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穿成帝企鹅的我卖萌成功后(30)

作者:南倏 时间:2020-07-12 07:59 标签:甜文  穿越时空  天作之合  未来架空  

  “族长放心。”源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我们会照顾好鹤辞的,您早去早回。”
  看着人家父子要走了,帝阙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做个顺水人情:“嗯…你们继续在那休息吧,泷霜的身体也要再养一养。”
  他说的自然是他和鹤辞一起生活的冰川“小屋”。说实话帝阙心里是不大乐意把他的地盘给别人的。但是他都要走了,那空着也是空着…
  帝阙完全没有发现他潜意识里,也是希望鹤辞能够因此…别忘了自己。
  源爸爸淡定的点了点头:“谢谢。”
  只是鹤辞没忍住,飞扑到帝阙身上:“哥,你要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啊。”
  最开始,因为帝阙救了自己,所以鹤辞觉得他是个好鹅,后来知道帝阙能变人时,他对帝阙的亲近感直接爆棚了!
  可以说,鹤辞在这个世界,算得上朋友的人,只有帝阙一个。
  现在帝阙就要走了,鹤辞心里其实很慌,他不舍的在帝阙白白的肚子上蹭了好一会,才被他看不下去的源爸爸拉回来带走。
  这时辛月也回到了南砚身旁,她看了看陷入沉思的伴侣,疑惑的问道:“你看什么呢?”
  “我在看,帝阙是不是被掉包了。”南砚摇头晃脑的感叹,“我这才出去多久,冰块也会体贴别人了?”
  辛月却没什么反应,“我早都习惯了,帝阙对鹤辞好着呢。”
  “真的!我就说嘛,帝阙肯定有情况!”
  “你说什么呢?”辛月看看南砚激动的样子,刚开始还没理解上去,可她看着帝阙迎雪目送鹤辞与源离开的场景,灵光一闪她忽然就懂了!
  “…不可能吧!”
  南砚悄悄的看了一眼伴侣,松了口气。还好辛月暂时忘了他帮帝阙偷听的事了,安全!
  鹤辞蔫头耷脑的跟着爸爸往回走。
  源爸爸偏头看了看他:“在担心族长么?”
  “嗯……”
  “他很厉害的,不会有危险。”
  鹤辞悄悄的看了看源,“爸、爸爸,你知道,进化企鹅么?”
  “嗯。”源爸爸很平静,“帝阙和你妈妈就是。”
  他没提自己,鹤辞想到之前听到了谈话,拘谨的不敢再问了。
  可源却主动开口了:“在担心将来么?”
  “有点…”鹤辞忽然有种面对高中老师的错觉!
  “等你在长大些,绒毛都褪掉,就能下海了。”源耐心的给他解释,“听其他人说,入了水自然就能知道自己是不是进化体了。”
  其他人?听说?
  “爸爸,你那时候是什么样的啊?”
  源爸爸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我不记得了。”
  啊?
  鹤辞回到了熟悉的冰川内,可熟悉的人不在了。
  他窝在贝壳小床上,小声和爸爸妈妈打了声招呼:“爸爸妈妈,我先睡了。”
  泷霜高兴的应了一声:“睡吧,妈妈在这守着你呢。”
  她就站在鹤辞旁边,越看越喜欢,恨不得时时刻刻都看着他才好。
  其实鹤辞知道爸爸妈妈很喜欢自己,心里是很高兴的,但是…妈妈太爱自己了怎么办啊!
