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网游竞技>

坦白从严

作者:阿阮有酒 时间:2021-02-01 09:00 标签:校园 游戏网游 年下
老实人杨卷受现任室友所托,在游戏里玩女号,搞网恋。
  白天认认真真做实验,晚上兢兢业业扮软妹。
  时时刻刻不忘捂紧自己马甲。
  -
  游戏里的网恋对象要看照片,他托前任室友向女朋友打听店铺名字,连夜网购小裙子和假发,换上以后拍照发过去。
  照片不小心流出去,同服知名的美少女玩家在论坛里挂他是穿山甲,并晒出自己挂满正版lo裙的大衣柜和小裙子的价格。
  不知道小裙子还有山和正之分,老实人杨卷羞愧到满脸通红。
  -
  第二天,他收到网恋对象发来的同城大箱快递,箱子里塞满了全新带吊牌的日牌正版小裙子。
  其中大部分,都是美少女玩家在帖子里晒过的萌款。
  对着帖子查完小裙子价格,只打算骗感情没打算骗钱的老实人杨卷呆住了。
  -
  老实人眼里省吃俭用买裙子的网管攻✖阔少爷眼里清纯可爱软妹的老实人受
  贺朗✖杨卷
  夜渡舟是攻。
  -
  *主角性格有缺陷,非完美人设谢谢。
  *老实人每章都会脸红,对谁都能脸红,谢谢。
  *游戏设定参考国内网游,作者没打过网游,可能不真实。
  *一切私设为剧情服务。
  *披网游皮的网恋文,前半部分网游,后半部分现实。
  *狼吃羊。
  *古早味,无逻辑。
网恋 校园 年下 网游 网骗

