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炮灰重生记

作者:李松儒 时间:2021-02-22 09:56 标签:种田文 强强 重生 修真 报仇雪恨
上一世 他是他踏上王座的最大炮灰
  他为了他满手血腥、欺师灭祖、堕入魔道
  却只换的他一句咎由自取
  更被他困入九幽冥火阵欲魂飞魄散
  因缘交错他回到了幼时
  一切又将重新开始
  萧翎玉:剧本不是应该讲述狠辣痴情小受遇到渣攻,重来一世顶着作者金手指,霸气侧漏大发神威的正统仙侠剧吗?怎么感觉越演越奇怪?对了你答应给我的金手指呢?
  作者一脸纯良:你说什么,风太大,听不清楚!
  本文轻松向,HE,1VS1.  CP:楚鸣巍*萧翎玉
  内容标签:重生 修真 强强 报仇雪恨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翎玉 ┃ 配角:楚鸣巍、冷寒远等等 ┃ 其它:重生、修真、报仇
   
  第1章 前情
  
  火,漫天的大火,整座山仿佛都烧了起来,染红了天际。
  萧翎玉仿佛感觉不到痛般站在那里,痴痴的看向山脚的方向。
  那里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正怀抱一个青衣男子,满脸宠溺的说着什么。不需要特意用神识去听,萧翎玉也猜的出来他会说些什么,无非是自己作恶多端落得这个结果全是咎由自取,小师弟不要伤心难过之类的。
  在那个人眼中自己心狠手辣,歹毒非常,而他怀中的男子自然是天真善良,纯洁无垢。可是那个人可还记得自己也曾天真善良,纯洁无垢过。为了那个人的霸业,自己满手血腥,抛却良知,欺师灭祖,堕入魔道,最后只换来一句咎由自取。那个人看向自己眼中的厌恶甚至毫不掩饰。
  萧翎玉眼中的泪一滴滴的滑落,不及落在地上就被熊熊火光中烘干,犹如自己那可怜又可悲的爱情。
  山脚的白衣男子依然在满面柔情的对着怀中的青衣男子,火中的萧翎玉期翼他能看自己一眼而不可得。心一寸寸的死灰了下去,萧翎玉看向山脚轻轻的吟唱了起来,“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是呀,有匪君子,如琢如磨。
  还记得年幼的自己被师傅带上山时,满满一殿的人当中,那个人一身白衣逆着光站在那里,俊美的犹如天神下凡。
  年幼的自己不知世事只觉得那个人是自己见过最好看的人,连戏文中的状元都比不上。当时自己傻傻的把这句话说出了口,换来了全殿人怪异的目光。自己隐约觉得这句话说错了,心中很是害怕,可是那个人没有一点不高兴,反而对着自己和蔼一笑,如春风拂面温柔无比。这个笑容自那以后就深深的印刻在了自己的心里,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被那个人的温柔吸引逐渐情根深种。
  他说他欣赏有才情的人,自己偷偷的晚上不睡觉拼命的练字背诗。
  他说他不喜欢比自己强势的人,自己压制功力天天在他身边伏低做小。
  他说他想要知道禁地里有什么,自己夜闯后山禁地被禁制重伤还是挣扎着想去看清里面到底有什么。
  他说他想要当掌门,自己抛却良知出手帮他扫清一切妨碍他当掌门的障碍,被人骂做心狠手辣蛇蝎心肠。
  他说他想要铲除魔门,自己甘愿堕入魔道只为和他里应外合。结果消息传出累的师傅气血攻心,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他也曾对着自己温柔的笑,他也曾抱着自己绵绵情语。
  他也曾许诺会和自己携手共享长生。
  他说了很多,却什么也没做。
  而自己何等呆傻,一直相信与他。
  直到他和他的事情传遍天下,自己居然还不肯相信。抱着他有苦衷的信念一路闯入宗门。宗门中见到自己这个欺师灭祖堕入魔道的弟子自然狠下杀手,自己拼着最后一口气闯到了他的面前,看到的是他温柔的抱着怀中人,满脸柔情。待他抬头看向自己早已换成了一脸冰霜。
  再然后自己被他一掌击出殿外,丢入九幽冥火阵中。
  可笑自己即使到了最后也不忍伤他,硬生生的接了他一掌,筋脉尽断。