  鹤辞满满的缩回去,感受着身下柔软的触感,希望自己快点睡着,可他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
  最后还是源爸爸看出鹤辞睡的不自在,在鹤辞努力装睡时,小声把泷霜叫到了一旁。
  闭着眼的鹤辞松了口气,他悄悄的瞄了一眼,视线中两只帝企鹅正靠在一起,看起来就非常恩爱的样子。
  鹤辞安心的闭上眼,想着明天再去看看帝阙,慢慢的睡着了。
  源蹭了蹭泷霜的颈侧:“那孩子很喜欢帝阙。”
  “应该的,毕竟在他最需要父母的时候……”泷霜有些伤感,不想再回忆过去了。
  源了解泷霜的想法,劝她道:“等帝阙回来,你多带着鹤辞去找他吧,鹤辞会更亲近你的。”
  “小时候我以为是帝阙抢走了我的父亲。”泷霜柔和的看着熟睡的鹤辞,叹气,“现在我才明白,抢走父亲的,是他对族群的责任。”
  源没有多劝,他只是让泷霜靠着自己:“我在呢,我不会被分走的。”
  在明亮的雪地上,帝阙正要统计和他出去捕猎的帝企鹅数目。
  转头想找南砚帮忙时,远处的辛月正在追着南砚啄,隐约间还能听见南砚夸张的惨叫。
  帝阙笑着摇了摇头,自己去查了。
  这可是他们伴侣间的“情感交流”,他还是别去打扰了。
  而鹤辞一觉醒来,就听泷霜与源正聊到帝阙已经走了。
  “走了!?”鹤辞坐在贝壳里,灰白的一团浑身都写着失落。
  泷霜连忙安慰她:“现在冰川融化了很多,路程变短了,帝阙很快就能回来的。”
  鹤辞对这个没什么概念,但是听着泷霜的话,再感受着身下绡纱的柔软,他打起精神嗯了一声。
  在源的眼神示意下,泷霜清了清嗓子,完全是哄小孩的语气:“帝阙哥哥一回来,妈妈就带你去找他好不好?”
  鹤辞激动的猛的站起来,结果一脚踩在了贝壳沿上。
  一个没站稳,半大的白毛团子转了一圈,吧唧一下趴在了冰地上。
  更意外的是,他还顺着冲劲沿着冰地划出去了不短的距离。
  泷霜和源都看愣了。
  可鹤辞晕乎乎抬起小脑袋,还不忘小声问道:“真的么?”
  源爸爸没忍住,低头笑了一声。
  泷霜更是一开口就笑了半天,但她是边笑边来扶鹤辞。
  她心里也顾不得酸帝阙在鹤辞心里的位置了,足足笑了半天才停。
  “当然是真的了。”泷霜无奈,她发现鹤辞好可爱啊!不愧是她的娃!
  鹤辞也发现自己出糗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这时源爸爸走了过来:“好了,既然鹤辞睡醒了,那就出去和其他的小企鹅一起练习吧。”
  练习!!!
  鹤辞一听到这个词,就知道是什么了。
  天啊!他差点忘了,自己还要去冰上挨摔啊!
  热闹的企鹅群内。
  泷霜的伤刚好,所以源让她站在远一些的雪地上看他们父子俩练就可以。
  说白了,他还是宠媳妇儿。
  “加油哦!”泷霜毫不掩饰的大笑几声,马上溜走了。
  只留下鹤辞和沉默寡言的源爸爸一起上冰练习。
  父子俩面面相觑,源淡定的抬头示意鹤辞:“走吧。”
  又是面对老师的感觉!
  鹤辞紧张的不行,他这还没练,就已经开始想念帝阙了。
  果然,半大的毛团一上冰,不出所料的吧唧一下跌倒了。
  然后,鹤辞发誓,他听到了源爸爸的叹气声。
  “两脚不要分开。”源爸爸用喙部扶他起来,语气正常的叮嘱他,“保持身体平衡,站不稳也不要想着趴下。”
  “要告诉自己,你要站着。”
  “先站稳,再走路。”
  “来,试试。”
  …………
  等到源爸爸允许休息的时候,鹤辞不光累的一动不想动,他还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但是成果是有的!他能小步的走一段路了!
  虽然最后,他还是没坚持住趴下了…
  远处的泷霜也从最开始的观望偷笑,变成了心疼,中途她几次想让父子俩休息一会,都被源爸爸严肃的拒绝了。
  这次看他俩终于准备休息了,泷霜马上迎了上来,偷偷从本源空间取出各种食物,递给鹤辞,还不忘懊恼的看了一眼源:“鹤辞肯定饿坏了。”
  源爸爸轻咳一声,低着头没有多解释,自觉的站在一旁给母子俩挡风。
  鹤辞看着因为自己和爸爸闹别扭的妈妈,还有认怂的爸爸,心里暖暖的,这就是父母嘛!
  虽然妈妈有时候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源爸爸总是沉默寡言的,但是他们的关心鹤辞都感受得到。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