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盗墓之涅槃

作者:廿乱 时间:2018-08-09 10:11 标签:经典  灵异神怪  

方琼胆小,这个性格他是怎么也改变不了了,然而重生后,他却被二叔骗去当了取神火仪式的‘取火童男’
很‘幸运’的是:这山里千百年遗留下来的粽子竟嫌弃他难看,拒绝享用。
什么!让他去摸棺材里的尸体……找东西?
方琼再也不要装淡定了,死抱住某人的脖子皱着包子脸直囔道:“我不要!”
某人脸一寒,大手往他屁股上一拍,啪!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琼/赵清明,风倾 ┃ 配角: ┃ 其它:



【正文】

【第一卷 壁洞谜棺】

1、守石墓的人

  山清水秀之地往往透着简单的气息,赵清明穿梭在树林间的小道,脚下松松软软的是多年沉积下来的枯叶,松香味,青草的清香渗透到空气中。
  
  但越往山上走去,越觉得这山里透着诡异的气息,他抱紧怀中的食盒,假装自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快步往山上爬去,走了有一段时日,对这山路也熟悉,由于每次走这条山路都会看到路旁的几个坟茔,他的心跳不由得加快,心里默念:他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
  
  气喘嘘嘘地赵清明终于爬到一个小亭里,怀里的食盒还处于温热状态,没有冷,现在是金秋十月,山里的气温降得出其的快。
  
  经过刚才那个坟茔,他背上都是汗,秋风吹过,顿时背后传来阵阵凉意,没有多做歇息便继续往上爬,由于近段时间在做爬山运动,他的体质比之前好很多。
  
  过了五分钟后,他才松了口气,他到了坐在小屋子门前平石上屈起双腿抽着竹筒长烟的爷爷,顺了顺气,唤道:“爷爷,我来了。”
  
  赵爷爷胡子花白,他手上的竹筒有一定的历史,缓缓地吐出烟雾,吐出的烟雾很快淡化消失不见,赵爷爷不仅是胡子花白,头发出已全白,不过却是用红线扎起,头上还包了一圈红布巾,至于他的头发有多少年没有放下来,不是赵清明想知道的,这是瑶溪寨的习俗,赵爷爷深爱着自己民族,从头到脚都具有浓郁的民族风味。
  
  瑶溪寨里的寨民自然是少数民族,赵爷爷是便是瑶族,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属于瑶族,前来观光的人都称他们为瑶民,瑶溪寨是这个民族中最古老的瑶寨。
  
  这个古老的民族,至今为止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这个民族有属于他们民族语言,不过记载在的汉字却只有一个,在字典上也可以找得到。
  
  赵爷爷不知道赵清明为何在两个月前醒来后就不会说瑶族话,但是却不影响他与孙子之间的交流,不过他觉得不会说瑶族话的孙子变得很沉默。
  
  “嗯。”赵爷爷虽会说汉语,但是并不流利,原本很少与孙子交流,现在也就变得更少了。
  
  赵清明自顾的找了一块较圆滑的石头坐了下来,他匆匆朝小木屋后面的石板墓门望去,然后又垂下头,看到那扇紧闭的墓门他被吹干的冷汗又冒出来了,他从来就胆小,最害怕的就是鬼怪这些东西,虽没有真的见过,但真的害怕,不过他心里倒是很佩服爷爷,难道上了年纪的人就不害怕鬼怪的东西么。
  
  赵爷爷跟他说过,今年正好轮到他们家守这个历史远久的古石墓,至于是谁的墓赵爷爷没有告诉他,就算说了赵清明也未必知道,现在的他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孩,待其慢慢长大,赵爷爷才会慢慢灌输这些历史给他。
  
  赵清明醒来后知道自己的父亲因病逝世,有些许模样的母亲跟汉族人跑了,留下他们爷孙两,他有个二叔,不过这个二叔长年在外打工,只有二婶带着两个孩子在家里,吃穿用度倒是不太大。
  
