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穿成帝企鹅的我卖萌成功后(139)

作者:南倏 时间:2020-07-12 07:59 标签:甜文  穿越时空  天作之合  未来架空  

  “……”通讯那头的蓝庭沉默了好一会,无奈的开口,“我也不问你们是怎么抓到人的,反正绝对不是正面手段。现在,为了人类的性命,我劝你们把鹤辞放了,不然……”
  “是你把消息告诉我们的!”凌雨打断了蓝庭的话,心底的不安的感觉终于变成了现实,她的疲惫已经无法掩饰,“你玩我们!?”
  “嗯……”蓝庭在那头轻哼了一声,“我习惯于把矛盾挑到明面上解决,只是没想到,你们还真能……给我惹麻烦。”
  这语气,鹤辞听了都想去揍他。
  凌雨额头青筋直跳,眼眸都变成了兽瞳。
  鹤辞数到五十秒的时候,原本气定神闲的男人脸色也十分难看,但他立刻起身,伸手要解开鹤辞的束缚。
  “你做什么!?”凌雨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男人格外冷静,“蓝先生的指点才让我们走到这一步,你想死,我们不奉陪。”
  鹤辞继续闭着眼睛数数,心道还算蓝庭知恩图报!
  凌雨想要讽刺男人就是蓝庭的走狗,只是一开口,她忽然想起了一个让人背后发凉的地方,蓝庭为什么知道他们抓的帝企鹅……叫鹤辞。
  鹤辞数到七十的时候,男人平静了一些,“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们这种只会阴谋诡计的人。”
  凌雨没有说话。
  男人继续道,“你想救那些身体溃败的人,这没有错,可如果真的没办法呢?基地的实验室也只是说类人族的异能可能会有用,但……如果真的没用呢?你的行为只会平白惹怒那些类人族。”
  “可那些人就该死吗?”凌雨像被分成了两个人,一个歇斯底里的为那些人类鸣不平,一个像个普通人一样看着鹤辞的侧脸,觉得他有些眼熟,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那些人是自愿返祖的吗?他们如果死了,就是被害死的!”
  蓝庭都知道他的名字,说不定还真是什么名人啊。
  “那不是你的责任。”男人冷静的解开了鹤辞身上的粗绳,“只是他们命不好。”
  凌雨噎住了。
  男人没给她反驳的时间,“你知道人类是怎么发现人类返祖的吧。”
  “那么多类人族尸体……你见过吗?”
  “他们和我们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外貌,一样拥有感情,就因为他们可以变幻兽形,可以在阳光下行走,他们的能力是人类所缺少的,那他们就该为人类牺牲吗?”
  “与他们的自然进化相比,人类难道不就是被自然淘汰的那批生物吗?”
  凌雨原本流露出迷茫的目光再次变得坚定,她站起身,冷静的问道,“你早就知道蓝庭不是人类,对么?”
  男人没有否认。
  “我算什么呢?”凌雨忽然笑了一下,喃喃着踉跄的后退,莫然连忙扶住她。
  鹤辞已经忘了自己数到了多少,他从人类口中,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世界的本来面貌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鹤辞想自己去看一看。
  他刚睁开眼,船体就像被锋利的刀刃凭空切开了一般,一分为二,漫天的海水涌了进来。
  鹤辞被轻柔的海水卷送到帝阙揽在怀里,“我来接你了,没事了。”
  这是鹤辞第一次觉察到,帝阙可能……是有哪里不对劲。
  “凌雨和莫然不认识我了。”鹤辞依旧闭着双眼,仿佛没有看到帝阙手臂上刚刚一闪而过的鱼鳍。
  帝阙像是没有懂鹤辞什么意思,只是将他抱在怀里,迎着夕阳走上了岸,“嗯。”
  鹤辞依旧闭着眼,抬手摸上帝阙的脸侧,与他额头相抵,“你是帝企鹅吗?普通的那种。”
  这下帝阙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他停下脚步,似乎在思考要怎么回答,最终,他鼓起勇气,“……不是。”
  鹤辞偷偷笑了一下,奖励一样亲了帝阙一下,“那,你是神吗!”
  帝阙双眼微亮,他明白了鹤辞的态度,心跳加快,就连喉咙都有些发紧,“如果你想,我可以是。”
  兽神被进化生物抛弃,才会选择消散,但现在不一样了。
  鹤辞被大王乌贼掳走时,哪怕没有记忆,帝阙依旧惊怒交加,那种愤怒敢甚至刺激到了记忆碎片,他只知道,自己要让那些大胆的生物付出代价。
  鹤辞睁开眼仔细的观察着帝阙的外表,又看了看他的手臂,帝阙都一一配合。
  “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鹤辞摇了摇头,跳出帝阙的怀抱,仰头看着帝阙,“刚刚是我太好奇了,你想说的时候,总会说的。”
  “不对,还有一件事!”鹤辞看到海面上四分五裂的船只,想起凌雨说的话,“那些人类可以活下去吗?”
  帝阙愣了一下,无奈的理了理鹤辞的额发,“会的。”他连忙联络了正在海洋中善后的米伽罗。
  有帝阙的保证,鹤辞彻底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还挺想去人类那看看的。”
  帝阙面色微变,但他没有呢贸然出声,直接拒绝非常不好,所以……
  鹤辞没有发现他的变化,又继续说道,“哥,你什么时候不忙啊,陪我一起去吧。”
  “……啊。”帝阙愣了一下,忽然摸了摸他的头,语句不搭的轻声笑道,“好乖。”
  自己从心底里不想让与鹤辞有关的记忆被想起,要不是逼这么一下,说不定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呢。
  虽然记忆中大多都是些琐碎的小事,但帝阙回想起来,整颗心都满满当当的。
  他记得鹤辞第一次吻自己时的虚张声势,也记得鹤辞下定决心开口时的孤注一掷。
  帝阙克制不住的将鹤辞搂到怀里,鹤辞虽然不懂他要做什么,但也万分配合的窝好
  “刚刚,我全都记起来了。”
  鹤辞哼了一声,“从你见到我第一句就是没事了,我就猜到了!”
  帝阙被他逗笑了“我爱你。”只爱你,“谢谢你,我的小伴侣。”
  鹤辞微微后仰,他的眸光清澈透亮,像是带着光一样,将帝阙整个人映在其中,得寸进尺的小声问道,“你之前说的,我做什么都行……还算数吗?”
  帝阙凑过来亲了他一下,“当然。”
  “我才想起来,你还会回去当族长吗?”
  “应该”帝阙想了想,看着鹤辞的神色变化,斟酌道,“……不会了。”
  “我已经不算正常的帝企鹅了,”帝阙想起鹤辞被掳走时,自己义无反顾等等跟了下去,他现在已经无法做一个合格的族长了。
  “那正好!我们去环游吧!”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