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我有特殊的打脸技巧[快穿]

作者:绕笙 时间:2018-07-28 20:08 标签:快穿  爽文  系统  打脸  
颜景一绑定了个系统穿越到各个世界替原主完成愿望打脸虐渣,听说每个世界都能额外抽取个锦囊作为金手指他便欣然应下了,然后......
古代侯门他抽到了貌美如花,
现代遗孤他抽到了挥金如土,
修仙世界他抽到了驭魔手册......
......
捧着一堆锦囊的颜景一差点哭出声来: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系统:呵呵哒~

观文指南:1.本文快穿文,各种苏、爽、雷,请自带避雷针。
2.各种演技受VS可高冷可腹黑可忠犬......各种属性攻。(注:攻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3.古代,现代,西幻,星际,修仙……各种副本应有尽有,总有一款是你喜欢哒。
最后,希望大大们和谐观文,谢绝扒榜,么么哒~

内容标签: 打脸 系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景一 ┃ 配角:各种属性攻 ┃ 其它:



第1章 1.1
  颜景一睁眼时,一股暴动的躁热便自脑海瞬间传至全身,流经四肢百骸最后疯狂的朝下腹涌去,那种熟悉的难耐的肿痛感觉让他险些控制不住呻·吟出声。堪堪将声音咽回肚子里,一具火热的身子便贴了过来,将将靠近,便是一股浓郁的玫瑰馨香,伴随着女人如泣如诉的渴求娇吟,直听得他一阵头皮发紧。
  “救救我......”
  颜景一一个激灵,费力的睁了睁被情.欲染红的眼睛,就见一个只着了轻薄纱衣的女子软倒在自己怀里,香肩半露,露出大片如凝脂的白净肌肤,微扬的小脸上,精致的五官因情.欲的熏染更添了一份艳丽,此刻正眼含水汽的凝望着自己,那模样,没得惹人垂怜。
  然而面对这样的绝色尤物,颜景一却只觉得毛骨悚然。他是个gay,天生对女人无感,女人的亲密接触,对他来讲,就犹如毛毛虫在身上爬过,心惊肉跳的同时又带着些轻微的恶心。看着不停往自己身上蹭的女人,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伸手往外推,一张脸憋的青白,就连因药物被催的难耐的情.欲都因此淡去了几分。
  张嘴正打算说些什么,忽听窗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隐隐还能听见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父亲,大哥就在这厢房里,儿子实在拿不定主意,这才不得不请了您过来。”
  颜景一心头一跳,低头看了看衣衫不整的女人和自己,知道这怕是入了别人的套。脑海里适时传来系统的声音:【下载剧情中,请宿主自行躲避。】
  颜景一心里卧槽一声,再看窗外闪过的人影,知道这时候再想隐藏女人已是来不及,他只能四下寻找能藏身之处。然而内室就这么大的屋子,除却一块大屏风就剩两根挂着幔帐的柱子,躲哪儿都觉得太明显。眼见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情急之下,他看了看内柱上垂着的幔帐,拉扯着女人走过去躲在了后面。然而女人中迷药太深,不停的扭动着身体,那本就狭窄的地方根本隐藏不住二人的身形。
  外头的脚步声渐渐逼近,最后停在了门口,接着房门被扣了两下,那道男声再次响起:“大哥,你在里面吗?我和父亲要进来了。”
  颜景一看了看被女人拉扯得不断颤动的幔帐,稍作沉吟,猛的伸手用力一拽,将整块幔帐扯了下来,盖了女人一头一脸。房门恰在此时吱呀一声打开,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在外室响起。
  颜景一快速将幔帐捋好拧成一股,一边观察着外室的动静一边往女人腰上缠绕着绑。
  ------
  外室,颜忠戊随着儿子慢慢往内室走着,耳朵里不断充斥着的喧闹吵得他颇为心烦。抬眼望了望屋子装扮得杂乱的内饰,他正欲开口询问,就见身旁的人转过来一脸为难道:“父亲,您就别问了,这事儿子实在不好多言。您进去看看便知道了。”
  老爷子最是烦他这样藏着掖着的劲,不由来了脾气:“你大哥究竟做了什么,值当你如此大惊小怪?!难不成他还能与人在里头私会不成!”嘴上虽这么说,他心里却是不信长子有这样的胆子的,毕竟是他一手教导出来的,长子有多听他的话他还是有把握的。
  “这...这......”
  颜景皓垂眸掩去眸中的神色,面上装作为难的样子左右看了看,像是下定决心一般,道:“儿子也是实在没法子了。平日里大哥再不像样也就是摔砸东西打虐下人,再不济也就是给姨娘们甩个脸子添个堵,好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儿子也就没放在心上,可没想到...没想到他如今竟打起了别的主意。今日趁着您外出,他假装约了小妹出门游玩,本来儿子也没当回事。可谁知道,谁知道方才下人来禀,说是看见他支开小妹,和另一女子进了这客栈...还,还姿态亲密,儿子觉着这事似乎有些不大对劲,这才不得不将您请过来……”
