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我的Omega前妻有点不对劲

作者:鸽子不会咕咕咕 时间:2021-02-19 10:48 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校园
虞默喜欢沈疏雨,喜欢了八年。
  大梦初醒,满纸荒唐。
  一朝重生,虞默重新来到了十五岁那个即将分化的年纪。她穿着那身熟悉的校服再次站在了新班级的门口,透过磨砂玻璃窗一眼就找到了坐在靠窗位置的沈疏雨。
  虞默发誓,重来一生,绝对不要再搭上自己的后半辈子,爱上沈疏雨。
  只是后来,
  虞默还是背着她离开了满是Alpha信息素的教室,带着失魂落魄她去自己的秘密基地散心……
  ——原来无论重生多少次,我还是会爱上你。——
  文案二:
  沈疏雨发现自己真的爱上虞默是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她的鱼永远的离开了她这潭池水。
  一觉醒来,沈疏雨发现自己坐到了十六岁那年的高中教室里,门口的磨砂玻璃上映上了那个令她魂牵梦萦的身影。
  只是后来,
  沈疏雨绝望的发现这一世的虞默好像不再喜欢自己了。
  沈疏雨把虞默堵到墙角,顶着一张比虞默还要红的脸宣告道:“虞默,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对你围追堵截,死缠烂打,直到你同意为止。”
  ——这句话是上一世你送给我的,这一世换我送给你。——
  双重生。
  双向奔赴。
  高亮:
  1、Alpha不会分化出某器官,私设过多,大家不要太考究。
  2、追妻火葬场,不会换cp!不会很快和好!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重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默;沈疏雨 ┃ 配角:下一本《一觉醒来我女朋友没了》 ┃ 其它:OvO
  一句话简介:围追堵截,死缠烂打
  立意:重回过去,学会爱一个人,成为更好的自己


第1章
  初夏刚至,A市就已经有了要燥热起来的预兆,早就抽出绿芽的柳树被夜风吹拂着,夜间一场小雨下过,清晨的A004区一片寂静,不见人影。
  风卷着泥土独有的特别味道,携着湿润的水汽,莽撞又温柔的涌进了一幢开了扇窗户的别墅里,但也只是一瞬间,就被屋子里满满当当的海盐焦糖混合着茶梅酒的味道淹没了。
  虞默得空的左手轻轻的揽着沈疏雨盈盈一握的腰,小心翼翼又分外虔诚的在她的圆肩上吻了一吻。
  又是一波冲的虞默近乎迷失自己的茶梅酒信息素的味道,苦涩茶香中带着点梅子的香气,舌尖吮吸到最后是微微的酒香。
  接着海盐焦糖咸腥又醇甜的味道慢慢落进了那杯茶梅酒中,干净爽利,不掺一丝杂质。
  沈疏雨尽了兴,雪白的肌肤上绽着粉白的颜色,胸口起伏剧烈的伏在了虞默的身上。
  在沈疏雨发热期的时候,虞默向来是任凭身边人胡来,尽可能的满足她。
  结果经常是第二天手抬都抬不起来了。
  或许是欢好之后尚有温存,沈疏雨稍稍抬起了自己的手,跟虞默刚刚撩过自己头发的那只手交扣在了一起。
  两个人的手一般大,指甲都剪得圆润平滑。只是沈疏雨的比虞默的要精致许多,骨骼分明,水葱一样的细嫩,没有那么多浅浅的伤痕。
  沈疏雨的手指无意碰到了虞默左手无名指背上那个格外明显的疤,眉头轻轻蹙了一下。
  是一年前那场事故留下的。
  “虞默。”沈疏雨轻声在虞默耳边唤道,温吞的气息打在虞默的耳边,引得她又是一阵酥麻。
  “姐姐,我在。”虞默回道,她望着沈疏雨那双幽寂中依旧光亮的眸子,等待着她的下一句话。
  可是沈疏雨却没有下一句话,她只是静静的多看了虞默一会儿。晨光熹微,光圈落在虞默脸上,沈疏雨看不清她的样子,只勉强的描勒出她面容的大体轮廓,觉得她应该还是记忆里那个眉眼带着少年气,飒爽张扬的校园风云人物。
  “去洗澡了。”沈疏雨说着就从虞默的身上起来。夏日里就算是开了空调,一番过后,两人身上都有些粘腻,沈疏雨向来不喜欢这这感觉。
