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穿成暴君的男妃

作者:甜腻小米粥 时间:2020-08-21 08:31 标签:穿书  生子  情有独钟  
【原名是《穿成暴君的男妾》排雷在下面,入坑前可以看一下】
  一觉醒来,温池穿书了。
  书里,主角受意外获得系统,并在系统的帮助下装病逃过他和残疾太子的婚约,又在桃花宴上大放异彩,吸引了四皇子的注意……
  最后,主角受和四皇子顺风顺水、恩爱有加,推翻了前任君王的统治,成为模范皇家夫夫。
  然而……
  温池穿成了主角受的炮灰弟弟,还是被迫代替主角受嫁给残疾太子的那种。
  传闻残疾太子在五年前被火烧伤,不仅毁了容,还落得双腿残疾,他深居东宫,常年闭门不出,脾气极为古怪。
  只有温池才知道,残疾太子还会当上皇帝,成为史上有名的暴君,可惜后来因为手段过于残暴被四皇子反杀了,就连他这个炮灰也不能幸免于难,下场悲惨。
  新婚当晚,残疾太子掐住温池的下巴,冷笑:“又来一个想踩着我往上爬的东西。”
  温池失声痛哭:“不不不,我只想混吃等死。”
  残疾太子:“???”
  排雷!
  1.受本质咸鱼/胆小懦弱/贪生怕死
  2.作者第一次写古文,也许有些地方不严谨,欢迎指出
  3.没选择【爽文】便签,作者也写不来爽文,如果看不得一点委屈的朋友,可以退出了orz
  4.后期生子!后期生子!后期生子!
  5. 一两章就弃文或者文案弃文真的不用特意留言告知orz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池、时烨 ┃ 配角:接档文《白莲花主角受ooc了》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真的好卑微噫呜呜呜呜

  作品简介:
  温池无意间穿成书中的炮灰,也是未来暴君的妾,他自知无力改变剧情,只想保住性命,在这四面楚歌的环境中好好过上几年悠闲的日子。可惜事故频发,他不得不跟着原书的剧情走,同时发现未来暴君似乎待他有所不同,直到某日,他捡到了属于原书主角的心愿石……
  本文行文流畅,文笔质朴,主角把反派从悲惨命运中拯救出来的同时,也逐渐揭开了隐藏的秘密,是一个关于救赎和命中注定的故事。