  “你说什么?”不等他说完,颜忠戊便惊怒的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射般的看向内室方向。又一想自己让他主动诱引那人时那副备受屈辱的倔强模样,再看看次子胸有成竹的表情,心里不由生了几分怀疑,又怕那蠢·货当真做出那等出格之事坏了他的计划,脚下不由加快速度,嘴里喊着孽畜便径直闯了进去。
  颜景皓跟在身后,得意的弯了弯嘴角。这一刻他期待了太久,他太想看到他那孤傲清高不可一世的大哥被父亲捉奸在床时是怎样一副惊慌的表情。然而等他拐进内室时他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内室里空空如也,除了两支烧了一半的红烛和略微凌乱的床单什么也没有。他将视线又投向室内各个不起眼的角落,将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仔细瞧了一遍。
  没人。
  怎么会没人!
  他不甘心的又在内室里走了一圈,却依旧半个人影也没找到。
  颜忠戊立在原地,看着他一圈一圈的在眼前晃悠,方才那些惊吓都被恼怒所代替,到这时他再看不出来自己这是被他当了枪使他就是个傻子。转头怒瞪着次子,他冷笑道:“这便是你要我看的好戏?好一个栽赃陷害反被打脸的戏码,真是让为父大开眼界。”说罢,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颜景皓张了张口,却说不出挽留的话来。看着父亲愤然离去的背影,他回头咬牙切齿的盯着那张凌乱的大床。明明来之前他还确认过人就在里面,怎么会没有!他就不信那人还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跑了!肯定就藏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思及此,他开始细细打量墙壁四周,试图找出个什么暗室机关出来。脚步轻移间,屋里突然响起一声女人的呻、吟,他猛的扭头四顾,却依旧没看见半个人影。
  来回巡视内室大大小小的柜子,他眯了眯眼睛,断定那二人定是藏在其中一处,悄声招来一个小厮吩咐他再去将老爷子请回来,又抬手示意其他人四下搜索,誓要将人翻出来。
  然而手下的人翻遍了室内的大小柜子,甚至连外室的水缸也没放过,却依旧毫无所获,那两个人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遍寻不见的颜景皓明显有些恼怒,却在此时,去而复返的颜忠戊再次走了进来,看着满室的狼藉,他忍不住又是一声冷笑:“不是说已经找到人了?人呢?”
  颜景皓回头看了他一眼,继而低垂着头不说话。
  瞧见他这幅模样的颜忠戊哪还有不明白的,当即怒的踹了他一脚,骂道:“老子每日的教导你都吃进狗肚子里去了?成天就知道摆弄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有这等闲功夫,还不如多在功课上花些心思,也省得老子每日为你操劳。出息!”
  颜景皓立在一边不吭声,颜忠戊踹了几脚觉得甚是没趣,愤恨的扬长而去。颜景皓环视一圈,即便不甘也无可奈何,心里却将那过错全怪在了那办事不力的女人身上,暗暗发誓回去后定要让她好看,跟着也恼怒的甩袖离去。
  等到人都走干净了,屋内忽然垂下一根粗绳,两道人影借着绳子慢慢自房梁上滑了下来,等着从黑暗中现身,正是颜景一与那女人无疑。
  看着依旧不断往自己身上乱蹭的女人,颜景一嫌弃的将她扔在一边,自衣袖里掏出锦帕来回拭擦被她口水弄脏的手指。
  方才情急之下他拽着女人躲上了房梁,奈何梁柱太窄,女人又中迷药太深,不但老往他身上蹭,还不断发出嘤嘤娥娥的叫声,逼得他不得不伸手捂住她的嘴,然而没想到她被捂住嘴也不消停,竟伸舌来舔他的手指,害得他险些失控,这才让声音漏了出来,被下面的人听到。
  厌恶的瞟了一眼趴在地上不断扭动肢体的女人,他将锦帕塞回衣袖里快步走了出去。他中的迷药也不轻,他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泡一泡缓解缓解。
  在他走后不久,包厢再次被人推开,一个人影钻了进来。那人先是鬼鬼祟祟的在门外徘徊良久,直到确认里头没有动静这才大着胆子跨进去。
  在外室里巡视一圈后,他又蹑手蹑脚的逼向内室,掀开纱幔却发现里头空无一人,不免觉得扫兴。
  这家客栈的老板娘同他有些交情,今日本是过来做客,听人说这里有热闹看,似乎是哪个大家的公子哥背着家人出来偷欢被逮了个现行。这等趣事的确鲜见,他便凑过来瞧瞧热闹,可没想到竟什么也没赶上,不免觉得无趣。正打算悻悻离去,却闻里头传来一声女人娇吟,他不由一愣,转身四处寻找,最终在屏风旁散落的一堆幔帐里发现了一道人影,因是躺在那里的,再有一堆幔帐遮掩,方才竟然没注意到。
  “谁?”他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问了一声,那人却没动静,只一个劲的扭动着身体,好似非常难受。
  男人四下看了看,再三确认无人后便大着胆子走了过去。等着走到跟前,看着趴在地上面色坨红眼神迷离的女人,不由猛的吞了吞口水。久经欢唱多年,他太明白这女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再看着女人那张绝色的小脸,不由色从心起,想也不想的便将女人抱在了怀里。
  刚一抱着,女人便服帖的附了上来,嘴里发出嘤嘤阿阿的呻·吟,乐得他心花怒放,嘴里不停的呢喃着美人儿,迫不及待的将人抱上了床榻。


