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同黑心男主修真(穿书)

作者:两签 时间:2019-02-23 13:14 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穿书  
   穿到一本黑暗系男主的小说里。

和男主不熟的时候,他怂得很,琢磨怎么抱大腿。

和男主半生不熟了,他还是怂得很,想着怎么让男主不宰了自己。

和男主终于熟了,他……仍然怂,男主我们男男授受不亲!

姜楠有点后悔,他太怂了,以前的温柔被他作没了,现在这个已经不容他拒绝了。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楠 ┃ 配角:施琰风 ┃ 其它:受宠攻
==================

  ☆、乞讨

  一处还算干净的街道正上演着仿佛排练了几百遍的场面。
  姜楠拉着施琰风的手,像阵风似的奔跑,身形矫健地闪开前面的障碍物。
  “前面的两个小混蛋给老子站住!”
  “你个老混蛋,是脑袋坏了吧!”姜楠不甘示弱地吼回去,“老混蛋,你给老子站住?!”
  “有本事别跑!”后面的人气急败坏。
  姜楠不屑地笑了笑,逃跑的速度甚至更快了,他稍稍偏头:“琰风,你还能撑住吗?”
  他话落,对方却是猛地拉过他,怀抱住他的腰,沿着忽然冒出来的木板车一滚,再向木板车补了一脚,踢翻了木板车,愣是把追他俩的人吓得一哆嗦。
  两人喘着粗气,终于把人甩掉。
  歇了一会儿,两人就搭着肩,一瘸一拐地回到城外的小破屋里。
  姜楠望了眼身旁衣衫褴褛的人,现在他们两个都是活脱脱的乞丐,靠乞讨为生,可那什么乞丐老大,总喜欢找他们麻烦,驱赶他们到其它地方乞讨,驱赶到的地方根本没什么油水可言,还要上交一部分乞讨回来的钱财,这怎么行啊!
  他们就这样和那乞丐老大打起了游击战,幸运的话,一天不饿,不幸的话,被揍一顿不说,还要饿着,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他想到自己的过去,不禁再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出门,不出门就不会被车撞死,就不会穿越到一本小说里,更倒霉的是这本小说他只是粗略的翻了一遍,仅有的金手指就被他抛弃了,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回到小破屋,施琰风算是半拖半抱的把姜楠安置下来。
  此次,那乞丐老大下了狠心,教训得很厉害,但大部分的伤害都被姜楠挡住了,施琰风伤得不算重。
  施琰风端详着姜楠紧锁的眉头,冷汗已是布满额头,唇瓣抿得苍白。
  他有些晃神,这份被守护着的感觉,有多久不曾感受?如今,他是又拥有了吗?
  屋子真的十分破旧,伤重的少年躺在薄薄的稻草梗上,苍白的唇被牙齿咬出艳色。
  另一个少年,细细抹去躺着的少年浸出的汗水,似乎下定决心,略显狭长的眼里一片深色。
  “姜楠,你等我。”
  姜楠感觉到施琰风的离去,下意识地惊慌了下,随即听到对方的话,便放松下来。
  心想,他不应该这么倒霉吧,之前那么努力的保护,而且这时候的男主还没那么黑心,对方应该不会抛弃自己吧?
  既然都如此想了,应该看得出来,之前的保护,都不是出于真心,不过是想在这高危世界抱上一个粗大腿。
  他是这么认为的,但事实是不是如此,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一直到他对疼痛都有些麻木时,门口缓缓传来动静。
  姜楠警惕地看去,见是施琰风松了一口气,刚想说你去哪儿了?就注意到对方身上的泥土和身上的刮伤,这绝不是被殴打后该出来的痕迹。
  施琰风皱眉道:“躺下,别动。”
  说着,迅速向他靠近。
  尔后,姜楠便默默看着对方把手上的一堆草放嘴里嚼,再吐出来,敷到他受伤较重的地方,那双手像是有魔力一般,精准地找到他受伤的地方,每一下的按动,都让他冷汗直冒,但倔强地不愿喊出来。
  “你身上的伤?”姜楠看对方把他身上的伤弄完,就不管自己的样子,不禁出声提醒,“你脸上和手臂上的刮伤,不管了吗?”
  施琰风看他一眼,沉思了一下,说:“节省。”
  “不行。”
  “……”
  “发炎了怎么办?”现在我们所处的地方可一点不干净。姜楠把后一句话咽在肚子里,其实就只前一句话,也足以引起人的怀疑,他一个大字不识的乞丐,如何得知医理方面的知识,又不是像男主一样是被人养过几年,了解一些知识。
  但是,施琰风并没有多说,同意了他的说法,老实地敷起药。
  忙完后,两人饿着肚子,紧紧抱在一起,度过寒冷的夜晚。
  第二天早上。
  姜楠醒来时,发现身边的人早已不在,想到昨晚迷糊间,似乎听到施琰风打算上山采药卖点钱。
  此时,应该去山上了。
  肚子饿得直叫的声音,让他无奈地揉了揉扁平的肚皮,慢慢爬起身,却是正好瞧见不远处一碗干净的稀饭和一小碟咸菜。
  可他竟是没有可以解饿的喜悦,而是担心起施琰风从哪弄来的食物。
  自来到这个世界,他已经很少吃到如此干净新鲜的食物,一般都是吃点馊菜馊饭,甚至是和狗抢夺食物。
  稀饭咸菜,他一点没动,即使很饿,如果是真正的少年,可能还真忍不住,可他不是。
  折磨的时间并不长,施琰风很快就回来了,看到未动的食物,有些诧异。
  “你怎么不吃?”
  “你……”从哪来的?姜楠看到人脸上新增的伤痕,一时问不出来了,能从哪来?他们两人没钱没力没身份,只能……偷。
  姜楠眨了眨微酸的眼,无所谓地笑笑:“你吃了吗?没吃就一起吃吧。”
  虽是这样说,姜楠可不会信对方吃了的,算是半强迫地让人吃了些。
  吃完后,肚子也没那么饿了。
  姜楠便问道:“你今早有收获吗?”
  施琰风点了点头,一副颇为兴奋的神色,从怀中取出一本旧书。

