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祖宗去哪儿

作者:左更白起 时间:2018-08-16 15:32 标签:灵异神怪  

东北味的阴阳先生弄丢了满清遗老遗少的祖宗,大闹非洲草原,上演祖宗去哪儿基情戏码。致敬林正英大师《非洲和尚》!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塘、阿森 ┃ 配角:那尔苏 ┃ 其它:僵尸、非洲、草原



      第1章 阴阳先生
海南岛,海口市,市区郊外,一座大学的背后,一片池塘。塘边有个年轻人正在钓鱼,手拿着鱼竿,眼睛紧盯着水面上的鱼漂。此时正是傍晚六点多种,太阳快要落山了,但阳光依旧刺眼。年轻人眯着眼,神情专注。

突然,水面上的鱼漂坠了下去,年轻人眼疾手快,把鱼竿提起,一条红色的罗非鱼跃出水面,上钩了。年轻人并不高兴,收回鱼竿,把罗非鱼摘下鱼钩,又扔回水里。擦擦手上的粘液,把鱼竿收起来,嘟囔一句“这罗非鱼真烦人,咋就没有鲫瓜子呢。”

年轻人叫于塘,东北人,只不过长得不像,因为他个子不高。

于塘拎着鱼竿准备回学校,他今年大三,学心理学,挂了八科。但这并不能影响他享受生活,他没啥爱好,就是钓钓鱼养养乌龟,偶尔抓鬼。因为他在东北老家的时候就是个阴阳先生,说出来谁也不信,不过他也从来不给别人说,特低调的一人。今年16年,他刚好22岁,没有对象,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再说于塘,刚要离开池塘边,就听对岸传来一声女生的尖叫。于塘微微皱眉,感觉有事发生。刚才自己钓鱼的时候,就看到有一对情侣钻进了池塘对面的树林当中。这事本来见怪不怪,大学的小情侣钻树林,干点不为人知的事,于塘也没多在意,就是记得那男的穿了个沙滩裤衩,特别花。不过现在听到女生的尖叫,怕不是出了啥意外吧!

于塘有些犹豫,要不要过去看看呢?万一真有意外,自己得帮忙啊。可要是没啥大事,只是女生一不小心被虫子吓到了,自己贸然过去,打扰人家小情侣干柴烈火的那啥,可就尴尬了。

  “救命啊!”

又一声呼救传来,于塘心说我别墨迹啦,这肯定是出事了,再犹豫一会人家都凉了屁的。想到这儿,于塘放下鱼竿就沿着池塘边往对岸跑。

海南这地方环境好,空气棒,雨水足,树长得贼高贼大,草也高,而且还茂密,脚下的路很难走。于塘跑不快,就听着对岸的呼救声越来越小,他有点心急。好在这个池塘不算特别大,于塘跑到对岸也就用了两分钟。对岸是一片树林,这些树作为外地人不认识,反正不是杨树林,但是他知道,这树林遮天蔽日的,林子里光线不足,阴气重,可能有不干净的东西,希望这对小情侣别遇到。

他钻进树林左看右看,就见一个男生蹲着一棵树下捂着脑袋发抖。看衣服,穿了个大花裤衩子,认出来了,就是刚才那对小情侣,就是不知道喊救命的女生哪去了。于塘走过去,一拍他脑袋,把他吓得“嗷”的一嗓子跳起来就跑。这一嗓子把于塘也吓一跳,好悬没尿裤子了,好在还控制得住,憋的紧。

这男生撒腿就往前跑,只不过树林里残枝落叶比较多,他面前有一棵倒了的树干横在地上。“啪叽”,他被树干绊倒了,来了个狗抢屎。于塘撇撇嘴,心说这孩子也怪胆小的,还眼瞎。他走过去扶起男生,看清楚男生的脸,长得有点小帅,就是脸色煞白,像萝卜排骨汤里的白萝卜成精了似的。于塘问:“你跑啥呀,你对象呢?刚才不喊救命了吗,你们俩玩啥啦这么刺激?”

