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过时不候[无限流]

作者:北有渔樵 时间:2020-06-30 07:34 标签:强强  年下  无限流  天作之合  
开在午夜的地铁,看不清前路的站台,苛刻无理的安检,便宜送上门的车票,以及出站后能够得到的丰厚奖励……
  赵浅候车时,数了数1、2、3号线错综复杂的停靠站点,忽然决定转身回家
  售票员:……
  安检处:……
  导游:……
  地铁经理:……祖宗,您再考虑一下?这趟车不但刺激到心脏停跳,还会附送真爱哦
  于是赵浅一下车,就遇到了这辈子最糟心的真爱——傅忘生。
  作为系统赠品的傅忘生拳打小鬼,脚踹变态,嘴上也没闲着。
  傅忘生:亲爱的,我怕
  赵浅面无表情:好巧啊,我也是
  当众表演老夫老妻式相(盼)敬(你)如(先)宾(死)
  1.攻跟受是疯子配狂徒,天作之合,真相爱
  2.两位大佬分则刚,合则怂
  3.全员真有病预警
  风流倜傥骚话连篇攻×高冷阴郁受,年下,无限流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天作之合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浅、傅忘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爱情/事故
  立意:人要有抗争精神
  
第一站:饕餮盛宴
第1章
  天幕像破旧的麻袋,四方漆黑,只有顶头漏了巴掌大的洞,月色高远,四周无星,空落落照在酒店猩红色的屋顶上。
  赵浅是第十五个踏入这家酒店的。
  他前脚刚迈进来,门口就起了大风,方才还算明朗的天气忽然翻脸,暴雨倏地砸下,将落地窗打得模糊一片。
  酒店里也不安稳,昏黄的色调看得人眼疼,屋顶正当中挂着样式繁复的水晶灯,最外面像是层层叠叠的花瓣,却削得极薄,成百上千枚拢在一起,边缘散发着冷冽的寒光。
  除此以外,这酒店的一楼只剩下前台和一张正对着水晶灯的大圆桌,就这灵堂一样的摆设,怪不得要强买强卖,才能塞进来十几位客人。
  客人们的脸色都不怎么好,一半是冻的,另一半则是吓的,就算两样都不沾,也都板着脸,跟这灵堂相得益彰,活像死者家属,随时准备高喊“三鞠躬”。
  有姑娘抱着行李箱正在小声的哭,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裙,遮阳帽的前端被搅得粉碎,右手还受了伤,纱布草草缠了好几层也没什么用,身上散发着一股浓厚的血腥味。
  她很可能有些低烧,嘴里小声说着胡话,“这是什么地方啊,我要回家,我想吃热腾腾的……”
  叽里咕噜,这姑娘都这样了,嘴皮子还是很利落,硬是给所有人来了一段报菜名。
  赵浅也拉着自己的行李,不过没小姑娘那么繁琐,最小尺寸的箱子,深蓝色,上地铁过安检的时候被从里到外翻了个彻底,就连内裤都扯出来聚众研究。
  他手里曾有一张装在信封里的地铁票,信封匿名,只提供了他感兴趣的一行字。
  用这张地铁票,不仅享受着地铁站vip等级的惊悚服务,还莫名其妙被安排了导游,一出站台就来到了这座行将就木的酒店。
  据导游所言,酒店负责游客的吃住,倘若没有去下一站的车票,就只能暂时在这儿落脚。
  那导游长得实在不敢恭维,简直是□□与乌龟的结合体,颧骨宽圆,嘴唇特别的厚,体态也不行,微微有点驼背,头往前伸,说话时拖拖沓沓,一笑更让人受不了,牙齿发黄发黑,还稀稀疏疏。
  顶着这副尊荣安慰人,实在有点店大欺客。
  因为赵浅是最后一个进酒店的,所以他的导游还没离开,酒店里的氛围有些躁动,赵浅敏锐地捕捉到,“人呢?怎么还不开始……”一类的字样。
  说这话的是个年轻人,近视眼,戴着副轻巧的框架眼镜,显得很斯文,不过一看就是高中生,手机壳上还印着“省得一身剐,北大或清华”,鸡汤里都透着中二。
