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冲喜[重生]

作者:绣生 时间:2021-02-02 09:15 标签:甜文  重生  爽文  宫廷侯爵  
[CP:温柔大美人受x铁血狠辣战神攻]
  国公府不受宠的嫡子叶云亭,被一道圣旨赐婚给了永安王李凤岐当王妃。
  永安王镇守北疆,杀敌无数,是当之无愧的北昭战神。
  然而叶云亭嫁过去的时候,战神已经身中剧毒,经脉寸断,只能躺在床上苟延残喘。
  叶云亭心如死灰嫁过去,因惧怕战神凶名,躲在自己的院子里得过且过。没过多久,他因误喝了给永安王的毒汤,就此命丧黄泉。
  临死前,那个据说快死了的永安王半跪在他床前,握着他的手郑重承诺:“你因我而丧命,从今往后,我会竭我所能庇护你的亲人,你安心去吧。”
  后来他登基为帝,果然践诺,庇护了他唯一的亲人。
  重来一世,叶云亭还是躲不过给永安王冲喜的命运。但这一次,他决定好好照顾这个奄奄一息的男人,报他前世恩情。
  却不料男人解毒后急不可耐拉着他要圆房。
  他被男人紧紧搂在怀里,温热呼吸打在耳畔:“安心跟着我,从今往后,我护着你。”
  ★食用指南★
  1.1v1小甜饼,两辈子攻受都只有彼此。
  2..依旧老梗开局,雷的别看,作者就好这口,不喜欢请及时止损,不要互相折磨了真的。
  3.朝代背景杂糅,私设如山,请勿考据哦。
  4.完结甜饼,专栏可看:《暴君的宠后》《你不许凶我》《我们妖怪不许单身》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云亭,李凤歧┃配角:韩蝉,李踪,季廉……┃其它:
  一句话简介:从今往后,我护着你。
  立意:身处逆境亦不忘坚守本心。
  ==================


第1章 冲喜第1天
  “少爷,少爷。”
  季廉蹑手蹑脚从窗外翻进屋里,压着声音急急忙忙道:“侧门的守卫已经被我支开了,我想办法拖着外头的人,你赶紧逃吧,能逃多远逃多远。”最好再也不回来,远离这吃人的国公府。
  “逃不了的。”叶云亭端坐内室,手指拂过绣纹精致繁复的红衣,抬眸看向一脸焦急的书童。
  “你支开的守卫只是明面上的人,”
  叶云亭起身,推开紧闭的窗扇,手指从东往西,缓缓点过一棵棵枝干粗壮枝叶繁盛的老树:“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藏着武功高强的暗卫,不等我跨出侧门,他们就会将我拿下。”
  他目光平静,深黑的瞳孔深处藏着几许对现状的无奈和认命:“到时候,我依旧会被迫嫁去永安王府,而你……”将会被打断双腿,从此作为人质关在国公府不见天日。
  叶云亭目光转向季廉,顿了顿,没将未尽的话说完,只笑着将他拉到一边坐下,随手抓了一把桌案上的喜糖塞进他的怀中,低声道:“左右也逃不掉,何必再白费功夫,还要连累你吃苦遭罪。”
  季廉捧着喜糖,愣愣望着他,喃喃道:“少爷,我怎么觉得你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他看着一副认命模样的少爷,白皙圆润的脸上浮起几丝担忧。
  明明三天前刚得知要被送去永安王府冲喜时,少爷还吩咐他暗中探查府内守卫布防,说等到大婚当日,趁着守卫松懈之时,便和他一同逃出府去。从此海阔天高,无拘无束。
  怎么事到如今却又改了主意?