  由于家里壮年男丁少,赵爷爷肩负起守墓这个责任。
  
  赵清明现在住在二叔家里,送饭的任务几乎交给他的另一个堂兄,两人轮流送饭,遇到下雨天气时就两人一块送,幸好二婶是个勤劳能干的女人,不然这一家大小都不知道该如何过日子。
  
  待赵爷爷用完午餐,赵清明便带着昨天的饭盒下山,晚上爷爷会自己做饭,下午二婶会带足够的米和菜上来,近几天应该就不用上来了,一个人爬这条路实在心慌,赵清明跟赵爷爷道别便转身下山,不过在他迈出第一个步子的时候却听到从背后转来一阵唧唧的叫声,如划破长空般的鸣叫,他转过头,赵爷爷对他扯了个慈祥的笑容,显然,刚才听到的声音是他的幻觉?
  
  赵清明缩缩脖子,冲下了山,小身板跑得飞快。
  
  瑶溪寨住的是吊脚楼,不过由于汉族文化的传入,也有些家庭建起了平房,不过这并不影响这里瑶族的风味,赵清明白天跟着自己的堂哥到村里唯一的小学上课,每天都走半个小时的山路,但这并不影响堂兄和堂弟学习的热情,当然,他们年纪也和赵清明差不了多少,都属于爱玩的天性。
  
  平平静静地又过两个星期这样的生活,赵清明有再多的想法都没办法用,还是回归到现实努力学习走出大山,他再也不想走那些可以随便看到的坟茔的山路了。
  
  按照平常放学的时间,堂兄和堂弟跟他一块回家,不过这两兄弟今天情绪似乎比昨天还高涨,听二婶说,他还没见过面的二叔就要从外面回来,小孩子更多是想从父亲手里得到玩具,长年在外面打工的二叔是他们期盼的对象,也是他们全家的寄托。
  
  二叔这次回来还有另一个任务,就是一年一度的十月十六的‘歌堂’就要开始,他要代表自己年迈的父亲参加这个祭典,在‘歌堂’开始之前,他们寨里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向神明取火种的祭祀活动,也就是关乎后山那个石墓的祭祀活动,今年轮到他们家出人,他不得不赶回家与家人商量此事。
  
  晚上八点多,赵家等候多时的二叔终于在土狗的叫声中迈进家门,赵清明正好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写着今天老师布置的作业,他旁边的堂兄已经冲到门口抱住二叔的腰,赵清明抬起头打量把牛仔包放下的二叔,握着圆珠笔的手顿了下,他是个长相平凡,身材中等的三十多岁男人,瑶家人结婚都比较早,他的年纪看起来不太大,最大的儿子却十一二岁,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
  
  想必二婶已经跟他说了赵爷爷还在守墓的事,对于赵清明在自己家他一点也不意外,反而还从他大大的牛仔包里拿出一个印着有变形金刚和超人的书包给他,赵清明囧囧地接过二叔送的礼物,他不喜欢头戴红色内裤的超人。
  
  二叔亲切地揉揉他的因营养不良而发黄的短毛发,鼓励笑道:“阿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
  
  望着印有变形金刚和超人的书包,赵清明神色复杂的点点头,垂头小声地回道:“……谢谢二叔。”
  
  依然保持着微笑的二叔只当他复杂的表情是因为自己送出礼物而感动,接着就继续拿出他从外面买回来的糖果和、酒,、烟,赵清明觉得这些烟酒应该是给爷爷准备的,虽然二婶也好酒,但是她并没有到嗜酒的地步,赵清明看那些酒,似乎价格还不便宜。
  
  赵清明的两个堂兄弟见自己爸爸回来,在二叔赵现吃完饭后便粘着要听他讲山村外面的花花世界,赵二叔也非常有耐心的给他们讲外面新鲜的东西,家中虽有电视,但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台,怎么也不够看,除了新闻就是电视剧,堂兄弟两人围坐在赵二叔身边,赵清明原本很困,不过他也很久没接触外面,也乖乖地当个好奇小孩找张板凳托着下巴双腿合拢端坐着听赵二叔讲趣事。
  