第1章 老婆
  明明才正式宣告进入夏天,气温却有直逼八月酷暑的苗头。
  宿舍外艳阳高照,宿舍内老旧的墙挂式空调呜呜作响,杨卷咬着冰棍,乖乖坐在书桌前等卓澜上线。
  电脑上是《盛世长歌ol》的游戏画面,画面中的成女舞姬黑发垂腰,一身素白色的新手装,手里拎一把金鱼摆尾图案的骨伞,额心贴着梅花花钿,眼角点着黑色泪痣。
  五官和轮廓都是卓澜自己花时间捏的。
  账号也是卓澜的。
  卓澜是他现在的研究生室友。
  两个人现在都已经研二,只是专业不同。
  他本科听从家里人意愿,选择了a大就业前景更好的理工科专业。大四那年临近毕业,又跨专业考上了植物学相关的研究生。
  毕业以后,本科宿舍四个人里,只有他继续留校读书。
  研一的室友还是同专业的同学,研二那年陈景橙搬出学校和女朋友同居。宿舍里的床位空下来没多久,负责宿舍分配的老师就给他塞了新室友进来。
  新室友卓澜读的是服设专业,换宿舍的原因是和原室友关系不和。
  老师事先找他做功课,希望他能多多包容新室友。
  卓澜搬过来那天,就当着他的面,大大咧咧将化妆品和护肤品摆满整张书桌,甚至毫不避讳地开口道:“我是gay。”
  对此经验丰富的杨卷哦一声,“我的本科室友也是gay。”
  卓澜会错了意,高高兴兴握住他的双手问:“你想给我介绍男朋友?”
  杨卷耳朵有点红,将自己的手抽出来道:“他有喜欢的人。”
  “那真是太可惜了。”没有注意到他耳朵的颜色变化,卓澜漫不经心地拨拨自己新烫的卷发,“错过我一定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说完,又忍不住摸摸新室友那头同样卷翘的短发,而后惊叹出声,“你的卷发很好看,在哪里烫的?”
  杨卷矜持地偏开脑袋,望着他道:“天生的。”
  卓澜一顿,笑眯眯地伸手去掐他的脸,“你真可爱。”
  杨卷没能躲开,腾地涨红了一张脸。
  卓澜见状,神色更为惊奇,指尖掐着他的脸颊不放,“脸红也是天生的?”
  杨卷红着脸抿住嘴唇,最后小声憋出几个字来:“也是天生的。”
  他和卓澜做了一学期室友,相处十分融洽。
  卓澜一直都在玩盛歌,而且只玩女号。
  他管自己的游戏大号叫大女儿,小号叫二女儿三女儿。有时候节日游戏推出好看的限量外观,对方还会问他哪套最好看。
  而杨卷和他恰恰相反,每天的活动范围只有实验室、图书馆和宿舍三个地方。不打游戏不追剧,一日三餐固定吃,作息时间也相当规律。
  前两天卓澜借他手机号注册新号,杨卷答应了。
  昨天在食堂里吃饭,卓澜又让他帮自己玩一阵子新号。
  当时对方风风火火地冲进来,在他对面坐下后,拍着桌面骂骂咧咧道:“我怀疑我老公背着我到处撩骚。”
  卓澜用妖号在游戏里谈恋爱这件事,杨卷是知道的。
  现实里找男朋友太难,游戏里网恋的人多半只是为了消遣和打发时间,鲜少有人会为了虚拟形象付出真心,卓澜的妖号玩得心安理得。
  “我想在论坛曝光他,但手里没证据。”卓澜的神情里难掩愤怒。
  杨卷人虽老实,但也不傻,“你想用新账号去接近他,从他身上找证据?”
  卓澜点点头,露出可怜沮丧的表情来,“我们俩都已经谈了好几个月。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亲自上阵容易穿帮,所以——”
  他倏地拖长音调,目光直勾勾地望向杨卷,一切尽在不言中。
  杨卷垂下脑袋,在餐盘中的辣椒里挑牛肉,老老实实地坦白道:“骗人的事情我不干。”
  桌对面的人二话不说,将自己盘子里的牛肉尽数夹给他,“卷卷——”
  杨卷脑袋压得更低,嗓音小到近乎嘟囔:“别找我。”
  卓澜尾音上扬:“卷卷宝贝?”
  杨卷动作微顿,握紧筷子强作镇定,语气磕磕巴巴地指控:“你、你偷听我和哥哥打电话。”
  后者半点羞愧也无,甚至还冲他挤了挤眼睛,“怎么?哥哥能叫,室友不能叫啊?”
  杨卷:“……”
  认识他这么久,摸准他在熟人面前耳根子软的性格,卓澜很快就以一个月的图书馆占座交换条件,说动了杨卷答应下来。
  晚上杨卷从实验室回来,卓澜火速打包了几个g的聊天记录发给他。
  里面都是自己和网恋对象的腻歪日常,他让杨卷每晚睡前看两遍,然后学以致用。
  杨卷认真看了,遇到游戏里的术语或是缩写,还会虚心向卓澜请教。
  后者对此很是欣慰。
  头顶“羊毛卷”名字的舞姬号此时站在新手村门口,级别刚好够出新手村。进出村子的传送阵就在村口道上,时不时有人从发光的传送阵里出来,从他身侧飞快跑过。
  提前被告知过卓澜的id和帮派,杨卷盯着那些玩家头顶浮现的名字看得仔细认真。
  冰棍舔完三分之二,传送阵内走出了四五个玩家。
  几人挨得很近,头顶名字重叠在一起。
  其中有个成女乐伶,名字前几个字恰好被其他人遮去,唯独露出末尾一个“儿”字,杨卷下意识地朝她所在的方向走出两步。
  瞧见他上前的动作,那几人也二话不说朝他走了过来。
  待他们走近,杨卷才看清楚,乐伶头顶的名字是“叮当铃儿”,不是卓澜的“杨柳丝儿。”
  他顿住脚步。
  那些人已经停在他面前,显示为【附近】的聊天频道很快浮现出了字体。
  【附近】网恋选我我朝甜:舞姬妹妹是在等烽火狼烟的人吗?
  烽火狼烟?
  是卓澜的帮派没有错。
  他打出一句“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发送前左右看了看,这会儿四周似乎没有别的人。
  他又删掉这句话,留下一个“是”字,敲击回车键发送。
  频道内同时跳出两行字,杨卷的回复慢了半秒,被挤到最下方。
  【附近】叮当铃儿:是嫂子吗?
  【附近】羊毛卷:是。
  杨卷愣住。
  其他人接二连三发话,很快就把杨卷的回复顶了上去。
  【附近】网恋选我我超甜:嫂子好!
  【附近】叮当铃儿:嫂子好!
  【附近】嗅蔷薇:嫂子好!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