  其实自己已经活不下去了,他还不放心吗?
  九幽冥火阵,是要自己魂飞魄散永无轮回吗?
  想到这里,萧翎玉仰天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萧翎玉,你真可怜,你真可怜。你以为你爱他,他也爱你,你以为你为他欺师灭祖,满手血腥,助他成就霸业,就能换的他的真心。谁料他根本不喜欢你,他完全是骗你,什么等待事成和你携手余生,全是假的,假的,你的一生就是笑话,笑话!”
  男子的笑声越发的凄厉,远远听着犹如鬼泣。
  笑声响起的刹那,山下的白衣男子抬头看向山顶,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怀中的青衣男子眉头轻蹙,怜悯的开口,“远师兄,玉师兄是真心喜欢你的,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现在他已经快要死了,你不要再讨厌他好不好?”
  白衣男子怜惜的看向怀中的人儿,放软了声音,“他那个人一向心思歹毒,谁知道他的喜欢是不是别有目的,更何况他还借着喜欢的名义几次三番的害你。一把火烧死了他真是便宜他了,你不用再给他说情。”看着怀中的人儿又想要开口,男子急忙开口,“暄儿,我知道你性子善良又心软,这样待会等火灭了,我让侍卫去给他收尸如何?”
  被叫做暄儿的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软软的开口,“这样也好,我们修行中人最忌魂无所依,师兄帮玉师兄收尸后,希望玉师兄下辈子投个好人家,一生平安无忧吧。”
  白衣男子恨恨的说了一声,“平安无忧倒是次要,心思不要再如这世般歹毒才是最关键的。”
  青衣男子抬头看向白衣男子,轻声道,“师兄?”
  这一声师兄似抱怨又似撒娇,尾音高挑,说不出的魅惑,白衣男子早已酥软在了这声师兄中,急急开口,“好好,我不说,平安无忧,平安无忧。”顿了顿终究还是没忍住,“暄儿你就是心软。”
  “师兄?”又是一声
  白衣男子终是忍不住,一把抱住怀中的清丽少年,放软了声音,“暄儿,我们先回去可好,夜晚山风太大,我担心你身子受不住。”
  “嗯”轻轻的应答声。
  白衣男子大喜,立刻转身安排手下侍卫留下几人等待火灭好给山上的人收尸,其余众人自然是跟随他回去。话语间高高在上的气势尽显,哪还有刚刚跟青衣男子说话的温柔小意。
  随着他的安排,4匹雄壮无一瑕疵的白马拖着一辆朱轮华盖的马车缓缓行驶过来。抱着怀中的男子上车后,临行前白衣男子再次看了火势熊熊的山顶一眼,毫无留恋的选择了离开。
  在他的身后,4名侍卫装扮的男子警惕的守在山脚等待火势的减灭。
  其中一名侍卫满脸好奇,“九幽冥火阵烧完后还能收尸?我怎么听说九幽冥火阵会让其中的人魂飞魄散啊?”
  另外一名侍卫撇他一眼,“主子说能收就能收,你管那么多干嘛?到时随便抓点土不就行了。反正也不会有人关注。”
  第三名侍卫忍不住开口,“你们说暄少爷是主子的师弟,他不可能不知道九幽冥火阵会让人魂飞魄散吧?”
  最后一名侍卫冷冷的开口,“主子认为暄少爷不知道就行了,背后议论主子,你们是想死。”
  这名侍卫的语气太过冷硬,其他三人都不敢再说话安静的分布在了周围守着山上的火光。
  山顶上萧翎玉的笑声越来越低,大火早已蔓延至其身上。火光中萧翎玉一身红衣,面如死寂,竟是生生忍受了冥火炙烤之苦。许是心痛得太过,早已抵过了身疼。
  随着火势逐渐湮没上身,原本套在萧翎玉手腕的一件黝黑古朴的镯子在冥火的烧烤下逐渐发出幽幽绿光,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山顶响起,“痴儿啊,痴儿!”
  原本正在等死的萧翎玉听到这声感叹,骤然睁开双眼,眼中凌厉的气势一闪而过。
  “谁?”
  尽管被困九幽冥火阵,但萧翎玉这些年来纵横天下,凭着心狠手辣的名头和高强的身手,年轻一辈中基本无人敢逆其锋芒,如若不是因情之一字栽倒在这里,百年后估计又是一名婴境高手。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