第2章 1.2
  颜景一出了客栈后故意找了处无人之地抹脏了衣衫和脸蛋,又将发冠捣的蓬松凌乱后重新进了家上等的客栈要了间上房,吩咐小二立马准备一桶凉水,便疾步往楼上去。周身越来越难耐的燥热让他感觉犹如走在岩浆边缘,那滚烫的熔浆仿佛要把血液都蒸干。
  好容易撑着走到厢房内,他踉踉跄跄的走向中央的圆桌,双手撑在桌沿上不住的喘气,这一段路太过煎熬,他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
  借着烛火,他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转动间墨色的长发自肩上散落,露出一张被情.欲熏染得通红的精致脸蛋,狭长的眼尾上挑,眼神氤氲又迷离。被汗水浸透的衣裳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的完美身形更是若隐若现,比不穿更诱.人。因为太过燥热的缘故,他伸手扯了扯领口,露出形状优美的脖颈和锁骨,看上去意外诱.人。
  等着小二送来凉水,他吩咐不让人打扰,将人赶出去后便三两下脱掉衣裳,走进了浴桶里。甫一入水,凉爽的水流冲刷全身,卸去了身上的燥热,他舒适的扬起脖颈,惬意的长吁了口气。伸手捞了些水将胸膛腰腹拍湿,他又往下沉了沉,直至没过胸口。伸手搭在浴桶边沿,他一边捞水拍打胸口缓解药性,一边搓洗身上被女人触碰过的肌肤。恰好系统提醒剧情下载完毕,他顺势调取剧情梳理。
  这是个架空的朝代,名叫大宣,是个男风盛行的朝代,也正因男风盛行,是以才致使原主遭受不公的待遇。这具身体的原身也叫颜景一,是颜家的嫡长子,向来顺从孝顺,却因性格耿直冲动易怒而不受家人待见,而带人前来捉奸的正是他那名义上的弟弟颜景皓,因从小便乖巧懂事而无比受欢迎。
  然而说起这个弟弟,虽被安插在他母亲的名下做了嫡子,却不过是他父亲与外面的女人所生。说来好笑,他父亲当初与人山盟海誓,却最终那女人为了享受荣华富贵攀附上了更有权势的人家,更是反过来警告他不要将此事泄露,他的身世自此便成了禁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