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嫁给暴君后我每天都想守寡

作者:浮白曲 时间:2020-04-01 11:35 标签:甜文  强强  宫廷侯爵  相爱相杀  
秦王姬越是令七国闻风丧胆的暴君,却有这么一个人,风姿羸弱,面容楚楚,偏敢在他面前作威作福。
  年轻的帝王沉眸望着美丽动人的青年,还有抵在自己脖颈上的一把冰冷匕首,语似结冰。
  “卫敛,你想造反?”
  卫敛含笑,亲昵地蹭了蹭他的唇:“你待我好,我就侍君,你待我不好,我就弑君。
  1.对外暴戾对受没办法攻vs腹黑淡定美人受
  2.甜文HE,非正剧
  3.架空架空架空,朝代是作者建的,不必考据
  扮猪吃虎/强强博弈/并肩作战/至死不渝
  想写两个魔王的神仙爱情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相爱相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敛,姬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两个魔王的神仙爱情

  作品简评:
  楚国公子敛入秦为质,为改善生活蓄意接近传说中铁血冷酷的秦王,意外发现秦王其实是只动不动就脸红还被气到没话讲的纯情小可爱。两人在日常相处中情愫渐生,历经磨难,直至彻底交心,随后一同征伐天下,成就千古帝王霸业。
  文笔细腻流畅,情节生动有趣,跌宕起伏。日常互动甜而萌软,大是大非面前感人肺腑。是一个轻松的睡前小甜饼。