  “抱歉,抱歉,”导游赔着笑,“有位叫傅忘生的乘客在地铁站闹事,迟到了,诸位稍等,我刚接到通知,他马上就来。”
  “……”人群中忽然沉默。
  他们都是由地铁站直接过来的,自然知道那鬼地方是个什么德性,居然还有人想不开,在里面闹事。
  赵浅抱着胳膊全程静静地倚在门框上,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袖口向上卷了两寸,堪堪停在肘关节之前。
  他的皮肤略微苍白,模样天生冷淡,眼神中透露出来的距离感很强,偏偏轮廓很温润,没什么肆无忌惮的棱角,清俊的引人注目。
  因他位置靠着玻璃,雨水冲刷下,立刻留意到不远处正有人撑着伞走过来,是个男人,身材挺拔修长,五官掩在伞缘之下看不清,只露出一个瘦削的下巴。
  “这不就齐了吗?”导游搓着手,语气如释重负,还有种不易被觉察的幸灾乐祸,“那各位就在这里等着,我先离开了。”
  他往外走了两步,又忽然停在了瓢泼大雨里,“这几日雨大,地铁暂不开放,也希望大家拿到车票前,不要离开酒店。”
  听到这声警告,那已经受伤的姑娘瑟缩了一下,抱着行李哭得更凶,引来导游近五秒的注视。
  “可以了,一个新人哭什么哭,”赵浅侧前方的女人率先开口,她大概三十上下,嘴上虽然不饶人,却是第一个去拉那姑娘的,“我叫李倩,已经坐了五站路,一号线转二号线,你跟着我,别哭。”
  出于礼貌问题,小姑娘下意识回了句,“我叫许辰星……我没哭。”她顶着满脸泪水,非要狡辩是屋顶漏的雨。
  “五站路,一号线转二号线”这样的专业词汇,许辰星和赵浅都听不太懂,不过人群里倒有不少议论声,看样子这位李倩还很厉害,能够服众。
  “你也是新人吧。”赵浅的肩膀被戳了两下,对方手劲很大,搭讪的动作搞得好像决斗,戳地赵浅往后退了半步。
  “……”赵浅不太想说话,所以闭嘴假装自己是个哑巴。
  “一看你就是个新人,”这还是个话唠,跟哑巴也能胡天海底地吹,“像我们这样上上下下几趟的,都不带行李,最讲究也就背个包,塞两件换洗衣服。”
  “……”赵浅看着这位“一身轻”的大哥,皱着眉又默默退了半步——怪不得从刚才开始,他就闻到了一股馊臭味。
  “我虽然没转过线,不过也坐了两趟车,看你体格还行,要不跟着我?”大哥的体格才是真好,露出的肌肉线条流畅虬结,上山打老虎都够了。
  他的耳垂之下有道伤口,一直从锁骨划过没入领子,肉眼可见四五寸长,疤痕狰狞非常凶险。
  赵浅没有理他的组队邀请,而是抬了抬下巴,开口问,“这道伤,怎么弄的?”
  “好小子,识货啊。”大哥摸了摸颈侧,“为了搞进站的车票,一间机关房,两把锯子,前面这一道,后背还有一道,差点死了……你来的时候,觉得那车站阴恻恻的,很可怕吧?可为了回去,在这儿得拼命。”
  赵浅其实想说“还好,车站除了空一点,也不可怕。”余光又瞥见那位屋顶漏雨漏成泪人的小姑娘,秉承着唯一一点温柔,闭了嘴。
  说话间,雨里撑伞的男子已经到了屋檐下,他很高,一米八还向上,估计有一米八五,黑发棕眼,但五官却很立体,精致的像浮雕,鼻梁上带着的无框眼镜缓和了这份深邃的凌厉,气质倏地优雅起来。
  这男人应该就是导游口中的闹事乘客“傅忘生”。
  “抱歉,”他笑道,“车站有人偷东西,我见义勇为,所以晚了点。”
  纯粹的胡说八道,那车站上上下下几十个站务员和监视摄像头,留意乘客一举一动,安检时这样不许带,那样不许带,零食都被扣押。
  而逃跑和违规的代价,在那哭泣的小姑娘身上呈现了不到十分之一,谁会想不开,在那种地方做贼。
  人齐了,酒店昏黄的灯光闪烁两下转变成了暗红,当中漂亮的水晶灯忽然被打开,富有层次的花瓣渐次向外张,露出藏在里面的“花心”——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过时不候[无限流]

上一篇:深海巴别塔

下一篇:和深渊魔主同名后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