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网游竞技>

心于长熙/电竞金主

作者:未有雨 时间:2018-10-26 23:52 标签:业界精英  竞技  

  无逻辑瞎写的小短篇,职业选手渣攻x金主迷弟弱受。
  虽然是电竞文但是游戏不明,涉及情节也不算多,总体是个恋爱故事。
  一开始写的时候计划几千字完结,所以节奏很快,没想到越写越长,后面有点拖沓了,愿意看我很开心,不愿意看也不要互相伤害,抱拳感谢。
  



第1章
  老队员比赛前因伤退役,新队员青黄不接,本是备受期待的队伍,成绩惨不忍睹。
  雪上加霜,跑了赞助商。
  贺长庭站在阳台上抽了一支烟,今天的天气难得好,满天星辰可见。
  里头队员们正在收拾行李,这是赞助商借给他们训练用的别墅,明天就要回收。
  “队长,”队伍里年纪最小的替补出来,小声问他,“我们是不是……要解散了?”
  贺长庭灭了烟,摸了一把小队员的黄毛,“不会,我想办法。”
  办法很难很少,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
  他做职业三年,个人赛团队赛都拿了不少奖,凭着一双手和一张脸,粉丝数量可观。
  其中不乏有钱有心的,私下里接触过他,想要玩娱乐圈潜规则那一套,有男有女。
  以前赞助商没有撤资,战队成绩也好,每年都能接到不少广告,贺长庭不缺钱,只要专心打比赛,自然没有答应过。
  如今时移势易,贺长庭自诩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低了头就能拿到钱,还能顺便解决生理需求,挺好。
  他找到正在房间抹眼泪的战队经理,神色轻松地叫他给自己拉皮条,唯一的条件,对象为男,自己在上。
  战队经理Kors是个白花花的胖子,一百八十斤的肥肉都被他惊的颤抖。
  贺长庭拍拍他的肩,说:“尽快。”
  显然Kors也非常明白时间的紧迫,抹了眼泪就拿起手机开始打电话。
  电话打了一个,事情就搞定了。
  第二天下午,战队集体入住了某家知名五星酒店,正是新赞助商名下的产业之一。
  队员们躺在套房的大沙发上兴高采烈,贺长庭则去卧室里洗了个澡,抓了头发喷了香水,一身西装,去楼顶的旋转餐厅陪新老板吃饭。
  哪怕比Kors还胖,也要把他睡服了。
  电梯里贺长庭如是想。
  但事实是,新老板长得很好看,比他以前的几个男朋友都好看。
  眼睛很大皮肤很白,头发软软的,左边耳朵上戴着他们队标形状的小耳钉。
  意外惊喜。
  贺长庭看着坐在对面,犹如见到偶像了的小迷弟一般满脸通红的新老板,以颜粉们见到就会尖叫的方式勾了勾唇角。
  小迷弟容熙捂着狂跳的心脏,差点厥了过去。


第2章
  塞翁失马,柳暗花明。
  贺长庭愉快地把他水嫩的新老板睡了。
  小迷弟长得清纯可爱,实际上也清纯可爱,被抱住的时候紧张到浑身都发抖,一看就是第一次。
  贺长庭业务熟练,把人亲的五迷三道神魂颠倒,三两下就将各自的衣物剥了个干干净净。
  “别怕,不痛。”
  贺长庭的性器顶在容熙股缝里,就着流出来的润滑剂蹭,语气如同哄小猪开门的大尾巴狼。
  迷了大尾巴狼三年半的容熙信了他的鬼话,红着脸打开腿,把那青紫色的一根迎进身体,而后痛得脸色苍白,双眼通红。
  “痛……”他下意识想要挣扎,强忍住了,攀着贺长庭明显练过的肩膀小声呜咽,“你骗我……”
  贺长庭亲亲他耳垂上的小队标,身下动得毫不含糊,只有嘴里温声哄他:“乖,一会就不痛了。”
  他技术纯熟得很,从前用过的都说好,容熙又生涩,很快被他掌控了节奏,哭都来不及哭,只留得出力气小声呻吟,声音糯糯的,很甜。
  皮肤因为情动泛起大片的红,连绞在一起的脚趾都是粉的。
  做到后来贺长庭有点失控。
  纵然有容熙太迷人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尊心里还是不太能接受容熙的金主身份,因而享受起了性事上的绝对掌控权,把三魂七魄丢了一半的容熙做得神智不清。
  一个晚上过得实在荒诞,反反复复做了许多回。
  容熙嗓子都哭哑了。
  事后贺长庭在酒店露台上抽了支烟,平复心绪。
  他对着夜色笑,这笔生意比他预料的好了太多,金主来头很大,模样还这么端正,没有让他下不去口。
  真划算。


