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综]付丧神育儿宝典

作者:夜尔翼 时间:2020-09-03 09:20 标签:甜文  综漫  种田文  无CP  成长  
编号SE64号本丸,迎来了新任审神者。
  稻垣琉星,6岁,患有轻微自闭和失语,衣食住行必须由付丧神们全权处理。
  付丧神们:………………跳刀解炉的排下队!
  这是一群有心理阴影的付丧神爸爸,和一个有心理阴影的审神者儿子,互相治愈的温馨日常。
  PS:
  1:无CP,纯养孩子日常,温馨治愈文。
  2:这个本丸个别刀剑性格奇怪,但只是心理阴影导致的一·点·扭曲,大部分时间都很正常,没有暗堕。
  3:因为刀剑们很会哄孩子,所以主角每隔几章就会稍微改变态度,如果大家觉得前后性格矛盾,很正常,但如果觉得剧情跳跃过大,那是我的过渡没写好。
  4:并不存在主线,就是日常日常日常,穿插搞事,想看刀剑们称霸世界有点难。
  5:公告——本文于2018年12月3日开v!谢谢大家支持哦!
  最后!!我!爱!你!们!~你们都是小天使!???
  内容标签: 综漫 种田文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稻垣琉星 ┃ 配角:付丧神们 ┃ 其它:其他
  一句话简介:付丧神蠢爸爸们的育儿日常
  立意:关爱儿童,尊敬老人。
  vip强推奖章:
  稻垣琉星患有失语和自闭,身为孤儿的他被时政收养,成为了一群付丧神的新任审神者。这是一个渴求温暖的孩子,和一群渴求救赎的付丧神的相遇。孩子在付丧神的照料下渐渐学会爱,而付丧神也在孩子清澈的眼中,重新找回了身为神明的自己。作品行文简练流畅,心理活动刻画细腻,将琉星的天真纯粹与付丧神的温柔善良表现得淋漓尽致。作者用轻松的语言,讲述了一个关于爱和成长的故事。本文画面感十足,可以在字里行间找到温情满满,偶尔一句平淡话语,在让人觉得暖如朝阳的同时,却不自觉掉下眼泪。

第1章 楔子
  “这孩子还是交给付丧神照顾比较好吧。”
  “附议,总不能一直放在这里,我们可没有保育员的职责。”
  “那就找一振长谷部来照顾?”
  “那还不如随便找个没有审神者的本丸放过去让付丧神照顾,不能浪费这孩子的灵力。”
  “说得对!这也是为这个孩子好,他的灵力一直无法释放,身体会越来越差。”
  “啧啧啧,不愧是那个女人的孩子,灵力强得可怕。”
  “稻垣渚再强不也死了……还有这个孩子,灵力强有什么用,六岁了话都说不利索。”
  “性格也很糟糕,给零食不要,说话不理,一直在躲在角落里盯着你。”
  “唉……为什么我们非得照顾这种小鬼不可。”
  “行了行了,别说了,我这就去打报告……这小鬼叫什么来着?”
  “忘了。”
  “我也忘了,一直小鬼小鬼的叫。”
  “好像是跟稻垣渚姓……叫稻垣琉星。”
  稻垣渚,时之政府资深审神者,现世的本职是巫女。在对抗溯行军时发生意外暴露本丸坐标,随即被溯行军攻破本丸,稻垣渚与其本丸所属付丧神皆身陨与此,时之政府为其处理后事,才发现稻垣渚有个儿子——稻垣琉星,六岁。
  虽然年幼,却有强大的灵力,而且灵力性质非常特殊,他母亲也因此不允许他踏出家门。然而稻垣渚根本无心照顾孩子,也不想其他人知道孩子的存在,因此只是定期买许多袋装面包和牛奶放在家里,孩子饿了就自己打开吃。即便如此,孩子被发现时也已经断水断粮三天,奄奄一息。时之政府有责任照顾殉职审神者的家属,但稻垣琉星是个特例,他没有其他亲属,本身又是个灵力炸弹,因此他们将稻垣琉星带回了时之政府,至于这孩子怎么安顿,便成了最棘手的问题。
  说实话稻垣琉星不太讨人喜欢。
