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晚来天欲雪

作者:妄鸦 时间:2020-09-30 03:18 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太衍宗外门多了个惊才绝艳的杂役弟子
    生了张颠倒众生的脸,懒懒散散,一战成名
    只可惜这弟子身虚体弱,若不用天材地宝养着,恐怕修行一途便是到了尽头
    “筑基不到便能剑气外放,天生就是用剑的料啊。可惜,可惜。”
    所有人都如此说着,摇头叹息
    宗辞倒无所谓,他这辈子算是捡来的命
    本就是为拯救苍生而死,能重生就谢天谢地
    他倒也看得开,不怨别人,只想好好活下去
    他咸鱼了倒好,没想到别人却不愿了
    上辈子对他厌恶至极的白月光,心狠手辣的师弟,恣意乖张的师尊…...全都赶着上来扒他马甲,眼角泛着疯狂,个个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他
    宗辞:???
    他联想一下自己上辈子糟糕的人际关系,受宠若惊
    宗辞总觉得自己上辈子什么也没得到
    师门背叛,手足分离,身死道消,笑话而已
    他想不到,那些人会站在他冢前,为他打入鬼域,堕入魔渊,似疯也似癫
    他更想不到,还有一人,为他摆好卦盘,参算了一宿
    天机门的大雪落了满肩,却只等来一具陈着半截断指的空棺
    【阅读须知】
    1.cp是天机门门主,1v1
    2.天机门主的腿和眼睛皆有疾,永久性的那种
    3.文案上出现的所有人全部对男主意难平欲难熄
    4.男主曾经是拯救世界的大佬,如今是个体弱多病只想混吃等死的咸鱼
    5.某种意义上,文名还可以叫做《死后才发现自己成了全修真界白月光》
    6.具体排雷在第二章,请务必详细阅读排雷后再决定要不要看下去,谢绝一切剧情人设的指导。文风入土为安前改不了也不打算改,彼此尊重,网络虽然是虚拟世界但依旧希望大家开开心心,愿世界和平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宗辞,千越兮 ┃ 配角:厉愁,清虚子,容敛 ┃ 其它:修仙,咸鱼,拯救世界
    一句话简介:重生后我成了全修真界白月光
    立意:珍爱生命,纸片人才有重生待遇
    作品简评:
    拯救苍生后,名扬天下的凌云剑尊重生到了天下第一宗门的无名小卒身上。原本想安安心心做闲云野鹤,好好度过这捡来的一生,却没想到前世的故人们一个一个找上门来,个个都似乎有千言万语难诉衷肠,对此,宗辞表示: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本文讲述了一个满级大佬重生的故事,文风自然,情节曲折流畅,人物丰满明亮,别具一格,为读者徐徐揭示了一个不一样的修真界。