第3章
  新金主不负众望,出手非常大方。
  贺长庭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用被子裹住满身情爱痕迹,给助理打电话,为战队安排训练场地。
  贺长庭知道他说的那个地方,闹中取静的写字楼,一层六七百平的面积,塞得下几百个人,楼下闹市区,不管是吃饭还是购物,都很方便。
  “我要了三层,一层训练,一层你们做房间,还有一层是食堂和办公室。”容熙半张脸埋在被子上,抱着膝盖坐着,小小声说,“下个星期就能布置好。”
  贺长庭露出迷人的微笑,过去挨着床沿坐下,抬起容熙的下巴吻他,说:“谢谢你。”
  容熙头顶都要冒出烟来。
  场地还没有布置好,Kors干脆给所有人放了一次假。
  贺长庭很有职业操守,陪着小金主过了难舍难分的一个礼拜。
  容熙不是一个话很多的人,虽然有钱,娱乐活动却少得可怜。
  他有些乖,贺长庭注册了一个小号打游戏给他看时心不在焉地想,一个二十来岁,有钱有颜的富二代,怎么会这么乖。
  比起做爱,他似乎更热衷于欣赏贺长庭的比赛,每一次贺长庭天秀一波拿到人头,他虽不出声,眼睛却都会亮起来。
  贺长庭发现这一点,便故意秀操作,在鱼塘里将路人打得体无完肤。
  打路人很没意思,从前他是不屑于做这种事的。
  但是金主喜欢,贺长庭打完一把,便会回头亲一亲容熙,有时候是脸,有时候是唇。
  夜晚还是要做?爱的。
  贺长庭的欲望其实有些重,但做职业赛手,夜晚都是团队训练的时间,因而能出去约的机会少得可怜,自从同上一位男友分开,已经素了一个赛季。
  于是便苦了容熙,这一个礼拜一到十点,就被敬业的贺长庭按在酒店大床上这样那样,吮出一身暧昧的颜色。
  金主的身体很软,嘴唇很甜,身下很紧,发出的声音很动听。
  看着他的眼神,清醒时崇拜,情迷时爱恋。
  某一个早晨贺长庭醒来,对着容熙安静的睡颜看了很久。
  直到容熙往他怀里蹭了蹭,贺长庭下意识抱住他,才惊觉自己有些沉迷过度了。


第4章
  场地布置得比预想中的还要好。
  最顶级的电脑和配件,楼下的房间都改成了卧室,每一间都铺着两米大床。
  Kors拥有了独立的办公室,食堂甚至配备了三位高级厨师。
  贺长庭验收这些时意识到,容熙正在做一笔赔本买卖。
  这样的待遇加上那不菲的赞助费,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游戏战队值这么多钱。
  队员们无需操心这些,欢呼着调试新电脑去了,Kors春风满面,和容熙的助理在他富丽堂皇的新办公室里签下三年合约。
  贺长庭本想去抽烟,却因为容熙跟着而脱不开身,只能有一句没一句地向他介绍战队成员。
  “是有哪里不满意吗?”容熙忽而问他。
  贺长庭一顿,低头望他:“没有,怎么这么问?”
  “你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容熙小声答道,“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行业,如果安排得不到位,你要告诉我,我会改。”
  他的神情十分认真,褪去了两人独处时的羞涩,像是真的在和人谈生意,偏偏讲出来的话又充斥着讨好的意味,让人禁不住得觉得他可爱。
  贺长庭不禁联想,容熙和别人谈生意也会这样吗?
  如果会的话,恐怕很难有人不对他让利。
  “有需要的话我会联系你。”贺长庭最终没有表达真实的想法。
  他选择了有些疏远的措辞,看着容熙眉心轻轻一皱,而后很快松开,转过头去,假装看向其他人。
  贺长庭无比确信,容熙没有表面上这样平静。
  他看着他抿起的唇角,看着他眼底露出的不安。
  他感到了自我的卑鄙,但又不想对容熙太过温柔。
  因温柔会成为放纵,而放纵,时常会使人迷失自我,陷入泥潭。


