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教科书式打脸[快穿]

作者:盐程 时间:2019-02-17 11:30 标签:甜文  快穿  强强  情有独钟  
生命没有终结,任务不会停止。
但纵然退无可退,他也不再是孑然一身。
1.椒盐cp,温柔攻vs暴躁受
2.架空、虚构,全文瞎扯淡,仅供娱乐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焦纵 ┃ 配角:鄢逐

      第1章 S01E01
教科书式打脸
盐程/文
“悲剧!是什么让农家学子走上绝路?”
“他曾经是全村的骄傲,如今却做出这样的选择!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耸人听闻!农家学子竟因此丧命?”
“大学生自杀真相:考试不及格,毕业设计抄袭!”
“知名大学毕业生被爆抄袭,最终顶不住压力,羞愧自杀谢罪!”
……
逼仄的房间里,焦纵面无表情地浏览着新闻网页:“这些新闻真特么脑残!”
系统13B道:“这些记者好不要脸!”
这样的新闻存在于部分小网站中,没有特别大的流量,便拿一些大网站不愿报道的事情做文章。焦纵为了找来这些新闻,还费了番功夫。
可新闻标题不同,内容却是相似,说的是某个被爆抄袭的大学生顶不住舆论压力而选择跳楼自杀。
但媒体只想博人眼球,管你自杀的究竟是谁,又是为什么自杀。可惜,网站流量太低,看得人少之又少。
无人问津的新闻掀不起风浪。
焦纵删掉网页,最终打开了一封邮件。邮件里没什么内容,只有一个附件。他动动手,将附件下载下来。
而后关了电脑,出门。
鹭江大学建校百年,历史悠久、师资雄厚,建校以来先后获得“一流学府”、“国家先进院校”等荣誉称号,更是培育出许多政治家、教育家、文学家、建筑家等。但这座人才辈出的优秀院校,于昨天迎来了一场厄难。
有学生跳楼了。
视频里,一位穿着朴素但脸色不大好的男生站在楼顶,楼底围观者吵吵嚷嚷,有一两道劝阻的声音,但男生恍若未闻,只在顶层停顿了小会儿便毫不犹豫地跳了下来,全程不到三分钟。
李佑收起手机,站在死者自杀的楼下,仰头看着楼顶。
这座楼正对着鹭江大学的大门,楼层有九层,叫做树人楼,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之意。树人楼的建筑颇有特色,看着有点参天大树的意思。
“他的老师和同学怎么说?”李佑问。
“郑湃的班主任姓陆,他说郑湃虽然有点木讷寡言,但是个听话乖巧的孩子。因为出身农村,郑湃是有点自卑的,所以他在学习上特别刻苦、特别努力。但没想到昨天居然会出这样的事情。他很遗憾,也觉得可惜。学校已经通知了郑湃父母,他的父母已经在来的路上。”光头说:“这个陆老师的表情看着没什么破绽,说的应该是实话。”
李佑道:“郑湃有朋友吗?”
光头摇头:“他平时很少与人交际,与他相熟的也就他的室友了,但他们的说辞与陆老师的差不多。我觉得他们没有说谎。”
“对于郑湃自杀,他们怎么说?”
“陆老师说,郑湃最近的情绪很不好,他劝过几次,但郑湃不肯说自己的心事,他也没办法。谁知道这就出了事。至于他的室友,也说郑湃最近心情不好,比以往更不肯说话了。”
李佑不吱声了。
他抬脚往男生宿舍走去,想再跟郑湃的室友谈一谈。至于那位陆老师,怕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佑哥,我觉得这个案子没什么疑点。当时楼顶上没有旁人,监视器里也只有他一个人,郑湃是自杀的。”
“他为什么自杀?”
“想不通呗!”光头道:“这年头,有多少年轻人动辄就钻牛角尖,一想不通就自杀,指甲盖大的打击都受不住!心理素质真是太差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
李佑不信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就想着自杀,就算是抑郁症,也该有个征兆。他得见见郑湃的室友,再聊一聊。
男生宿舍距离树人楼还挺远的,李佑和光头走了挺久才走到男生宿舍。再跟宿管打过招呼后,两人找到郑湃的宿舍。
作为位面穿梭者,焦纵刚刚加入反抄袭组。这个小组是个实习小组,组里只有两个组员。第一次进行反抄袭任务,面对“帮助郑湃,惩戒抄袭者”的任务,是说简单却也不简单。
他如今的角色是一家私企里的高管,叫方邢,三十出头的单身汉。前两天因为日常加班熬夜而猝死,给了焦纵一个机会。焦纵接手后立马辞职,然后想方设法找了一位黑客。
为了跟这位超牛|逼的黑客合作,焦纵拿出了方邢的大部分积蓄。
此刻,公交车上的焦纵正在跟黑客交流。
系统13B对他们的交流内容并不感兴趣,但它有点心疼花出去的钱,道:“粽子,咱们余额不多了。”
“没关系,我会再挣的,小2B!”
小2B是焦纵给系统13B取的外号,他觉得很形象,完美!
郑湃的寝室是306。
男生的宿舍里如预料中的乱,衣服鞋袜乱糟糟地堆在一起。郑湃是三号床位,他的床上干干净净,显然已经有人替他收拾过了,东西全收在了旁边的行李箱子里。
李佑抬眼看去,原本的六人宿舍,现在只有四个人。他看了眼腕表,不到十二点。
他敲了敲门,走进来:“你们是郑湃的同学?”
身后的光头已经来过一次了,这些人都认识他,也就对李佑的身份的心知肚明了。他们点点头,有人道:“警官还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你们还有位室友呢?”