  赵清明一直只是觉得赵现是在外头打工,他的肤色比较黑,不过说起话来却头头是道,初中毕业就懂这么多真不简单,不过他们听的都是外面的变化,也没有什么复杂不明白的东西,赵现也只是把有什么好玩的告诉小孩子们,比如欢乐谷,游乐园,动物园,地铁,火车,没见过这些的堂兄弟听得两眼发光,直囔下次放暑假一定要带他们去玩,赵现说要他们考到县级中学才能带他们去,于是两个小孩小脸立刻又黯淡下来,倒是赵清明比较懂事,只听二叔说事没有插话,第二天还要上学,赵现赶了一天路也累了,十点过后就赶他们回房间睡觉。
  
  赵家的房间不多,一间平房只有两间睡房,小孩一间,大人一间,要是爷爷回来了,赵清明就跟爷爷回隔壁的吊脚楼住,现在他只好跟堂兄弟睡一间房,堂兄睡一张床,他和七岁的堂弟睡一张,被子倒是一人一张,山里的气温总会比外面低,赵清明很快闭上眼睛,裹上被子背对十秒就睡熟的堂弟睡下,小孩的睡眠质量总会比大人好。
  
  二叔赵现回来后第二天就找上寨里最年长的老人,也就是他们的村长,赵清明自然是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他在帮二婶背猪食用的野菜回来时看到包含二叔在内的几个大人从村长的家里出来。
  
  当天晚上,由于平房的隔音效果不是那么好,赵清明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夫妻俩讨论关于祭祀的事情,来瑶溪寨的时间不长,他只能听得懂百分之五十的瑶族语言,剩下的一半几乎是靠蒙。
  
  不过,靠蒙他只能蒙出个大概,就是取神火仪式要准备引火男童和引火女童,之后,隔壁房间的声音变成了喘息的调调,赵清明把被子盖过脑袋,捂着发热的耳朵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尝试不同的题材,据说这是冷题材,希望不要太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留言鼓励喔。




2、引火的男童


  照常吃喝拉撒睡的赵清明在二叔赵现回来的第五天就感觉到自己的周围充满诡异的气息,他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总有种不详的预感,二婶看他的时候多了些同情和怜悯。
  
  傍晚,有人顶替爷爷守古墓的位置,二叔把他从山上接了下来,刚进门,赵清明就感觉到爷爷对二叔是说不清的气愤,爷爷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赵清明孝顺的走到爷爷身边作势要扶他,不过,他的手不没伸出,爷爷怒斥一声:“逆子!”
  
  伴着怒斥声音,传来竹棍折断的声响,赵清明愣了下,原来爷爷用下山的临时竹质拐杖就打在二叔的腿上,二叔连忙屈膝跪在爷爷面前叫唤道:“爸,我也是迫不得已。”
  
  正在准备晚饭的二婶听到声音连忙在围裙上擦擦湿手走了出来,但她也帮不上什么忙,站在一旁干着急,赵清明躲在爷爷的身旁不明所以然,平日温和的二叔怎么忽然给爷爷下跪了,刚回来的爷爷又因何事这么生气。
  
  爷爷愤怒的将折断的另一半竹子扔地上,继续怒斥:“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大哥吗!?”
  
  二叔赵现垂下头不说话,爷爷气得坐在竹椅上直拍自己的胸口,赵清明连忙到茶几上倒了杯茶递给气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爷爷,后者用满是茧子的手掌摸摸赵清明的脑袋。
  
  然后,爷爷望着门外叹息一声,像是忽然老了几岁,他问赵清明:“小明,想你爸吗?”
  
  被人抚摸脑袋的赵清明原本想摇头但又点点头,他的爸爸在哪里他自己都不知道,重生之前他也没有父亲,倒是有个对他抱着恨铁不成钢态度的师傅。
  
  二叔抬头看了一眼赵清明,眼里闪过一丝愧疚,赵清明隐约知道这事似乎跟祭祀有关,于是抬头问爷爷,道:“爷爷,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能帮得上忙吗?”
  
  爷爷眼眶红了红,拍拍赵清明细瘦的手掌,哽咽地说道:“放心,没事,爷爷会保护你的,谁也不能把我的孙子带走。”


上一篇:虫族之秀恩爱日常

下一篇:龙裔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