  长时间没人打理的头发长的遮住了眼睛,乱糟糟地打结;不合身的衣服过长地遮住了大腿,却耷拉着露出半个肩膀;过于瘦弱的身躯走起路来晃荡着有些打颤,像是随时随地要摔一跤;说话吐字不清还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根本不愿意和人交流;甚至兴趣爱好诡异非常,可以一个人看一下午虫子,但对于普通孩子都感兴趣的电视游戏却无动于衷。
  面对这么个让人束手无策的孩子,理所当然,工作人员们的耐心被一点点耗尽,越发不耐烦去照顾他。
  而此刻被讨论的中心,稻垣琉星,像是听不见周围对他的议论,一个人蹲在角落里,愣愣地看着脚下的那堆蚂蚁。
  黑压压一大片,密密麻麻地聚在一起搬运着一块化了一大半的奶糖。
  普通人会觉得恶心恐惧的密集虫子,在琉星眼里却非常可爱。
  他喜欢‘多’。
  面包多一点他不会挨饿,空气多一点他不会呼吸困难,水多一点他可以洗澡,动物多一点可以陪他玩。
  而蚂蚁……蚂蚁,很多家人。
  很多,很多,很多家人。
  琉星还在发呆,忽然一只手将他向后一扯,幼小的身躯根本没法反抗,被这力道扯得摔了个跟头,胳膊肘被蹭破了一块皮。
  还不等琉星爬起来,那声音就尖叫道:“天哪这些蚂蚁!你这小鬼!怎么又把化了的糖拿到房间里!”说着,抓住刚爬起来的琉星,粗暴地扯到了房间门口:“给我好好站着!没我的允许不许动!”
  琉星被声音吓得浑身僵住,动都不敢动,捂着小胳膊站在房间门口。
  “真是恶心死了!这些蚂蚁怎么办啊!真田前辈!”
  “我说佐能,你对孩子就不能再耐心点吗?和他好好说话。”
  佐能拉长了嗓音敷衍:“是——所以呢?这些蚂蚁……”
  “用开水烫死算了……怎么这么多?我们这是不是有蚂蚁筑窝?”
  琉星在外面听得着急,忐忑不安地躲在门框后面,频频探头看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身体瑟瑟发抖,像是害怕被猎人发现的幼兽,小手紧张地绞在一起,快要扭成小麻花。
  琉星的异样引起了佐能的注意:“说了不许动!看什么看!看你给我找的麻烦!”
  琉星被吓地一下子站直了身体,没一会又战战兢兢地转回头,语气里满是哀求,声音几不可闻:“对……起,我、错、不是……不是蚂蚁、不烫,不烫。”
  佐能像是没有听见,冒着热气的开水浇在了那群蚂蚁上。
  仿佛被烫伤的不是蚂蚁而是自己,琉星下意识抱住自己的脑袋,蹲在地上从喉咙里发出无人能听见的哀鸣。但这无声哀鸣并没有持续多久,他颤抖着松开抱着头的胳膊,脸色煞白,大口喘着气,手掌急切地在浑身上下摸索。
  好——好痛!好热!好痛!
  皮肤仿佛被烧灼,剧烈的疼痛从头到脚猛地被灌输到脑中,浑身上下仿佛被烈火炙烤,他尖叫着在地上打滚,却无论如何无法熄灭身上无形的火焰——等他逐渐清醒,已经在走廊里躺了有一会了。
  孩童无力地躺在地上,身上沾满了灰尘,冷汗沾湿了半张脸,长长的刘海被汗水凝结在一起,狼狈不堪的同时,总算让人看清了孩童的一只眼睛。
  那是仿佛琉璃一般纯澈,却无神阴郁仿佛无机死物一般的银色瞳孔。
  “……恶心。”佐能皱着眉头评论道,手里的簸箕中装着被烫死的一大群蚂蚁,“离我远点,”路过琉星时,他语气厌恶地嘀咕,“脏死了。”
  “不是让你对孩子的语气好一点吗?”办公室里的真田皱着眉训斥:“他的灵力本来就带有共感性质,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你就不能让他走远点再下手。”
  “是,是——”佐能应着声往办公大楼外走,语气依旧敷衍。
  琉星踉跄着爬起来,强忍着恐惧,悄悄地跟在佐能身后。
  拙劣的跟踪技巧让佐能暗暗翻了个白眼,却也没驱赶,从后门出去,在庭院里随意找了片草地,将蚂蚁倒在草坪上,慢悠悠回去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