第一卷 秦楼月
第1章 质子
  秦昶王十二年,冬。
  窗外落着纷纷扬扬的雪。
  空气中弥漫着冷气,宫道上的宫人穿着厚重的冬服扫雪,不时搓搓掌心,口里哈出阵阵白烟。
  冰雪将开着梅花的枝头都压低了些,结下一层寒霜。
  屋子里也没有多暖和,炉子里的炭火已经烧尽了。寒意渗透骨缝,令人四肢百骸都冻得僵硬。
  披着雪白狐裘的青年坐在窗边,原本攥着的一盏热茶也被灌进窗内的风雪吹得凉透。手指修长如玉,骨节分明,十分好看。
  长寿小心翼翼地走上来:“公子,外面天冷,还是让奴把窗子关上罢。”
  青年闻言,转过头来,一张脸生得端方秀美,容光绝艳。
  便是素有七国第一美人之称的燕国重华公主,见了他恐怕也得自惭形秽。倾城艳色,终不及男子姿容。
  卫敛莞尔:“窗子开着,我还能见故国的风雪。关上了,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声音温润,泠泠如玉,面上犹含三分笑意。任谁见了,都觉这只是个悠然赏雪、晶莹无暇的贵公子。
  长寿却听得鼻头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楚国多雪。公子这是想家了。
  可身在秦国为质,公子恐怕终其一生……都再也回不去。
  公子今才十九,余生岁月,却都要蹉跎在异国。
  长寿用手指揩了揩眼角的泪,语出却已是哽咽:“公子需得保重身体,若是感染风寒,只怕……”
  只怕秦人连个医官都不会给公子请。
  公子是楚国王室,却落得如此地步。
  _
  当今天下七分,秦、楚、燕、鲁、梁、陈、夏,割据一方,各自为王。
  秦昶王姬越九岁登基,迄今已有十二年。那是个骁勇善战又运筹帷幄的野心家,以暴虐狠戾闻名。在位十二年,发动过九场战争,吞并无数座城池,迫使五国臣服,年年纳贡。
  最弱小的夏国,离灭国仅剩一步之遥。
  楚亦是强国,与秦兵戎相见多年,其余五国已降,唯楚顽抗至今。
  无奈这回燕岭之战大败,秦连破楚三道防护大关。眼见有亡国之危,楚国忙将公子敛送到秦国为质,又承诺许以金银珠宝,财帛马匹,以示臣服。
  说是为质,实则送死。秦楚交战多年,双方都对彼此恨之入骨。一个楚国公子到了秦国,无异于羊入虎口,就是立即被撕碎绞杀,也再正常不过。
  他是楚国的弃子。
  卫敛的生母不过是一宫女,生下他便殁了。他虽有公子之尊,也饱尝人情冷暖。对于自己的命运,他早已了然于心。
  楚国使臣入了京,却并未受到秦王接见,只得到一句传话:“公子敛留下,其余人打道回府。孤不想见。”
  就这样,楚国使臣离开,卫敛被留了下来。与他一道留下来的,只有长生、长寿两个自小侍奉身侧的内侍。
  卫敛在驿馆中待了两日,都未等到任何传召。
  他倒是插花泡茶泰然自若,长生与长寿急得团团转。长生甚至道:“公子,我们逃罢。”
  他身边这两个心腹,长寿手脚麻利,说话讨喜,平日里负责端茶倒水,贴身伺候,卫敛时常打趣他,看似与他更亲近。长生武艺高强,不苟言笑,对卫敛恭恭敬敬,绝无半分逾矩,却是卫敛真正可以放心把大事交付的人。
  这世上恐怕也只有长生知道,清秀孱弱的公子敛,其实武艺比他更高。想要逃出秦国,不是不可能。
  “逃?”卫敛漫不经意地修剪花枝,“我能逃到哪儿去?”
  “天下之大,只要出了永平,公子去哪儿不逍遥自在?以公子的本事,断不至于束手就擒!”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卫敛将花枝修剪出一个好看的形状,满意地放下剪子,“就算我能逃出永平,也逃不出这秦国。逃出秦国,只要他秦王一声令下,六国都会帮着抓我这个罪人,连我的母国也不外如是。一个孑然一身的楚国公子,一个是拥兵百万的秦王。长生,他们知道该讨好谁。”
  长生听罢,从心头涌上一阵无力感:“可公子……您不逃就是个死啊……秦王这两日没有动静,谁知道明日会不会就传旨,将您处死,以平秦人对楚人的愤怒?”
  卫敛云淡风轻道:“那我就死。”
  长生怔住:“您说什么?”
  “或凌迟,或车裂,或者他秦王大发慈悲赐我一杯鸩酒。”卫敛抬眼笑道,“左右不过一死,何惧?”
  长生垂眸:“公子分明……不是这样坐以待毙的人。”
  “长生。”卫敛含笑,“我是可以逃啊。可我逃了,楚国怎么办?”
  长生恼道:“楚国已弃了您,您何必心心念念!”
  “我并无留恋。楚国的王宫与秦国一样,都没什么温度。”卫敛轻轻摇头,“楚国将我送来,是为停战。我若逃走,秦王震怒,再次发动战争,死的会是楚国千千万万将士与百姓。我用一条命换他们千万条命,值了。”
  长生哑口无言。良久,双膝跪地,向他行了一个楚国大礼。
  卫敛噗嗤一笑:“我这还没死,你这一副为我送行的模样是要哪般?事情未必会到最坏的余地。”
  ——第三日,秦王旨意传来,并非处死,而是……封卫敛为侍君,入宫伴驾。
  侍君……是个什么东西?
  秦王年二十有一,因着连年征战,忙于开疆拓土,后宫形同虚设。不仅未册封王后,连姬妾也一个没纳。
  这头一回纳美……竟是纳了个男人。
  后宫位分,王后之下,设有四妃三夫人、姬妾无数。侍君算什么?无名无分,等同姬妾。
  一个侍妾。
  这是绝对的羞辱——纵是楚国公子又如何,来了秦国,就只能做一个男宠,一个玩意儿。
  秦国大臣们显然都是这么想的,因而对陛下封一个男人进后宫这种事并无异议,甚至拍手称快。杀人诛心,让一名男子雌伏,那比杀人还要痛苦。
  陛下果真英明。
  长生长寿听到消息宛如晴天霹雳。长寿当即就红了眼眶:“公子,秦王也欺人太甚,竟然如此羞辱您!”
  卫敛道:“这不是挺好?至少保住一条命。”
  长寿哭道:“这般苟活于世,还不如死了!”
  卫敛:“……你别这样,我还想活。”
  卫敛还是入了宫。
  宫中人人都知晓陛下封这位为侍君,不是恩宠,而是羞辱,对他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等一连半月陛下都没有召幸,众人更加确信卫敛的地位不堪。
  没有拨给他伺候的宫人,卫敛与长生长寿三人也清闲自在。送来的饭食粗淡,只要不馊冷,也能勉强下咽。只是这过冬实在难熬。
  入了冬天气严寒,卫敛宫里炭火的分量比宫女还不如,也没有厚实的被褥,只有一张薄衾。若非卫敛身怀武功,等闲男子还真熬不过严冬。
  长寿去内务府领,反被奚落一顿赶了出来。
  日子过得也是艰难。
  “公子,茶凉了,奴再去换一壶。”长寿也才十八,却总是操心。送到青竹阁的茶叶下等劣质,也不是为了喝,烧一壶热茶捧着暖手罢了。
  卫敛瞥他一眼,目光一凝:“你的手怎么了?”
  长寿慌忙把手缩进袖子,却被卫敛一把按住手腕。
  十指肿胀,生了冻疮。
  卫敛和长生有武功傍身,不惧冬寒。长寿却不能。
  长寿急道:“公子,不打紧的……”
  “我那儿还有些药膏。”卫敛眼眸微垂,“床头第三个格子里,你先拿去用上。”
  长寿连连摇头:“不行,公子,那药膏您还是留着自己用罢。太医院那帮人不管我们,药膏用一点少一点儿,不能在奴这儿浪费了。”
  “多嘴,这是我的命令。”卫敛不容置疑,“快去。”
  长寿捂着嘴,要哭不哭的样子,行了一礼去里屋拿药。
  卫敛望着那壶冷掉的茶发了会儿呆。
  然后起身把窗子关上。
  屋内才稍稍回暖了些。
  长寿出来,见窗子关了,大为感动。
  公子是在照顾他受不得冷呢。
  尽管这一点回暖的温度算不得什么,屋内仍旧冷的彻骨。
  长寿却觉得心窝一片暖洋洋。
  _
  晚膳照例是三个人一起吃。


上一篇:艳刺

下一篇:画堂春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