  浴室里很快就响起哗啦啦的流水声,风掀起窗前的一侧白帘,日光落进了这个诺大的卧室里,投映在一侧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上。虞默侧卧在床上微微偏头注视着光影在磨砂玻璃门上描绘出的沈疏雨的身形。
  曲线流畅,窈窕清丽,宛若仙人。
  虞默喉咙轻轻翻滚,手指不觉得转动起无名指上的戒指,不着痕迹的表示着她对沈疏雨的贪恋。
  尽管已经结婚半年,虞默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浴室里的流水声不被虞默注意的止住了,沈疏雨裹着一件纯白的简单浴袍走了出来,她一边擦拭着自己半干的头发,一边讲道:“下周冯若宇跟周秦婚礼,你没忘吧。”
  虞默瞬间回过了神,面对沈疏雨的问题,忙撑起自己的身子从床上坐起来,回答道:“没有。”
  “待会儿带你去商场,几年的朋友了,你总要亲自挑选点什么。”沈疏雨讲道。
  虞默听到沈疏雨这话,心里隐隐想要抗争一下:“姐姐,其实我自己去就可以,不用……”
  “去洗澡吧。”沈疏雨抬眼看了虞默一眼,冷冷清清的,就像是刚才夜间下的那场雨。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沈疏雨打断了。
  又是这样。
  虞默不甘心的咬着唇内侧的肉,还想再说什么,沈疏雨已经转身离开了卧室。
  房间里又吹进来了一阵风,卷着还没有散尽的茶梅酒的味道。
  虞默赤着脚下了床,白皙削薄的脚面上,清楚的可以看到凸起的青蓝色血管。浴室里还腾这些雾气,铺被小块白瓷砖的墙壁上还挂着水珠,沈疏雨的味道将虞默严丝合缝的包裹着。
  虞默又一次妥协了,不是跟沈疏雨,而是跟自己。
  她根本没有跟沈疏雨对抗的筹码。
  虞默喜欢沈疏雨,喜欢了八年。
  身边的朋友都知道虞默当初爱沈疏雨爱惨了,穷追不舍,死缠烂打,全校闻名。
  终于在去年抱得了美人归,下城区翻身上城区,自是一夜春风渡,鱼跃龙门,麻雀变凤凰。
  可是这只是表面的风光,实际上呢?
  虞默原本打得笔挺的背泄气般的塌了下来,温度正好的水哗啦啦的从莲蓬中落出,淋在虞默的头顶,慢慢的打湿着她只到肩膀的黑发。
  水珠顺着头顶,滑落在虞默细长浓密的睫毛上,模糊了她的视线。
  虞默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年前在医院病房里的场景。
  她记得那天天真的很黑很黑,瓢泼的大雨从天上往下砸,山区的柏油马路上一地的汽车残骸零件。她被沈疏雨从翻过去的车子里拖出来,一地的血被雨水冲散不见,却闻得一清二楚。
  等她再醒来,一头的长发被剃的干净,无名指上却带上了一枚款式简单的戒指。
  “没有征求你的同意,但是我想你不会拒绝的吧。”
  柔和的灯光下,是沈疏雨八年来第一次对虞默的温柔。虞默清清楚楚的看到沈疏雨握住自己的那双手的无名指上,也带着一枚跟她款式一致的戒指。
  虞默觉得自己那时候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如果能摒去几天后沈疏雨告诉自己父母在那场意外中离世的消息。
  想来婚后沈疏雨对自己依旧冷冰冰的,虞默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沈疏雨看自己可怜,可能也不会愿意跟自己结婚吧。
  洗发液的泡沫顺着流水掉进了虞默的眼里,突如其来的刺痛感在眼球这一块小小的地方聚集。虞默吃痛的撩水清洗,素白的小脸像是一张被揉皱了的白纸。
  流水还在哗哗的响着,掺着几声轻微的抽泣。
  不知道是被泡沫刺激的眼睛太痛,还是别的原因,虞默的眼角通红,鼻腔一阵酸涩堵塞,让她忍不住猛吸了几下。
  差不多洗好了,虞默就关掉了莲蓬,草草的擦干净身上的水,头发还湿着就出来了。
  小厅里沈疏雨站在她斥巨资做的海缸前,摆弄着里面的景观。她还没有换下浴袍。紧裹着的浴袍下,一双奶白色的长腿优雅的交叠并在一起,粗宽的腰带随意的系在窄腰上,勾勒着她本就优越的身材比例。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