“去买饭了。”
他们现在基本没课,便一直待在寝室里,都没出去过。直到中午,派了代表出去买午饭。
说到这个,四号床的男生发出了疑惑:“小五怎么还没回来?”
“他去了多久?”李佑问。
“快一个小时了吧。”老四说:“就算食堂里人多,也不至于排队排了一个小时啊。老大,要不打电话问一问?”
一号床的老大闻言给小五打电话。
小五手里拎着一堆吃的,站在宿舍楼大门口,对面站着焦纵。
焦纵也没想到这么巧,刚到这里就看见了郑湃的舍友。
他迅速调整了情绪,脸色灰败,神色怏怏,目光忧伤。他道:“你好,同学,请问你认识郑湃吗?”
“嗯。”
“我是他的堂哥,听说他出事了……”焦纵一度哽咽:“他怎么会跳楼。他那么好的孩子,不可能跳楼的。他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同学,你一定知道的是不是,他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我不知道。”小五冷漠道。
“我家小湃那么好的孩子,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同学你真的不知道吗?那小湃他平时跟什么人接触比较多?他、他有朋友吗?”
小五平静地看着他,道:“我不知道。”
焦纵对他的冷漠毫不在意,又问了几个问题。直到小五的手机响了,他才停下来。在小五接电话的半分钟里,他仔细地打量着小五,只觉小五可能天生冷血。
挂了电话,小五瞥了他一眼,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走了。”
“同学,还有一件事。”
小五看着他。
焦纵道:“小湃的毕业设计你看过吗?”
“没有。”
李佑打量着他们,对于郑湃的去世,他们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就算是彼此之间关系不好,也未免显得太过冷漠。
“这位警官,您还有什么事么?”
话虽然说得礼貌,却也有送客之意。
李佑不为所动,走进去在原本郑湃的凳子上坐下,说:“听说你们都快毕业了,不留校?”
老六和老四对视一眼,又跟其他二人交汇了眼神,点头。
“毕业后是打算留在本地,还是回老家或者其他城市?”
李佑五官柔和,乍一看并不像刑警,反倒像兄长,气质又温和。他具有欺骗性的脸配上一副温柔的嗓音,能够安抚证人情绪、诱惑犯人交代罪行,引导他们放下戒备、说出真相。
老四道:“当然是留下来!”
“工作找到了吗?”
“哪有那么容易!我们这个专业看起来吃香,但其实很多公司都不愿意接收我们这种没有经验的应届毕业生,可越是这样越是没有经验!”
李佑做出一副认真倾听的样子。
聊了不到五分钟,小五回来了,手里提着一堆包装袋。他看见寝室里的人愣了一下,随意点点头,而后将手里的饭菜都分了出去。
“看样子食堂的人很多,听说你排队排了一个小时?”
“还行。”小五轻声说:“遇见了一个人,说了几句话,回来晚了。”
李佑笑笑。
不必李佑追问,老四已经开口:“遇见谁了啊?聊这么久,差点给我饿死了!”
小五瞄了眼李佑,平静地说:“不认识。他问我郑湃的事情,我就跟回答这位警官的问题一样回答他了。后来老二来电话,我就回来了。”
提到郑湃,寝室里奇妙地安静了两秒,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能描述一下这个人吗?”
“看上去三十岁左右,身高与我相似,清秀、精瘦,穿着随意,举止从容。”
“他问了你什么问题?”
“郑湃有没有朋友,跟我们的关系怎么样,跟老师关系怎么样,最近有没有说过奇怪的话或者做过奇怪的事情。”他面无表情地复述,然后抬眼瞄了眼李佑,说:“有没有看过他的毕业设计。”
李佑感觉有一束光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但他没来得及抓住,只好继续问:“那你们觉得他最近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老大和老二沉默下来,老四张张嘴,却被小五捷足先登。小五淡漠地开口:“从毕业设计完成到现在,他的情绪一直很奇怪。”
“比如说?”
小五笑了下,毫无感情道:“我不知道。”
李佑听出他这四个字里的意味深长,还想再问点什么,兜里的手机铃却打断了他的话。他取出手机看了眼,竟是局长。
焦纵再次坐着公交车,抱着手机跟黑客交流。
他已经跟人谈好了,其他不说,首先给他在各个平台上发出一则新闻,这些平台包括但不限于微博、豆瓣、网易等。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郑湃因为抄袭自杀了。
只有操|出热度,才能引起广泛关注。

作者有话要说:
下篇预收:
《牧羊犬和卷耳猫》简介:大型犬和小喵咪的小甜饼
(表面冷酷无情•内里死缠烂打•攻x内里欢乐吐槽•表面温和微笑•受)
德牧:又名黑背,面冷心热,傲娇,聪明,依恋性强
卷耳猫:聪明伶俐,温纯可爱,活泼
[以上仅适用于本文]
【YC】说说你们喜欢的影帝
——那漾有钱有颜有身材,想舔
——唐峤颜好智障敲可爱,想日

上一篇:穿成极品受他爸

下一篇:【快穿】归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