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阶下臣

作者:春溪笛晓 时间:2021-02-03 09:13 标签:短篇 狗血 宫廷侯爵
陆屿入朝十年,二十出头便高居相位。他出仕之后不仅抄家无数,还一力推行削藩令,得罪了无数高官显贵、皇亲国戚。
    先皇病重,陆屿本该成为托孤重臣,悉心辅佐小太子登基,再续数十年荣显。
    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先皇临终时突然下旨传位给胞弟傅怀明——
    一个陆屿得罪得最狠的藩王。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权臣他体弱多病!
    立意:凡有所得,必有所失。

第 1 章
  庆安元年,新皇登基,大赦天下。
  新皇赦令颁布当日,刑部大狱之外一片欢欣。若非不好在大牢外头喧哗,说不准这是整个京城炮仗声、锣鼓声最响的地方。
  刑部大狱里剩下的就那么几个十恶不赦之人,事情自然也少了,狱卒们坐在那打起了哈欠。
  喀啦——
  开门的声音自外头传来,狱卒们一激灵,齐齐站起来看向门边。
  等目光触及那迈步进来的明黄色身影,他们不由得齐齐跪了下去,连声高呼“万岁”。
  昏暗狭窄的大狱之中,万岁之声听着尤为响亮,甚至隐隐有回音。
  狱中剩下的那些囚犯齐齐往外面看去,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向新皇申冤的机会。
  万一新皇金口玉言赦免了他们,他们岂不是能保住性命?
  囚犯们都有些骚动,只一人半合着眼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对外头传来的动静无动于衷。
  他的眉眼宛如经冬的寒梅,远看凛若冰雪,近看又更添几分清俊。
  他身上穿着的分明是素色囚衣,理应狼狈又落魄,偏他看起来却仍然像个清贵出尘的贵公子。
  不管是肮脏晦暗的牢狱还是粗糙简陋的囚衣,都无法掩去他身上那种久居人上的气势。
  唯有过分苍白的脸色显示着他如今的状况并不好。
  “陆屿。”
  明黄色的身影在牢门前驻足,开口喊他的名字。
  “陆寒洲。”
  里面的人一动不动,并不搭理来人,哪怕明知道对方是刚刚登基的新皇傅怀明。
  陆屿,字寒洲,屿本意是“海中洲”,当年他老师知他天性清高自负,便给他取字为“寒洲”。
  那时老师曾跟他感慨说“你这性子若不改改,早晚有你苦头吃”,如今看来果真一语中的。
  想他十七岁入朝,十年来始终是先皇信重的御前红人。
  到先皇病重那几年,他更是独掌大权、乾坤独断,肆意妄为到随意左右储君废立之事。
  倘若是小太子顺利登基,陆屿应当还能再风光个几十年。
  结果傅怀明这个早已无缘帝位的藩王突然杀出重围,以“兄终弟及”的名义在群臣的拥戴下登基。
  自古成王败寇,本就没什么好说的。
  陆屿只是没想到先皇最后竟会摆他一道,下旨将皇位传给傅怀明这个弟弟。
  这些年他苦心积虑行削藩之策,极力削弱藩王们的势力,得罪得最狠的就是这位新皇!
  说到底,他只是个外臣,人人都说他要将天下改姓陆,先皇信不过他也很正常。
  所谓的君臣相得,不过是说说而已。
  陆屿半合着眼,并不理会那声叫唤。
  他知道傅怀明来找他,纯粹是想与他算算新仇旧恨。
  左右他既没有家人,也没有党羽,从来都是孑然一身,最糟糕也不过是一死,他没必要再与傅怀明说什么。
  陆屿的不理不睬似乎惹怒了牢门外的帝王,他命人将牢门打开,阔步走入牢中。
  “陆寒洲!”
  他喊陆屿的名字,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
  陆屿察觉对方已来到自己面前,睁开眼看向来人。
  傅怀明对上那双安安静静的眼睛,一下子哑火了。