  “不一样就对了……”叶云亭在他身侧坐下,信手端起凉透的茶水轻抿一口,面容沉静。
  毕竟任谁死过一回再活过来,都会和从前不一样的。
  三日前,他从父亲处得知,司天台算得他的生辰八字与永安王相合,圣上因忧心永安王病情,破例特封他为永安王妃,入王府为病重的永安王冲喜。
  在北昭,永安王之威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十三岁投军,十六岁斩杀西煌大将一举成名,此后十年间,经过大大小小无数战役,未尝一败。便是最凶悍记仇的西煌将士,见到永安王的玄甲军黑旗肝胆也要颤两颤。
  然而就在月前,永安王遭人投毒暗算,筋脉尽毁,性命垂危,据说整个太医署的医官轮番上阵,也没人能解永安王体内奇毒。
  当今圣上与永安王自小一起长大,感情甚笃,情同亲兄弟,因担忧永安王病情夜不能寐,后来司天台监正提议寻一个与永安王八字相辅相成的贵人冲喜,或许能解眼前危局。
  而他便是司天台千挑万选挑中的那个“贵人”。
  茶盏搁置在桌面上,发出一声脆响,叶云亭抚了抚衣袖,微弯的唇边带出几分讥诮。
  那时他年纪尚轻,只以为是自己命该如此,直到后来入了王府,见识了人心叵测,方才明白,哪有什么命该如此?
  他与永安王,皆是挡了他人的道。
  只可惜他的命不够硬,浑噩在王府过了近一年,便因误喝了毒汤早赴黄泉。倒是一直卧病在床据说命不久矣的永安王在他临死之际出现在他榻前,说他是受他了牵连,问他可有心愿未了,可尽力替他达成。
  他当时孑然一身,唯一的牵挂便是被扣在国公府当人质的季廉,便托永安王替他照看季廉一二……
  叶云亭收回飘远的思绪,看着面前双腿健在、白胖圆润的季廉,神情多少开怀了一些。
  老天到底待他不薄,虽然重活一次仍然摆脱不了给永安王冲喜的命运,但这一回,他至少可以带着季廉一起离开。
  伸手掐了一把季廉的脸蛋,叶云亭笑道:“等会儿多吃些,等去了王府可就没得吃了。”
  季廉嘴里含了块喜糖,腮帮子鼓起来,含糊不清地嘟囔道:“王府的伙食难不成比国公府还差?”
  他皱着一张胖脸很是担忧,他们在国公府的伙食就够差了,若是王府更差,这可要人怎么活?
  叶云亭见他愁眉苦脸地为未来生计发愁,屈指在他额头轻轻敲了一下,敛起笑意道:“总不会饿着你的。时辰到了,出去吧。”
  *
  天还未大亮,整个永安王府内守卫森严,气氛肃穆。
  唯有西南偏院这一角,披红挂彩,喜庆的红灯笼挂满檐下树梢,硬是凑出了几分不合时宜的喜气。
  迎亲的队伍排成几列在院内安静候着,穿着大红褂子的喜婆站在队伍最前头,焦躁的目光时不时扫过紧闭的门扉,深沉的叹气声被满院的寂静一衬,便格外突兀。
  今日这场亲事,注定欢喜不起来。
  喜婆正愁着若是这大公子一会儿不肯配合该怎么办,就听嘎吱一声轻响,正房紧闭的门扉被推了开来。
  她循声望去,就见一道颀长身影踏步而出,层叠的大红衣摆拂过高高的门槛,如红色流云点亮了整座院子。
  轩轩若朝霞举,濯濯如春月柳。
  不外如是。
  从前她只听人说过,齐国公府上的大公子神姿高彻,如瑶林琼树。虽然不知何故极少现身人前,但每每露面,总能惹得世家贵女们粉面含春,翘首相望。
  就凭着这一张俊美的皮囊,齐国公府的门槛都快被说亲的媒婆们踏平,可直到这大公子快要弱冠,亲事也没能定下来。更不成想,这一耽搁,竟就被司天台选中了,要被送去给性命垂危的永安王冲喜。
  虽说名义上是圣上亲自赐婚的永安王妃,可这历朝历代,哪有男子嫁人的道理?更别说永安王身中奇毒,怕是根本没几日好活了。
  这大公子的命数,怕是也要尽喽。
  喜婆叹息一声,心中转过诸多念头,很快又压了下去,敷着厚重脂粉的脸上扬起一个生疏又客套的笑容迎上去:“王妃可是已经准备妥当了?”
  说着忍不住打量了一番叶云亭,目光隐含惊叹。忽而想到什么,又急急忙忙进屋翻找一番,寻到落下的红盖头出来:“这大喜的日子,盖头可不能忘了。”她一边念叨着一边就要踮脚给叶云亭盖上红盖头。
  叶云亭后退一步避开,抬手按住了她的手腕,语气温和中又带着两分强硬:“我是男子,盖头就罢了。”
  喜婆迟疑:“可按规矩……”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