第5章
  贺长庭依旧和容熙做?爱,只是次数减少,从纵欲无度,变成了一个礼拜两次。
  时间是贺长庭定的,地点通常在酒店。
  偶尔贺长庭练习赛打得晚了,容熙也会带着所有人的宵夜过来找他。
  久而久之,战队里的人都看出了一点门道。
  从天而降的赞助,若即若远的关系,傻子才猜不到。
  “队长,你和容老板是在谈恋爱吗?”
  某一夜容熙在他房间里睡下,贺长庭出门抽事后烟,遇到刚刚关机的小黄毛,小黄毛这样问贺长庭。
  贺长庭不想带歪未成年的世界观,沉默了两秒后点了头。
  小黄毛对贺长庭本就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一下更是羡慕至极,竖起大拇指道:“队长就是厉害,容老板这样的人都能收服。”
  贺长庭心不在焉地笑了笑。
  有什么厉害的,电竞圈里多是不修边幅的宅男,他也不过是占了外形的便宜才入了容熙的眼。
  换作其他人,容熙照样会喜欢。
  他去大阳台上点烟,没有看到背后卧室的门小小地动了一下。
  更没有看到,门背后的容熙捧着烫如铁板的脸蹲在地上,笑得弯成新月的眼。


第6章
  容熙近来愈发粘人了。
  贺长庭发现这一点,是在每月一次的战队聚餐上。
  吃的是火锅,重庆九宫格,容熙明明不吃辣,却也跑来参加。
  从前他很少在战队众人面前露面,每次带了宵夜来,也是交给贺长庭,自己早早地钻进房间里。
  但是近来,他开始尝试和贺长庭以外的人交流,没什么话题可以聊,就问一问训练近况,有没有缺的东西之类,还算平易近人。
  但他毕竟是金主老板,众人与他讲话难免小心,有他在的场合,自然也放不开闹腾。
  贺长庭其实并不太希望他参加聚餐,但容熙要来,他也做不了主说不。
  一顿火锅吃得还算热闹,只是不如上一次时轻松,酒也浅尝即止,都怕喝多了在容熙面前失礼。
  每月一次的聚餐本是给队员排解压力,有容熙在却适得其反。
  贺长庭想这一次就算了,但下一次,还是不要让容熙来了。
  饭后他和容熙回房,问容熙道:“今天怎么来了?工作不忙吗?”
  今天周五,并不是他们约好的日子。
  贺长庭在问出这句话的间隙里想到,容熙最近似乎来得有些勤快,算上今天,这个礼拜已经来了四次了。
  “不忙,”容熙与他相处了快两个月,已经不像一开始时那么容易害羞,“想跟你们一起吃饭。”
  贺长庭见他嘴唇上还有些红,便倒了杯水给他,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笑笑:“你一来,他们都放不开了。”
  容熙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抿了口水道:“我看起来很严肃吗?”
  他很在意贺长庭对他的看法,而贺长庭没想到他会这样问,顿了顿,道:“没有。”
  “我想跟他们处好关系,”容熙弯着唇笑,“他们都很有趣。”
  贺长庭却说:“你是老板,不需要跟他们搞好关系。”

作者其他作品

心于长熙/电竞金主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