第1章 寒衣节
  农历十月初一,三大鬼节里的寒衣节。
  民间也称为“冥阴节”或“鬼头日”,是为自己逝去的亲朋好友们烧去御寒衣物的时日。
  许是拜节日所赐,今晚格外的冷,就连秋蝉也静寂了下来。
  月光扫过稀稀疏疏的树影,在冷色的青石板路面镀上一层清辉。
  太衍宗山门下,小镇草药店当值的店小二坐在柜台后面,支着头昏昏欲睡。
  虽说修行之人不分白昼黑夜,但这里不过是太衍宗山下的小镇,居民大多都是些年纪上来又突破无望的外门弟子。
  店小二是个斑驳的五灵根,修行数十载都还停留在炼气期一层,没有辟谷,作息也就同常人一般无二,仍旧需要睡眠。
  寒风吹来,门口挂着的用以提醒掌柜客人到来的风铃呼啦啦作响,发出悦耳的轻吟,在静寂的夜里如同雷鸣。
  “欢迎道友关顾小店。”
  小二迷迷糊糊抬头,“不知道友需要何种草药?”
  “不必,”那声音温和地说:“我是过来取药的。”
  小二睡意去了大半,下意识看去。
  那道人影逆着月光而立,正巧月光背了过来,将轮廓照的分明。
  三千墨发散在身后,除去一袭再简单不过的玄衣外,身上再无多余配饰。
  他眉眼间带着浅淡病容,漂亮地像是话本上从怪谈传说里走出来的妖怪,周身带着森森鬼气,诡丽惊鸿,不似凡人。
  少年骨节分明的指间抓着一张弟子牌,宽大的袖袍微微垂下,递到柜台上来。
  在袖袍散落间,小二似乎看到了衣角上一闪而没的诡异花纹。
  那花纹的样式格外奇特,用银线细细绣好,落脚处的线密密麻麻,细致无比,一看就是顶好的布料。
  普通人家定是穿不起这般布料的,就连修行之人也不会花费珍贵材料去做一件没有任何实用价值的衣服。
  两相结合,饶是店小二这种常年坐镇在太衍宗山门下,见惯第一宗门里天之骄子的人物,此刻也不禁在内心倒吸一口冷气,连忙跳起来:“还请仙长稍等。”
  掌柜的确吩咐过这么一件事情,不过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店小二匆匆在柜台后面翻找,终于从最底处的杂物里找出一方玉盒,恭恭敬敬呈递了过去。
  “您要的药,上次已经付过钱了。”
  “多谢。”
  少年深邃的侧脸在黑暗里明灭片刻,他将袖袍拢在嘴边,轻咳两声,接过玉盒。
  直到这位神秘的黑衣少年消失在门,许久后,店小二才愣愣地回过神来。
  他整理了一下刚刚被自己匆忙撞倒的瓶瓶罐罐,自言自语。
  “奇怪......外门何时出了如此一位弟子?”
  刚刚那少年手里拿着的分明是太衍宗外门杂役弟子的身份牌。
  身份牌这个东西,太衍宗弟子人手一份。内门弟子,首席弟子和外门弟子的身份牌都不同,绝对不会有拿错的可能。
  店小二思索了半天,楞是没能从记忆里扒拉出蛛丝马迹来,却又总感觉有莫名的违和感。
  他的眼神掠过店铺门匾上幽幽燃烧的红色灯笼,触及到某一个白色的鬼画符时,瞳孔忽然骤缩。
  不对......等等?!
  想起方才隐隐约约在少年袍角看见的花纹,店小二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冷汗,一屁股跌坐在地,神色间满是惊恐张皇。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个花纹感到熟悉了。
  ——那分明就是寒衣节时,为已逝之人烧的寿衣上,必绣的图案。
  ####
  时间晃晃悠悠,又过了小半年有余。
  天还未亮,太衍山下的寒舍就嘈杂了起来。
  寒舍是太衍宗外门弟子统一的住处,清一色是些用木板分割出来,盖着茅草堆的小房间。
  “今天妖族的人要过来同我们宗门结盟,要不要一起去凑凑热闹?”
  早起采药的弟子将一个重磅消息带了回来,一下子引发了广泛讨论。
  “妖族?和我们结盟?”有人惊呼道:“他们不是一向看不起人类修士吗?”
  “这我不清楚,据说这件事是妖族率先提出来的。”带回消息的弟子说,“就在方才,我看到所有的峰主和长老全部都在掌门带领下去了广场。”
  既然宗门高层都出动了,这件事定然势在必行。
  这可是件大事啊!
  院落内的外门弟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了起来。
  外门弟子基本都是些修真界最底层的存在,大家就算激烈讨论,多半也讨论不出什么东西来。他们的身份就注定了接触不到多少宗门内部的事务。
  正在这时,一扇门轻轻推开了。
  院落里不少注意到这一点的弟子都纷纷压低了声音。
  少年推开门来,轻轻扫了院落一眼。
  他脸色苍白,眉眼无悲无喜,身上仅穿着一袭朴素无比的玄衣长衫,却也难掩殊丽,俊美无双。
  “咳咳咳.....”
  他不过刚走两步,便又停在原地,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红晕。


上一篇:妖怪气象局

下一篇:空间之神仙也种田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