男生一看于塘,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一手抓住于塘的胳膊生怕他走一样,一手指了指一旁的树上。

“哎呀你松开我,干哈呀抓的我这个疼。”于塘尿尿唧唧地白了他一眼,然后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女生挂着树上。

于塘先是一愣,但马上看清,这女生不是挂在树上,是飘在树上。女生低着头,长头发垂下来,是个吊死鬼。

“天上飞的那个是你女朋友吗,充氢气了吗,咋还飘了?”于塘问。

那男生刚要回答,突然手指着空中说不来话,紧接着眼皮一翻,昏过去了,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于塘叹了口气,心说这倒霉孩子胆这么小在家待着不好吗,干啥还跑这树林里玩呀,真是没谁了。于塘一边想着,一边回头看是啥把男生吓晕了。刚一回头,一张鬼脸贴了上来,四目相对,脸对脸,嘴对嘴,鼻尖对鼻尖,对方还是个女鬼,长头发缠上于塘的脖子,弄得他痒痒的。于塘脸一红,哎哟卧槽,太突然了,都没做好心理建设,快三年多了,头一回跟女生靠的这么近。虽然知道对方是女鬼,脸也比较狰狞,但是出于礼貌,于塘还是稍微硬了一下表示尊敬。

可尊敬归尊敬,这女鬼整张脸都贴了上来,贴的太近了,于塘都快要对眼了。他往后撤一下,女鬼就往前凑一下,一人一鬼贴着脸,场面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不过于塘见多识广,手在兜里偷偷掏出一张黄纸符,贴在掌心。于塘是阴阳先生,拜的是三清,依仗的是三清道法,黄纸符就是三清符。再说于塘,准备好三清符,猛然后退,那女鬼还要凑上前贴脸,于塘抡圆了胳膊,“啪”地一声打了她一巴掌,掌心上的符也粘在了女鬼脸上。

女鬼惨叫一声,被打倒在一旁,原本一半脸白一半脸青,现在粘着三清符的那半脸被自己打烂了,皮呀肉的一块一块的直往下掉。于塘这才看清楚,这就是刚才飘在树上的那个吊死鬼。明白了,这是小情侣在树林里遇到吊死鬼了,女生被吊死鬼上身啦,所以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

对于塘来说,眼前的吊死鬼好对付,特别好对付,打他就跟打四岁小孩似的。但是吊死鬼上了女生的身,自己不能出手太重,就说:“喂,哪来的吊死鬼呀,死了还不老实,赶紧麻溜利索的从人家身上走开,要不然看我不削死你袄!”

女鬼显然不愿意妥协,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朝于塘飞来。两只手伸得直直的,指甲又长又黑,看来是打算把于塘戳死。于塘自然不会束手就擒,掏出三张三清镇魂符,向前一掷,口中念咒:“韦陀护法,灵官伏魔,六丁六甲,神将敕令!”,手结镇魂印,“皆!皆!皆!”

只见三张镇魂符绕在一处,如同金刚圈一般铐住女鬼的双手,越是挣扎,铐得越紧,疼得女鬼目眦欲裂,发出阵阵嘶吼。女鬼此时明白,打不过于塘,转身就要跑。于塘哪能让她得逞,心说你跑行,但是得把人家白萝卜精的女朋友留下呀。就见他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女鬼的头发,往后一拽,女鬼站不稳,踉踉跄跄。于塘双手合拢,食指中指伸出,自下而上,抵住女鬼的下巴,用力一顶,“负阴抱阳,冲气为和,滚!”

一招下去,立见成效,吊死鬼吱哇地叫着窜出了女生的身体,于塘也不去追,任由它逃了。这女生也腿一软,倒了下去,于塘赶紧上前掐人中,“喂喂喂,美女醒醒啊,别往地上躺,地上埋汰还有大蚂蚁,咬人可疼了,三天都好不了。”

也不知道是掐人中好使还是于塘的碎碎念管用了,总之这女生清醒过来了,看着于塘,她哇的一声就哭了。

“哎哟,你还是不哭的时候好看一点”。于塘也不知道咋安慰,随口说了一句,这女生马上就不哭了,抽噎半天,才说:“谢谢你救了我,我男朋友呢?”