  ☆、被打

  姜楠望着眼前的旧书,面对书面上的字,他非常抓瞎,只得默默盯着拿着书的人。
  “……这是一本武功秘籍,我们练了,就打得赢乞丐老大了。”施琰风也知道自己唐突了,他识字,但不代表别人也识字,略显心虚地解释道。
  姜楠闻言一愣,即刻便明白是主角气运起作用了,他不问从何来,而是和人一起兴致勃勃地讨论未来。
  两人便照着秘籍上的图案和解说练了下来,但他们不知,他们如此修炼,根本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可也不得不说,这样稀里糊涂却能活下来,算得上运气极佳了。
  练了没几天,两人就信心爆棚,去找乞丐老大算账了。
  说到底,还是生活太憋屈,被人逼得太狠,姜楠清楚自己两人的斤两,但就是莫名控制不住,如果不发泄出来,他可能会疯掉!
  所以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修养了几天,两人就待不住了,如果仅靠上山采药换钱,根本供应不起他俩短时间的花销,如此便不得不带伤去上街乞讨了。
  因为练了那所谓武功秘籍,两人也没刻意躲着乞丐老大的搜寻,这不就又对上了嘛。
  “两个癞皮狗又来了啊。”乞丐老大身边跟着六七个乞丐,气势汹汹地包围着姜楠两人,“前几天躲到哪个个疙瘩吃矢吃饱了,又出来了?”
  “毕竟抢的是老大的东西,怎么也要好好品尝一番。”姜楠笑眯眯地回复,但眼神紧张地扫视逐渐逼近的人。
  “给老子打!”乞丐老大又不是傻的,当然听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对他们是一点耐心都欠奉,心里发狠一定要好好收拾下这两个狗崽子。
  而姜楠这边,由于想着自己练武的事,心大得很,等到这六七个乞丐把拳头砸自己身上,才知道后悔莫及。
  最后两人是被乞丐们扔到城外的。
  他们庆幸自己没把治疗外伤的草药全部拿去卖了。
  忍着疼痛,草草抹了药了事,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挨着浑身的痛睡去。
  姜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起的,反正是被饿醒的,他睁开眼就看见一个背对着他的瘦弱身影,微微蜷缩着在干着什么。
  “琰风?”他轻轻唤了声,但人似乎没听见,他皱了眉,缓缓起身,好奇对方在干什么。
  结果只是看见人在翻阅着那本所谓的秘籍,而且还一脸沉着。
  他倒没怀疑这本秘籍的真实性,脑子里还是有点关于主角前期会获得一本秘籍的印象,可能是两人心太急的原因,还没练出真功夫来。
  这样想着,他肚子突然传来咕噜叫的声音,声音挺大,把陷入沉思里的施琰风都吵回了神。
  随即姜楠就听见对方说他自己要上山一趟。
  他拉住说完就要走的人,问:“我和你一起,你要做什么?”
  “之前在山上看到一些草药,没来得及采。”
  “嗯。”姜楠点头,“我帮你,你告诉我这草药的特点吧。”
  “……你能行吗?”施琰风怀疑地盯着他,瞧他走一步都龇牙咧嘴的状态,表示极度不信任,温声道,“我去就行。”
  “那怎么行!”姜楠毫不示弱地瞪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也很痛。
  施琰风看他坚持的模样,沉吟片刻,同意了:“好。”
  两人就这么微微扭曲着神色上了山,整个白日过得倒是极为充实,也可能是老天见两人实在苦逼,他们运气很好的抓到两只肥兔子。
  可惜的是两人都没有野炊的经验,还是姜楠按照前世的记忆,勉强把兔毛拔了,用石头磨成的刀形割开兔皮,放河里清洗,等他处理完,施琰风也把火烧了起来,他看着脸上沾上一抹黑灰的人,抑制不住地抽了抽嘴角,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这顿烧烤兔肉还是非常勉强地做了出来,因为采药时发现的类似辣椒的东西,摘了几颗下来,砸成酱抹到兔肉上后再烤的,吃得不曾碰过辣的两人,两眼泪汪汪。
  填饱肚子后就回了小破屋。
  姜楠就见人眉头深锁着一直在角落里捣鼓那些草药。
  “琰风你干嘛呢?”他耐不住好奇心,问道。
  “制药。”对方回答得言简意赅。
  他挑眉,这么明显谁看不出来:“我问你制药的目的。”
  “明天你就知道了。”

  ☆、报复

  翌日。
  姜楠拦住要出门的人,劝告道:“别冲动,你这样子哪讨得了好?忘记了之前的教训嘛!”
  为何会出现如此情况,是因为他听到施琰风要去乞讨,担心人再去会被打死。
  “没事,我有分寸,你等我的消息。”施琰风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你不是想知道我昨天制药的目的吗?回来就告诉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