第1章 穿越
  温池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层层白色的帐幔,檀木做的床架在帐幔后面若隐若现。
  他转过头,眼前是古香古色的卧房。
  温池有片刻的怔愣,直到脑海里所剩不多的睡意全部散去,他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睡了一觉起来,他依然在这个鬼地方。
  说来也是倒霉,温池原本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北漂,毕业后就踏入了编剧行业,可惜他毕业时间短、经验少得可怜,只有累死累活地给别人打下手的份。
  前阵子,带他的师傅接了一个耽改剧的活,师傅工作忙,便让他先把耽改剧的原作读透,并试着改编一下。
  温池好不容易等来这个机会,自然得拿出十足的干劲,于是他花了两天两夜的时间把原作看了整整三遍。
  当他看完第三遍时,正值清晨六点,窗外的天空还是淡淡的蓝色,不过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温池口干舌燥,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端起杯子准备去厨房接点水喝。
  结果他刚刚跨出第二步,就感觉头晕脑胀,眼前一阵昏眩。
  一切来得太快,他来不及作出反应。
  在黑暗完全降临的前一秒,他听见自己倒下后脑袋撞上墙壁的闷响,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他失去了意识。
  再睁眼。
  他就穿书了。
  穿到了他看了两天两夜还看了三遍的耽美小说里。
  温池闭上眼睛,又像咸鱼似的瘫了半个时辰,便听见咯吱一下的推门声。
  “二少爷,起了吗?”府里的嬷嬷端着水盆走进来,轻手轻脚地把水盆放在床前的木架上,“二少爷,该起来用早膳了。”
  温池瘫着没动,问道:“爹走了吗?”
  陈嬷嬷答:“老爷上朝去了。”
  温池面无表情地哦了一声,翻身捂住脸,绝望地叹气:“该来的还是会来。”
  “二少爷你在说什么?老奴听不明白。”陈嬷嬷一头雾水,“可是有人要来府上作客?”
  温池翻身而起,转头看向陈嬷嬷:“没什么,你去忙你的吧。”
  陈嬷嬷心生怪异,心想这两日的二少爷真是奇奇怪怪,可想是一回事,她也不敢说出来,只得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温池磨磨蹭蹭地下了床,古代人的衣服样式繁杂,里三层外三层,温池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穿好,最后歪歪扭扭的系上腰带。
  他洗漱完,走出卧房,就瞧见外面的桌上摆放着陈嬷嬷拿来的早饭——切成小片的煎饼和白粥,和昨早一样简单。
  吃完早饭后,温池闲来无事,便和衣躺回床榻上休息。
  没过多久,他渐渐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后来温池被陈嬷嬷的呼唤声喊醒。
  他睁开惺忪的睡眼,只见陈嬷嬷站在他床头,两手交握,看起来有些担忧。
  “二少爷。”
  “嗯?”
  “老爷下朝回来了。”
  温池愣了下,眼中的困意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爹找我?”
  “是啊。”陈嬷嬷道,“老爷让你这会儿去书房一趟。”
  -
  温池住在府里地理位置最偏僻的北苑,这里也是原主母亲生前居住的院落。
  原主母亲生前是一个小县令的独生女,嫁给礼部侍郎温长清为妾,后来小县令犯了贪污罪被处死,原主母亲也受到连累不再被温长清宠爱,哪怕上吊自杀死了都没能被温长清看上一眼。
  可怜原主从小在没爹没娘的环境下成长,庶出又不受宠,任凭哪个下人都可以来踩上一脚。
  身世可怜也就罢了,在小说里还是个炮灰,生来就是主角受的垫脚石……
  温池想到原主在小说里的结局,顿时有些头疼。
  他按照原主的记忆,走过弯弯绕绕的小径,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来到温长清的书房外面。
  他敲了敲门:“爹,你找我?”
  语毕,里面传来一道稳重的声音:“进来。”
  温池推门而入,率先看到的就是坐在偌大木桌后面的温长清,这个礼部侍郎和小说里描写得一样——三十来岁,国字脸、五官端正、嘴上留着两撇八字胡须,看起来像个正经人。
  温池只是瞥了一眼,很快低下头,走到木桌前,端端正正地站着。
  他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
  “听说你病了。”温长清放下手里的折子,皱眉看向这个已经很长时日没见过的二儿子,冷淡的话语里多了几分关心,“好些了吗?”
  生病的人是原主,不是温池。
  不过那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了,而且原主早就病没了。
  温池乖巧道:“好些了,多谢爹关心。”
  温长清点了点头,似是回忆起了什么,严肃的表情逐渐温和下来,他感叹道:“想不到日子一晃,你娘也走了有些年头了,你像你娘,每当我瞧着你这张脸,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你娘。”
  温池:“……”
  这熟悉的开场白。
  来了来了,要开始走剧情了。
  他安静听着。
  果不其然,下一刻,温长清倏地话锋一转:“可惜你娘走得早,无法亲眼目睹你嫁人的一幕。”
  嫁人……
  温池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继续沉默。
  尽管他没有接腔,却毫不影响温长清发挥自己的戏份:“如今你有十七了,到了成家的年纪,爹为你找了门亲事,回头你准备准备。”
  温池终于按耐不住了:“爹,我还不想成亲。”
  他记得小说里原主也说过同样的话来着,但是被温长清一口回绝了。
  只见温长清眼神一凛,刚才还挂在他脸上的那点温情顷刻间消失殆尽:“你再说一遍。”


上一篇:我哥他超飒

下一篇:我怀了全球的希望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