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而伏心臣仍为了每月按时交付房租忙得飞起。
  但是,姻缘却将他们拉到了一起——
  ——叮咚!
  听到提示音后,伏心臣瞄了一眼手机,看到了一条信息:“国民婚姻匹配系统提醒你:你的姻缘到了!”
  这个“国民婚姻匹配系统”和那些传统的媒婆不一样,他非常冷静,也不世俗,从来不考虑什么门当户对的问题,它思考的只有一个“提高繁殖率”,因此,它会将生物数据最契合的两个人拉到一起相亲,就算一个是富翁一个是乞丐,只要契合度高,它就会义不容辞地为二人建立“姻缘”。
  建立了“姻缘”,二人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相亲。
  相亲也不是必须结婚的,如果不满意对方的话还是可以拒绝,只不过,拒绝了这一个,还有下一个。只要没结婚生娃,就得一直接受“姻缘”的相亲安排。
  今天,是伏心臣第一次相亲。
  也是他第一次遇见大名鼎鼎的无名寺住持——岳紫狩。
  见面之处是一家茶室,茶室摆着古画、案几,古色古香,完全没有被现代美学所感染。这地方看起来就像是古装片里才会有的场景。
  茶室门户半开,可见院子里沾着露珠的竹叶在风中微微摆动。这一阵风也吹动了岳紫狩的白色的衣襟。
  岳紫狩身上穿一件白色的僧袍,户外的光线透过竹林落在他的身上,隐约勾勒出他薄衣之中肌肉的起伏。
  岳紫狩留着的一头短发,剃得很短,露出半青的头皮,额头光洁,脸庞雪白,嘴唇是极淡的樱色。
  岳紫狩捧起一盏茶,抬头看到了伏心臣:“你就是我的对象了?”
  伏心臣站在廊下,感受到竹风一样清冽而又干净的信息素,心神如风中的书页一样乱翻。
  这就是信息素契合的感觉吗?
  伏心臣心魂激荡。
  但岳紫狩看起来倒是很平静,从袖中露出了纤细白嫩的五指,做出“请”的手势:“请坐。”
  伏心臣回过神来,立即在雅座上坐下,环视四周,感慨道:“没想到现代还有这么清幽的地方啊……”
  岳紫狩嘴唇微微张开,似乎想说什么,却就在这时候,两个沙弥匆匆跑来,站在门外,并不如入内,却探着脖子,一脸急切的:“住持,住持,隔壁那群秃驴又来抢山头了!”
  岳紫狩抿一口清茶,说:“那就感化他们。”
  沙弥却说:“感化不成啊!国骂三字经都用广播喊过八十遍了!龟孙子们越骂越他娘的横!”
  伏心臣暗道:这沙弥不说“他妈的”,而说“他娘的”,还是有一点古意的……
  岳紫狩无奈摇头:“既然感化不成,那就超度吧!”
  “行!”沙弥点头,抄起两把铁棍就跑走了,“来,喊上兄弟们,带着家伙,一起去‘超度’那帮王八羔子!”
  伏心臣大为惊愕:“这……”
  “阿弥陀佛!”岳紫狩给伏心臣倒了一杯茶,“来,喝茶吧。”
  伏心臣想到刚刚满嘴粗话的和尚,一脸讶异地说:“我以为……和尚一般都是清静宁和的……”
  岳紫狩似乎理解伏心臣内心的困惑,便娓娓解释道:“我们无名寺带有地方发展起来的特色文化,有自己的教义和理念。”
  “是、是吗……”伏心臣心下却不以为然:你们这是什么理念?直接抄家伙去“超度”别人可还行?
  尽管岳紫狩和他的寺庙透着诡异,但伏心臣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迷上了岳紫狩。
  他觉得这很可能是来自信息素的影响。
  毕竟,信息素对OMEGA的影响是很大的。
  岳紫狩看起来却八风不动,似乎他的心智相当坚定,并没有被契合的信息素所动摇。
  伏心臣和岳紫狩已经是第三次“约会”了。
  他们的“约会”,必须打上双引号。
  因为,这是伏心臣见过最不像“约会”的“约会”。
  岳紫狩说无名寺离不开自己,他必须守在山中,因此,每次约会都是伏心臣前往无名山的雅舍,与岳紫狩独坐饮茶。
  岳紫狩总是穿着一袭雪白的僧袍,在稻禾颜色的席子上坐着,手捧一盏茶,与伏心臣闲聊风月,有时候会说一些文化经典,有时候又会讲讲本地的风土人情。
  但无论说什么话题,岳紫狩总是和伏心臣保持着一张茶几的距离。
  茶几倒是一张好茶几,是老船木做的,纹理美丽且充满沧桑感。上面放着纯黑发亮的乌金石茶盘,盘上放三三两两筋脉细密的兔毫盏,雍容华贵而淡雅多姿。
  他们二人之间就永远隔着这么一张茶几。
  每次伏心臣前来,岳紫狩都坐在茶几的另一端。
  伏心臣自当坐在茶几的这一端。
  当微风从窗外吹进来的时候,岳紫狩身上洁白的僧袍会荡起细柔的皱褶,和岳紫狩冷峻的气质形成鲜明的对比,恰如冰冷山岭上柔软洁白的细雪。
  伏心臣便会情不自禁地凝视着那僧袍上波纹似的弧度。
  岳紫狩抖了抖衣袍,说:“时候不早了,我让师弟们送你回去吧。”
  岳紫狩习惯将寺庙的僧人称为“师弟”。
  伏心臣怔了怔,忍了许久的话终于说出口了:“我……我关注你的个人号了。”
  “我明白了。”岳紫狩说,“告诉我你的账户名,我回去会互关你的。”
  “我……”伏心臣咽了咽,鼓起勇气问道,“我发现你在账号的情感状态是‘单身’?”
  “是的。”岳紫狩问,“有什么问题吗?”
  伏心臣答道:“我已经改成‘未婚正在恋爱中’了。”


上一篇:活着全靠对家续命

下一篇:深度妥协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