“那白萝卜精...不是...你男朋友在前边躺着呢,他没啥事,不用担心,就是吓昏过去了。”于塘说完领着女生来到男生身边。女生一股哭腔地问:“他怎么样才能醒呀?”

“容易”,于塘微微一笑,笑的是那么的坏,“你想让他醒呀?”

女生点点头,“当然啊。”

“那你往边上靠一靠,腾出点地方,别影响我发挥。”于塘说着,一脚跨在男生身上,然后抡圆了胳膊,“啪”打了他一巴掌。这男生一下就醒了,醒了之后也不管谁打他的,站起身就跑。

女生急忙拉住他,没等说话呢,男生就把她推到在一旁,自己一边跑一边喊:“你走开,你走开,不要吃我,鬼来啦!”那跑的叫个快呀,裤衩都跟不上。

看来这男生是心有余悸,惊弓之鸟了,一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还以为是吊死鬼呢。于塘走上前扶起女生,吧唧吧唧嘴,说道:“啧啧,哎哟,这种货色你咋也能看的上呢?除了脸能看还有个屌用。天黑了,赶快回学校吧。我也是这学校的学生,咱俩顺路。”

女生刚被鬼上身,又被男朋友抛弃,现在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于塘的一句话让她倍感安全,就点点头,跟着于塘往回走。

俩人先是回到刚才钓鱼的地方,捡起鱼竿之后,继续往校园里走。女生就问:“你叫什么啊?我怎么感谢你呀?”

于塘指了指一旁的水面,说:“这是啥?”

“鱼塘啊。”女生答道。

“对咯,我就叫这个。至于感谢嘛,不用了,俺们东北银都是活雷锋,做好事不求回报。”于塘摆摆手,叮嘱道:“不过今天这事你最好别和别人说,说了也没人信,还会把你当精神病。”

女生点点头,说:“你不问问我叫啥名吗?”

于塘摇头,说:“不问了,就当今天咱俩没见过面,以后校园里碰到了也当不认识。”

“为什么啊?”女生不解地问。

于塘:“不感兴趣。”

“那好吧”,女生颇为失落,眼前不远处就到了校门口,她向于塘再次感谢,随后俩人告别,女生独自跑进校园。于塘则摇头晃脑地一手摇着鱼竿,一边哼着小曲儿,慢悠悠地往寝室走。

“姑娘叫大莲,
 俊俏好容颜,
 似鲜花无人采,
 琵琶断弦无人弹呐,
 奴好比貂蝉思吕布哇,
 又好比阎婆惜,坐楼想张三。”
  
等于塘晃悠到寝室楼下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刚要上楼,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于塘拿出手机一看,来自家乡吉林长春的电话,接通之后,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声音:“塘子,最近过的怎么样啊?”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于塘撇撇嘴,电话那头的人叫高思继,是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啊?”

高思继:“有个事,我有一个香港的朋友,他想找一个阴阳先生半个私事,出价80万,人民币。我都帮你答应了,定金30万都收了。机票已经买好了,明天直飞英国。我和他生意上有来往,你就当帮哥一个忙,好不好?办成这事,回头我再给你20万,给你凑个整,万事亨通,百事可乐!”

于塘:“啥,你都替我答应啦!你怎么可以......”。

“100万哟。”

“我是有原则滴。”

“100万哟。”

“哪天飞?”

“明天上午9点整。”

“等等,为啥飞英国?”

“具体事他没说,说是等你到了英国会亲自跟你讲,放心了,哥不会坑你的。”高思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于塘坐在寝室楼一旁的台阶上想,高思继不会骗自己,自己和他多年的交情,甚至还有一层师徒的关系,连上学都是他资助的。但是,保不准他会不会坑自己。可想想100万,真把这笔钱挣到手了,足够自己买房买车的了。就是一趟浑水,自己也该去趟一趟!

作者有话要说:
致敬林正英《非洲和尚》,从小九叔就是我的偶像,可惜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世了,但是我会永远把他当偶像,毕竟他是能给我带来安全的男人!另外,也请大家去看我的《盗马金枪传》《狐狸吹灯图》!谢谢啊!


作者其他作品

祖宗去哪儿

上一篇:怪物

下一篇:(ABO)谁比谁有病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