  登基事情太多,他忙了许多天,才终于腾出空来走这一趟,陆屿此人独揽大权多年,不想查封他府邸却是清清白白,什么东西都没查抄出来。而且如今国库充盈,未见亏空,竟是没被挪用半分。
  这个结果,傅怀明是不信的。
  在他看来肯定是陆屿见势不对,提前把亏空补上不说,还作出两袖清风的姿态。
  如今朝堂之中已有人按捺不住开口替陆屿求情,都说陆屿罪不至死,革了陆屿官职放他还乡便是!
  这些人的名字,傅怀明都已经一一记下来!
  傅怀明迈步上前,捏起陆屿的下巴,逼迫陆屿与他对视。
  他疾声逼问道:“当日祸乱朝纲,滥杀忠良,可是你所为?”
  “是又如何?”
  “当日背信弃义,叛师卖友,可是你所为?”
  “是又如何?”
  “当日我大捷而归,却蒙冤入狱,可是你所为?”
  陆屿笑了。
  他知道最后这句才是傅怀明要问的。
  这家伙从小就不聪明,做事横冲直撞不说,还特别爱记仇。
  记得少时有人想要欺辱他,这家伙知道后不吃不喝蹲小巷子埋伏了几天,非套上麻袋揍了对方一顿才甘心。
  思及往事,陆屿眼底笑意更深,垂眸答道:“……是,又如何?”
  过去的事陆屿不打算辩解什么,他确实曾利用从小到大的情谊骗傅怀明进京,强行夺走他手中兵权,让他成了拔光了牙的老虎。
  当年傅怀明在狱中所遭受的那些折磨,的确与他脱不了关系。
  如今自己沦为了阶下囚,陆屿不打算再把他们之间的旧情搬出来利用一遍。
  傅怀明愿意来送他一程也挺好。
  他欠他的,拿命还了便是。
  傅怀明不知陆屿心中已有死别之意,见陆屿唇畔竟还带着笑,直觉陆屿是有恃无恐。
  他还敢笑!
  他是笃定了他那些党羽能救他吗?
  他到现在都没意识到该向谁求饶!
  傅怀明收回了钳制着陆屿下巴的手,含怒骂道:“事到如今,你还是没有半点悔意!”
  陆屿半合着眼,没有再开口。
  傅怀明却不满意他的沉默,改为扼住他的手腕,喝道:“给我说话!”
  陆屿张口欲言,一股熟悉的腥甜却突然涌上喉间。他只觉胸中阵阵剧痛袭来,压抑不住地咳出一口殷红的血。
  正好染红了傅怀明那明黄色的龙袍。
  傅怀明本来正攥着陆屿的手腕,此时却感觉陆屿的手正无力地往下垂。
  他眼疾手快地将人揽入怀中,一种难言的恐慌瞬间传遍四肢百骸,让他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陆屿会死。
  陆屿从小就爱生病。
  有次陆屿病得很重,他背着陆屿一步一磕头,把陆屿背到那青阳山顶的道观上求药,才让陆屿活了下来。
  如今他却把陆屿关进这肮脏潮湿的刑部大牢,要陆屿把他遭受过的屈辱尝上一遍……
  陆屿,陆屿……
  傅怀明紧抱住怀中衣衫单薄、身形消瘦的青年,狠狠踹了旁边呆立不动的老太监一脚,怒声斥道:“马上给我传太医!”

第 2 章
  陆屿醒来的时候,身上正扎着针。他睁开眼一看,瞧见张熟悉的老脸,竟是过去给他诊病的柳老太医。
  “没想到还有机会见面啊,柳太医。”陆屿倚在枕头上,星眸含着笑意,仿佛身上那寻常人根本难以忍受的痛楚与他毫无关系。
  柳老太医嘴皮动了动,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陆屿又问:“这是何处?”
  这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刑部大牢。
  柳老太医眼皮抬了抬,见陆屿脸上毫无忧色,便据实以告:“此乃碧缕宫。”
  “哦,这样啊。”陆屿神色仍是没什么变化。
  碧缕宫是后宫中一处很特别的地方,据说是某任昏君用来豢养男宠乐伎的地方,住进里头的人大多有上佞幸传的殊荣。
  即便当时昏迷不醒,陆屿也能猜出大致经过:肯定是傅怀明着急之下将他带了回来,等进了宫又后悔了,所以特意把他安置到碧缕宫想以此羞辱他。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